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六十三章 馒头大的魄粮丸
    魄之力震颤的余威终于散去,困住吕沉风的定制周围一圈,许多北斗门人被扫倒在地,星命图上又有几颗命星,变得摇摇欲坠。

    但是定制终究还是没有被破坏,吕沉风依然被困在定制之中。

    所有人禁不住都松了口气,徐立雪朝着修复大定制的那一端看去,他看到了霍英撑着病体,施展着魄之力,让大定制逐渐平复下来。可是浮在半空的十方寂灭,却同霍英的命星一样,变得黯淡了许多。霍英更是迎上徐立雪远远投来的目光,向他轻轻摇了摇头。

    坚持不了多久了。

    这是他在向程立雪传达的。

    程立雪点了点头。

    霍英都已经撑着病体拼到这种地步,他不可能再有更高的奢求,总要把一切责任扛到自己肩上。大定制虽未破,可就吕沉风身遭一圈也仿佛被洪水肆虐过一般,北斗门人正在慌忙救助着同伴,余下的,却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攻击,纷纷把目光投向场间的几个人。

    郭无术、陈久,北斗学院还能站着的七院士,已经只剩他们两位。

    陈久瞧了郭无术几眼,早用魄之力将他的伤势感知了一遍,神情不由地黯淡了几分。对于郭无术这种年纪的修者,遭遇这样的重创,连陈久都无法感到乐观。

    “带院士先去休息一下。”他说道。

    但是已要人搀扶才能站稳的郭无术,却是摆了摆手。

    “不必管我。”他说着,非但没有退下,反倒是向前些微挪出了半步,目光死死锁在吕沉风身上。就像是一个猎手,伺机待。

    陈久望着郭无术的举动,终于还是没能做出反对。

    “好吧。”他说着,自己则更大步地向前走去。

    定制中的吕沉风看起来很沉静,对于刚刚未能破坏大定制,看不出他是喜是忧,他只是静静地站在定制正中。直到陈久向着定制走来时,才终于将目光投向陈久。

    陈久停步,手伸进怀里,摸索了好一会,才终于掏出,掌里赫然抓着的是一个馒头,雪白的馒头。

    吕沉风不吱声,陈久也不说话,不过另一手已将那馒头撕下一块,放入嘴中,缓慢地咀嚼着。

    面对五魄贯通,背叛北斗学院的大敌,身为天权院士的陈久,竟然不紧不慢地吃起了馒头。

    这怪异的一幕,让不人门人面面相觑,只有熟悉陈久的人,才知道他现在正在做什么。

    徐立雪、靳齐,都已经站到了他身后。

    “和那边说,再多坚持一会,让我可以吃完这个馒头。”陈久没有回头,却对身后两人交待着。

    “老师……”靳齐的语音已经有些哽咽,只有他最清楚,这个馒头意味着什么。

    天权峰门生,人人都备有魄粮丸。哪怕消化系异能并非所长的天权峰门生,对魄粮丸都不会感到陌生。而此时陈久握着的这个馒头,事实上就是一颗魄粮丸。它的体积更大,颜色也非常见的深紫,看起来完完全全就是一个馒头,它的出现,看起来更像是陈久恶趣味的产物。

    可是靳齐却清楚这不仅仅是恶趣味。

    这就好像普通的药物,药量越大,药较就越强,魄粮丸同样也是如此。一颗就可以大幅度提升服用者的魄之力,两颗效果更强,但是作为一个使用后有极强副作用的药丸,过量服用带来的危害也会大许多。

    而具体每个人能控制的药量,就要看每个人的境界和实力了。

    陈久作为消化系的顶尖强者,能驾驭魄精丸的药量,自然也远比普通修者要强。但是,馒头大这么一颗,这本不过是源自于一次玩笑,一次陈久浮夸炫耀自己实力的作派。可现在,这馒头大的魄粮丸竟然真的被陈久给拿出来了,并且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

    他吃的慢,不是要故作姿态,可是要将这么大个魄粮丸完全消化,他也需要循序渐进。

    一口,又一口。陈久的节奏逐步开始加快,周围人渐渐开始感觉到一股狂乱的魄之力开始在陈久身遭围绕。

    “站远一点。”陈久忽对身后的徐立雪和靳齐说道。

    “这么大的馒头,我也没吃过。”这次他回了头,手中的馒头还剩半个,他朝着二人晃了晃。

    “院士,让我也一起!”徐立雪向前。

    “你不行。”陈久摇了摇头,“你饭量不行。”

    说着,他又看向靳齐,却只是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再回头,余下的半个馒头,便已被他整个塞入了嘴中。他大口地咀嚼,大口地咽下,身遭原本狂乱而起的魄之力,忽然又渐渐平复下来。

    但是没有人因此松了一口气,在明白陈久在做什么后,场内充满了山雨欲来的紧迫感。

    陈久咽下了最后一口馒头,长长地出了口气。那气刚一出口竟已凝结,仿佛一道利刃。陈久抬手,挥指一送,口吐出的这道气,竟就这样射向了定制中的吕沉风。

    吕沉风一直不动,静静地看完了陈久吃光那整个馒头。直至这一口气射来时,他才有了动作,同样扬起手,同样挥指一送。

    轰!

    那团气竟爆散开了,吕沉风竟然没能将它送走,定制之中,顿时像起了雾一般,将吕沉风整个包裹中。陈久轻轻吐出的一口气,竟已经饱含了如此浓郁的魄之力。

    “我的口气还算清新吗?”陈久笑着说道。

    浓郁的魄之力散开,被轰的吕沉风右脸颊竟然肿起了一片,正是之前他挥指想将那攻击送走的位置。

    吕沉风皱了皱眉,这一击之威,显然在他意料之外。受困于大定制的他,也无法做出反击,他只能注视着陈久,等着陈久的下一步动作。

    陈久却又变得不紧不慢起来,连向前迈出的一步,都是小心翼翼。

    吕沉风不由地笑了出来。

    “这强行获得的力量,连你自己都感到畏惧吗?”他说道。

    陈久却只是不以为然地看了他一眼。

    “你懂个屁。”他说。

    国庆狠狠地断更了数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事赶事就一路推到了今天。终于和长假一起结束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