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七十八章 高手
    巨大的嚣尘仿佛浪花,随着七星楼的坠落被掀起,楼下那些原本被大定制禁锢着的各方势力的随行人员,此时得了自由,纷纷四散逃避着。从那些呆立着的北斗门人身边掠过。

    在七星谷里屹立已有数千年之久的七星楼,转眼已成一片废墟。溅起的碎木砖屑呼啸着飞向四方,但是北斗门人却都好像木头一样,全都忘了躲避,任由这些碎屑击打在身上。

    星命图裂了,大定制毁了,七星楼垮了。

    从天空中滑下的命星接连不断,蕴育了北斗学院数千年的七星谷,此时仿佛是将葬送北斗的绝境。

    一个吕沉风,靠的是路平,才算勉强抵住。而现在,三大学院的人重出囚笼杀来,北斗学院还有什么可仰仗的吗?

    北斗门人们看看这边,看看那边。

    四下有倒下去的院士,有重伤的徒,牺牲了的师长、同门已经不计其数。

    徐立雪站在他们当中,可是最后所有人都沉默着,竟都没有把目光投向这位目前来说地位最高的北斗门人。他们已经不忍心将这一刻要做的艰难抉择交给任何一位单独的个体。

    有的人打点着自己的神兵、药物这些战斗所需要的。

    有的人已经转身,毅然迎向潮水般涌来的三大学院门人。

    有的人盯着那通天的火柱,搜寻着那个曾是他们最大骄傲的身影。

    也有的人默默地,向着远一点的地方悄然退缩着。

    徐立雪都看在眼里,却只是沉默着。就像大家不忍心把再抉择推到他一个人肩上一样,这个时候,他也不想用任何理由去影响任何一位北斗门人。

    是时候让每个人做出自己的决定了。是留,是逃;是战,是降;徐立雪都不会有任何意见。

    北斗学院或许会在今天被踏平,但是北斗学院不会就这样轻易被灭亡。

    徐立雪抬头看向天空,被撕裂的星命图上接连不断地有命星陨落,但是也有很多命星始终遥远地存在着。

    徐立雪收回目光,准备去做他想做的事。

    他没有动,目光依然停留在眼前已经摔成一片废墟的七星楼上。

    没有任何人在七星楼坠落时逃脱,所以无论是那些贵客,还是严歌、陈楚,都还在这片废墟之下,还有北斗学院最重要的品神兵千松尺。这本就是他从始至终受命要去坚守的东西。而此刻,他该守护的东西还在这里,他最想杀的人也还在这里。

    徐立雪没有立即上前,因为有很多人这时已经扑回这片嚣尘之中。其中以严鸣的护卫们反应最为迅,十九名护卫,在他们的统领文开率领下,急而不乱,一边感知搜寻着严鸣的所在,一边已经开始动手清理。

    其他的,各势力的属下,各院师长的学生,也紧跟着冲了上来,各自搜寻起他们被埋到这片废墟下的重要人物。

    同样用着感知搜寻目标的徐立雪就在此时心头一跳,一道无比凌厉的魄之力忽在此时斩了出来,一抹亮光,忽然劈到了这片废墟上。

    “谁!”无数人惊叫着。

    察觉到这股魄之力的显然不只一人,锐不可当的锋芒让感知到它的所有人第一时间都如临大敌。

    但是魄之力却已戛然而止。如虹的刀光,生生将这片废墟斩出了一道沟壑,沟壑的尽头,大声的咳嗽立即传了出来。

    “我去,什么情况啊!”咳嗽之后,抱怨声立起。

    “老王,你差点砍到我啊!”一只手伸出,扒到一旁的半根断梁,燕西泽灰头土脸地从废墟中站了起来。

    “少爷放心,老奴是有分寸的。”斩出令所有人如临大敌一刀的,竟然不过是跟着燕西泽一起的仆人。他的年纪看来并不如何大,却被燕西泽称为“老王”,而他自己也以老奴自居。他的刀不知收到了何处,整个人看来毫无锋芒,此时急急忙忙沿着他斩出的沟壑跑到了燕西泽身旁,帮他拍打整理起弄脏了的衣服。

    “怎么搞到现在才出手。”燕西泽颇为不满地说道。

    “北斗学院的那大定制确实很厉害,老奴也没办法脱身啊。”老王一脸无辜地说道。

    “要你何用!”燕西泽瞪着眼,掸开了老王帮他拍打着灰尘的双手。

    “老奴回去一定继续苦修,争取更进一步。”老王有些惶恐地道。

    “再让你进一步,不是要五魄贯通了?”燕西泽说道。

    “那可是一大步,老奴还差得远呢,所想的只是向前一小步。”老王露出一脸憨厚的笑容说道。

    “我还不知道你那点追求?”燕西泽说着,迈步已从废墟中向外走来,老王小心翼翼地随在他身后。主仆二人这一番旁若无人的对话,在此情此景下,让人听去依然忍不住一头冷汗。

    仅凭方才那一刀,大家便知这老王的境界怎么也不可能低于四魄贯通。再听二人对话,这老王的境界似乎已是停滞在了四魄贯通的顶端。这样的人,竟不过是燕家的一位家奴,前倨后恭毫无半点强者风范。西北燕氏,到底有着多么雄厚的实力?

    这样的念头在每个人心头都闪了一闪,不过眼下大家都忙,真的顾不上去琢磨这些不关己的杂事。很快有学院的学生找到了自家的师长,但挖出的却只是一具尸体。七星楼虽被摔成废墟,可以这些人的境界实力还不至于在这样的处境下无法自保。再一探尸体伤势,现分明是被修者用魄之力击杀,接连几具这样的尸体被找到后,顿时哗然一片。

    凶手是谁?

    这时候这种问题都不知该找谁问去。

    徐立雪看在眼里,心下倒是有数。有画地为牢大定制在,当时七星楼里可以行动自如的,就只有那两位严歌和陈楚。

    这当中曲折重重,徐立雪自己都还没法全弄明白,眼下北斗学院又是风雨飘摇,解释都别得没什么意义,徐立雪索性不做理会,只是继续在废墟中仔细搜寻着。

    但是身后战斗撕杀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那股澎湃强悍到只有一人足以使出的魄之力,也再度爆。

    可随之而来的呼喝声中,却好像夹杂着几分惊喜。

    生了什么?

    徐立雪忍不住回头,他看到盘旋入空的火龙,看到漂浮在这火龙左近,身形渺小,气场却强大到绝不会被忽视的吕沉风。

    他看到火龙没有在北斗学院的阵中肆虐,而是随着吕沉风挥斥的手臂,卷向了三大学院涌来的人群。

    惊叫声由此而来。

    惊喜声也是由来而来。

    徐立雪看不懂了。

    之前还在与北斗学院为敌,重创郭无术、陈久、白礼等北斗高手,击杀门人无数的吕沉风,怎么忽然间又开始帮助北斗学院抵御三大学院?

    自己不是眼花了吧?

    徐立雪情不自禁地揉了揉眼,又在四下找了找。还在这附近的北斗门人不多了,只有许多重伤倒地不起的门人,以及守在路平身旁的方倚注。

    方倚注同样在望着冲向三大学院的吕沉风,同样的一脸错愕。他扭头,正迎上一脸困惑的徐立雪。

    “高手就是任性哈。”方倚注对徐立雪说着。(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