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八十章 伪令
    ?徐立雪弄不懂吕沉风的心思。就凭吕沉风先前的作为,此时这一点头并不会让徐立雪对他产生什么信赖。哪怕吕沉风的攻势配合着他的调度,但对这条火龙徐立雪依然心怀忐忑。

    但是缺越学院的阵势却实实在在被这波集火反攻撕开了一道缺口。散着五魄贯通威势的火龙成为攻势中最耀眼的一幕,侵入缺越学院阵中肆虐,正杀得兴起的缺越门人顿时被打得有些懵。对于突如其来的强硬抵抗有些手足无措。

    论伤亡,缺越学院其实是四大学院中最轻的。在其他三大学院的顶尖人物或死或伤时,缺越学院就只一位观礼七星会试时开始生事的袁非岛主在面对路平时受了重伤。另两位岛主商令与苍海状态基本完好,其余一品好手的折损也尚在可接受的范围内。这样的局面如果维持到最后,缺越学院必然会成为这一场战争的最大赢家。

    而这波集中反击,无疑是给了有些庆幸与期待的缺越学院当头一棒。

    单对单,缺越与北斗也就是半斤八两。可当北斗方面有吕沉风这样的助力后,单对单的天秤轻而易举地便倾斜了。北斗学院面对吕沉风单枪匹马时有多狼狈,此时的缺越学院就也差不多。更别论还有北斗学院集中力量的反扑。

    “怎么都冲着我们来了。”缺越门人很快现北斗的反击完全指向他们,对这样的境遇他们只能大呼倒霉,一边拼命抵挡。

    可是缺越学院率众的三位岛主却不会把问题想得这么简单。

    对吕沉风,他们本是有部署的,可是南天学院和玄武学院偏偏在这个时候不作为,不拿出他们的品神兵,只是派些门人过来结阵抵挡,这实在是很敷衍。偏偏这个时候,北斗学院攻势集中向了他们。

    难不成是他们达成了某种默契?三位岛互望了一眼,下意识地如此想着。毕竟在这之前,大家受困于画地为牢大定制时,南天学院被拿了人质,停止了挣扎;玄武学院也被拿了人质,停止了挣扎。在那个时候缺越一度就已经成为北斗学院集中攻杀的对象。

    南天学院的周晓现在好像脱离困境了,可玄武学院那边却还没什么消息。至于周晓脱困,也有些蹊跷,似乎毫无缘由的,北斗就放弃了这个可以震慑南天学院的重要棋子。

    是南天学院和北斗达成了某种交涉?

    玄武学院与北斗也做出了妥协?

    “不至于吧……”重伤的袁非此时已经无法做出什么,但总还可以思考。他是与南天的程落烛、玄武的危宿一道,最先进入北斗学院,开始他们的计划的。自感在这过程中,南天与玄武也都是竭尽全力。若说为了限制缺越太占便宜,耍点小心机,袁非相信。但要说因为一两个人质就临阵倒戈,那未免太儿戏。两院都已经付出那么大的牺牲,怎么在这时候因为一两个人的性命做出这样彻底的改变,再重要的人也不可能。

    “是北斗想让我们内讧。”苍海岛主说道。

    “可他们两家,确实未尽全力。”商令道。

    “怕是想我们多担些损失。”苍海说道。

    “这种时候,还不以大局为重。”商令怒道,转而就要朝那两院讯息叱责,谁知就在这时,那两院的阵地却各有流转的鸣之魄小心翼翼地传递开密令。

    密令只限于他们各自学院的人员,可是这次计划三家好手如云,并不想传递给其他两院知悉的密令,却依然有被感知敏锐,擅长监听的好手给捕捉到。

    正要去怒斥两家学院的商令,忽听到岛内一品生的密报,脸色大变。

    “玄武,还真是要把我们卖了!!”他转而向另两位岛主怒道。

    “什么?”袁非大惊。

    “等等,这边……”苍海这里,也是收到自己门生讯息,也是神色一凛。

    “南天……也和北斗达成了共识!怪不得北斗会轻易放了周晓!”苍海说道。

    “这怎么可能?他们何至于此?”袁非目瞪口呆,实在无法相信。玄武学院,此战已有三位七宿壮烈,现在多一位危宿,就至于他们妥协?南天学院,院长固然重要,但这种时候,就是周晓自己,也该当有所取舍,难不成他为了一己之命,让那些南天门生的血统统白流?

    “会不会是北斗的诡计?”袁非说道。

    先前便是如此认为的苍海,此时态度却是一百八十度地大转弯。

    “讯息是从南天学院阵中截来的,北斗的人,能钻在南天阵中还安然无恙?”他说道。

    袁非愣了愣,想想也确实没有可能。因为先前你跑我杀的局面,双方阵营渭径分明。北斗刚刚开始反扑,不可能有人立即深入到南天阵中,刻意散出这样的假讯息。

    “玄武那边呢,总不能这么巧……”

    袁非依然不敢信,但马上就被商令打断:“当然会这么巧,因为讯令就要在这时候下达。”

    就在三人还在争执不下时,南天、玄武两大学院也各是哗然一片。

    “先取缺越,再救危宿?”这是玄武阵中传开的讯令。

    “何人下的令?”阵中几乎每个人都在问。讯令来向不明,偏偏又传给了几乎每个人。先取缺越,是要大家这时候向缺越下手?这是要搞什么?危宿老师是被缺越学院的人捉走的?

    玄武学院一片骚乱,南天学院这边却也不安宁。言简意赅的一道“助北斗”的指令,让所有人都是一个急停,再跟着,也是对这来向不明的指令产生了怀疑。

    怎么回事?

    南天学院接到的这三字指令,就连院长周晓都收到了。他附近的数位门生齐齐望向了他。

    是谁?

    周晓瞪大了眼。

    那讯息来得快,断得也快,竟然毫无痕迹可遁。

    有人在生事。

    作为南天院长的周晓当然知道南天学院绝无这样的部署,这是有人在假传讯令。可是这是在他们南天学院阵中,如此一道讯令在他们阵中开花,人人收到,结果竟然查无此人,这样的事实在匪夷所思。

    “绝无此令!”周晓先是急传新令下去澄清,而后扫向全场。

    还会再来吗?

    他仔细感知着,却不知从旁捕捉到这伪令的缺越学院,已经做出决断。

    2o17年了!新年快乐!!恭喜大家又长一岁。(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