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天空中的裂痕
    严鸣倒下了。

    身穿蜃楼甲,手持无影剑,但严歌只用了三根手指就轻而易举地让他倒下。接着一抹食指,借严鸣的无影剑指手指划破。血珠滴下,严歌挥指一弹,血珠一分为五,分落向了严鸣的手腕、脚腕以及脖颈,凝结成了五个血环。正要起身的严鸣,顿时被这五个血环牢牢禁锢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这看起来可不是你在北斗学院十四年学来的东西。”严鸣挣扎了几下无法挣脱,却未见慌张,扭着脖子望着左手腕上套着的血环,语气平淡地说着。

    “没有时间和你聊天了,借皇兄的蜃楼甲一用。”严歌说着,手指挥动,禁锢着严鸣身体五处的血环上各涌出一根血丝,仿佛活物一般,朝着严鸣的衣里钻去。

    蜃楼甲是严鸣的贴身护甲,上面也设有定制,不像寻常衣物那样可以随意穿脱。但是此刻随着血丝的步步深入,严鸣可以感觉到将蜃楼甲与他连为一体的定制正在一步步被瓦解,而且瓦解得十分流畅。严歌似乎很清楚这定制的构成。

    对此严鸣却已经不会感到意外。连北书房内父子二人从未公开的谈话严歌都能知悉,清楚自己这蜃楼甲上的定制似乎都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不到半分钟,定制便已被彻底破解。蜃楼甲脱离了严鸣的身体,浮在了半空。

    严歌手一挥,五个血环立即消散。恢复自由的严鸣立即就要起身,但没有蜃楼甲在身的他立即触发了画地为牢大定制,被魄之力聚起的屏障关在原地。

    严歌没有理会严鸣,手一指,浮在半空的蜃楼甲朝一旁飘去。早在一旁等着的陈楚立即上前,将蜃楼甲穿在了身上,而后便朝着七星楼的中柱走去。接近那涌动着魄之力的缝隙时,蜃楼甲上也流转起了魄之力。陈楚驾驭着这些魄之力,与中柱中涌动着的魄之力小心触碰着,很快蜃楼甲上的魄之力有了变化,与中柱中魄之力运转的方式越来越像。约摸一分钟后,陈楚面露喜色,朝严歌点了点头。

    严歌长出了口气,他回头,望向被困在定制中的严鸣,神情有一些复杂。

    “最后一次。”他说道,“多谢皇兄。”

    轰隆隆隆……

    天空忽然传来一声闷雷,覆盖在七星谷上空的星命图随着这一声响震颤了几下。七星楼的正上方,暗紫色的星空之中赫然出现了一条清晰可见的裂缝,跟着竟有雨水从那缝隙中落下。

    但是由吕沉风所设定制发动的火龙,丝毫没有因为这点雨水影响势头,反倒像是被浇了油一般,火焰越发凶猛起来。

    火焰将北斗门人阻在了七星楼外,两分钟过去,所有人却还是一筹莫展。

    星命图上的裂缝,更让所有人心头蒙上一层阴影。他们本还在指望着大定制快些将这火龙掐灭,可是现在看来,大定制似乎也变得不稳固了。

    徐立雪站在火龙旁,他施展了至少七种手段,没起任何作用,反倒是让自己的神兵颂钟险些被火龙吞噬。

    他想得到一些帮助,可是回首望去,只见七星谷内的满目疮痍。

    他的老师倒下了,郭无术、宋远、陈久,几位院士全都已经耗尽全力。几位首徒,除他之外,个个都是伤痕累累。

    这场大战,无论结果如何,北斗学院都注定了要元气大伤。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在眼前,就只有数十步的距离,可他们却偏偏寸步难移。几位贸然想闯火龙的北斗门人,都以星落收场。

    只能这样眼睁睁地静候事态发展下去了吗?

    徐立雪望着被火龙遮挡着的七星楼,忽然留意到七层窗口,在火焰背后模糊不清的人影。徐立雪心念一动,急忙回头,在一群人中搜寻着他要找的那个身影。

    “怎么样?”方倚注扶着路平躺平在地,将他的身体摆得尽量舒展后随即问道。

    “还行。”路平一边说着,一边歪头吐了口血,目光却是停留在了不远处倒在地上不动的霍英身上。

    “他怎么样?”路平问道。

    “你说的他是指?”方倚注除了路平就没有在意过其他人。

    “霍英师兄。”路平说。

    方倚注起身一溜小跑过去,试了试霍英的鼻息。

    “还没死。”他喊道。

    路平松了口气,头转回,望向七星楼檐上坐着的吕沉风。

    虽然隔着火龙,但是路平也可以感觉得到,吕沉风也正在望着他。

    路平有些遗憾,最后追击的那一击,他实在没有精神在一片嘈杂的魄之力声音中寻找吕沉风的要害了,最后只能将攻击锁定了在吕沉风略显沉重的脚步声上。

    他废了吕沉风一只脚,可这样的伤势显然也没能阻止吕沉风的进一步动作。九龙火封,彻底将北斗门人阻隔在外了。

    陈楚还在里面。

    路平没有忘记霍英的托付,自己最应该要解决的人,是陈楚来着。吕沉风也不过是个拦路石,不是什么重点。

    路平挣扎着,想站起身,那旁看到的方倚注连忙跑回到他身旁。

    “你这是想干嘛?”方倚注道。

    “杀陈楚!”路平说。

    “看不出你对北斗这么有感情,对叛徒这么深恶痛绝?”方倚注惊讶。

    “跟那没关系。”路平摇头,“只是他实在很坏。”

    “这样的描述,幼稚到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方倚注一脸无奈。

    “我需要恢复一下魄之力。”路平坐起了身,说道。

    方倚注拍了拍他肩,抬头环视七星谷内这一片惨象,忽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有个叫莫林的,是和你一样从摘风学院出来的?”他问道。

    “莫林?没错。”路平眼睛一亮,马上说道。

    “哦,他就在那边。”方倚注指了指远处七星谷的边缘。

    “他怎么会在这里?”路平问道。

    “嗯,似乎是受雇于人,来搞事情的。”方倚注说。

    “哦。”

    “哦?就这样?你难道没有觉得他也很坏?”方倚注说道。

    “他是我的朋友,应该不会很坏。”路平说。

    “你这套标准,等有空的时候好好跟我解释一下。”方倚注一边说着,一边直起了身,他看到徐立雪正纷纷朝着他们这方向赶来,转眼就到了他们身旁。

    “你的移形换位,最大范围能有多远?”徐立雪问道。

    “你想我送人进七星楼?”方倚注马上猜到了徐立雪的目的。

    “在顶层有一些人,或许可以成为交换的目标。”徐立雪道。

    “干脆把七星楼换出来好不好?”方倚注说。

    徐立雪皱眉,他实在没心思在这个时候和方倚注开玩笑。

    “顶层,我做不到。”方倚注很坦白。

    “你这异能是跟谁学的?”徐立雪急忙又问。

    “自学成材。”方倚注拍着胸脯说道。

    这下徐立雪彻底失望了,结果就在这时,天空再度传来一声闷响。

    “缝隙更大了!”有人惊叫着,无数人抬头望去。星命图上那道裂缝,正在逐步扩大,似乎是有将星命图一分为二的趋势。只是这令人不安的变化,却没有让北斗门人感到任何不适。

    因为大定制对北斗门人本身就没有任何影响,此时三大学院的人,却是异常清晰地感受到了变故。

    “大定制松动了。”被路平好一番折腾的南天院长周晓大失颜面,但感知依旧那么敏锐。

    星命图上的裂痕,非常直观地反映到了禁锢着他们的定制上。现在看来,还只能算是一个裂纹,可是随着星命图进一步被撕裂,这道裂纹,也正在逐步变大。

    “合击,再来!”周晓精神一振,招呼起了三大学院的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