<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八十九章 不变的修炼之心
    青峰帝国……

    听到这徐迈不禁也皱起了眉头,如此一来,情况必然又要复杂许多。眼下这两败俱伤的场面恐怕远远不到最终结果。

    和徐立雪一样,徐迈的注意力也马上放到了严鸣的那些护卫身上。可看他们忙碌着急的样子,却怎么也不像是有祸心要做什么。

    师生两人不由对望了一眼,一时间都有些拿捏不定。

    “千松尺现在在谁手中?”徐迈忽然问道,这是眼下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所料不差的话,应当是在严歌、陈楚手中。”徐立雪说着,目光重新投回那片废墟。

    七星楼塌毁,楼内人全被掩埋其中。可对严歌、陈楚这种实力的修者来说,不会造成多大伤害,自行脱困也应当不是什么难事,可是直至现在也未见两人的踪影。徐立雪忙于应敌,没再留意过这边,却是说不准两人是不是已经借机潜逃。

    不过看到吕沉风走向七星楼废墟的背影,徐立雪心中倒是有了定论。吕沉风的立场,与严歌、陈楚似是一致的,他刚要说什么,却听到老师徐迈先一步开口:“吕兄请留步。”

    前边吕沉风听到,停步转身,望向唤他的徐迈。

    徐迈几步后便已到了吕沉风身前,望着他道:“吕兄二十余年苦修,心无旁骛,我想知道为什么。”

    “五魄贯通,远未达巅峰,只要有一丝可能,我都想看到更高的境界。”吕沉风说。

    “去哪里?”

    “暗黑学院。”

    暗黑学院?徐立雪大吃一惊,但看老师徐迈,却是神色如常,似乎并没有感到太意外。

    “我懂了。”徐迈点了点头,竟然就没有再说什么。

    吕沉风看到徐迈再无话说后,微微欠身,对徐迈施了一礼后便转身继续慢慢地向前走去。

    徐立雪却还在为这刚刚收获的信息震惊不已,脑子里整个都是乱轰轰的一团。

    “数十载苦修,以平凡之资,达到世间仅六位的五魄贯通之境,这样的决心和毅力,当世还有第二人吗?”徐迈望着吕沉风的背影,忽然说道。

    “老师?”徐立雪有些不明所以。

    “他的修炼之心,从未变过。北斗?四大?还是暗黑学院,对他来说都不重要。”徐迈说道。

    “因为可以打动他的,就只有可以帮助他更进一步的助力。”徐立雪恍然。他一度把吕沉风也想成和陈楚、严歌一样别有用心潜入北斗,现在看来吕沉风绝不是,他若也带着这许多心思,绝无可能以平凡之资达到当世顶尖的成就。

    他是在这之后才接受了别人的劝诱。而凭他的实力,金钱、权势这些东西完全唾手可得。唯一能打动他这颗修炼之心的,就只有吕沉风之前对徐迈所说:朝更高境界突破的可能。

    但问题是,这是往六魄贯通突破的可能啊!四大学院作为最顶尖的修炼圣地,朝五魄贯通突破都尚在努力,暗黑学院,竟然已经有了可达六魄贯通的把握?

    不会是被人蒙骗了吧?

    徐立雪心里有点犯嘀咕。毕竟吕沉风潜心修炼多年,有些不谙世事。不过转念又一想,吕沉风就算别的方面生疏一些,修炼却是一等一的专家.有关突破至六魄贯通这种事,也一定是察觉到了可能性才会被打动。总不至于蠢到暗黑学院说句“我能”,他便立即相信。

    所以突破到六魄贯通的方式,竟然真的被暗黑学院找到了?而吕沉风接受的,是来自暗黑学院的邀请?

    那严歌和陈楚呢?

    他们到底是属于暗黑学院,还是青峰帝国?还是青峰帝国与暗黑学院已经暗通曲款?

    这种可能也并非没有。暗黑学院当年被迫逃亡到极北苦寒之地,正是青峰帝国统治辖区的边疆以北。真要想像笼络四大学院这样网络暗黑学院势力,他们倒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徐立雪越想越觉得真实,越想越觉得可怕。而这些,他估计三大学院都被蒙在鼓中,所有人都一起被暗黑学院和青峰帝国给算计了吧?

    可现在,他们还有能力反抗吗?

    望着七星谷内的残像,四大学院的精英高手非死即伤。吕沉风、严歌、陈楚,他们这些人现在就是拿着千松尺大摇大摆地走出北斗学院,又有什么人能挡?

    “老师……”徐立雪的声音悲戚,这种无奈,他相信老师肯定已经察觉到了。

    “至少我们知道千松尺是被谁掠走。”徐迈说道。

    “学生誓,有生之年一定要让千松尺重归北斗!”徐立雪咬牙说道。

    “好,很好。”徐迈很是欣慰地笑着,“那么你现在就应该走。”

    “走?去哪里?”徐立雪一惊。

    “如果这是青峰帝国与暗黑学院合力设下的图谋,现在岂不正到了该一网打尽的时候?”徐迈说道。

    对啊!徐立雪先前也一度担心过这个问题,所以才特别留意起严鸣的护卫。可此时老师的话语,竟是要他逃走,要他保全自己,日后再为北斗复仇。

    “北斗山大,不信他们能将整座山给吞了。”徐迈依旧在笑着。

    “那我们就该组织大家一起冲出北斗山。”徐立雪说道。

    “总还是需要些人,留下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徐迈说道,接着不容徐立雪插话,便接着立即道:“我们这些老头子,受了这样的重伤,就算逃出去,又能撑得了多久呢?”

    “快,趁着对方看来还没有动,组织一些年轻门人,分散撤走。”徐迈说道。

    “老师……”徐立雪早已泪流满面,可是事已至此,他知道只有遵从徐迈,才是对北斗,对老师最好的交待。

    就在这时,吕沉风也终于走到了七星楼废墟旁。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了他身上,那些忙碌救出自家师长的学生、随从,也都一动不动,所以盯着吕沉风,大气都不敢出。吕沉风却是毫不在意这些目光,用感知在废墟中感知了一番后,提臂挥袖,一片高高隆起的废墟,顿时被掀开了一道缺口。

    严歌、陈楚,两人身上头上落满灰尘碎屑,极为狼狈。但是两人的神情,却是说不出的轻松。

    扫了一眼四下的局面,严歌笑道:“没能亲眼目睹老师大展神威,真是遗憾。”

    “可以走了吗?”吕沉风淡淡地道。对严歌的恭维毫不理会,神情冷淡之极。天底下能让他热切关注的,从来便只有那一件事。(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