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基础设定
    生了什么?

    因为严重的经验匮乏,以及不敢使用听魄做感知判断,只凭一双肉眼的路平对这段时间生的变化差不多就是睁眼瞎。陈久的神兵九九归一吞噬星命图上吕沉风的命星他看在眼里,可他哪知道那是陈久的神兵,更不知道被吃掉的是吕沉风的命星……

    为此他不由疑惑地看了还被他牢牢控制着的周晓一眼。

    周晓见识渊博,看到这一幕,即使无法感知,也意识到生了什么。

    周晓先是震惊的。他们三大学院这次的计划中,吕沉风是被视作最大挑战和不确定因素的,为此他们建立了多种方案。可结果,吕沉风竟然没出手,没置身事外,反倒是向北斗学院出手。

    许多三大学院的人都欢呼雀跃起来了,可是周晓在震惊之后,却并未觉得这是一个值得他们高兴的状况。

    作为南天学院院长,三大学院中不存在什么人地位还在他之上。整个计划的方方面面,所有细节,没有周晓不清楚的。

    但是他们全然不知吕沉风会反水,所以吕沉风的举动与他们三大学院毫无关系。哪怕他现在看起来是与三大学院站在同一战线。但是,敌人的敌人,就一定是朋友吗?

    周晓在担忧的正是这一点。吕沉风的反水肯定不是个人行为,而他背后所依托的势力又不是三大学院。那么他,以及他所代表的势力的目的又是什么?周晓现事情变得有些复杂了。原本只是青峰帝国与他们三大学院一拍即合的合作,似乎还有着不由他们掌控的变化。这样一场让三大学院也损失惨重的大战,到最后他们究竟能得到什么?

    吕沉风……

    周晓心中琢磨着这个名字。可是平凡的出身,在北斗学院孑然一身的修炼,让周晓根本想不出他与什么势力会有关联。

    结果这时,一直看不出名堂的路平,见周晓一直在冥思苦想,觉得他可能知道些什么,于是耿直地便问了起来:“这是怎么了?”

    “有些不对。”正思考的周晓,也是想都没想,有人问,便顺口一答。

    “哪里不对?”路平又问。

    这时的周晓可是回过神来了,被按在地上的他,扭头要看路平都有些艰难。

    “松开点。”周晓提要求。

    路平略迟疑了一下后,放开了周晓。周晓终于从地上坐起,望向路平,就见他一边认真等着他回答,一边却已做好随时按翻他的准备。

    周晓有些哭笑不得,无奈地望着路平:“你想知道什么?”

    “之前那是怎么回事?”路平指了指上空,这话刚落,由吕沉风对大定制起的那一击的撼动传来了,所有人所在的定制牢笼,魄之力都起了颤动。

    这当然让三大学院的人大为兴奋。南天学院的人不由地向周晓望来。此时迫合这撼动起冲击,可是绝佳的机会。可他们的会长还落在敌人手中……

    周晓在魄之力的颤动传来的瞬间,立即也是这样想的,他急扭头就想给南天学院的门人示意一下,结果路平的身形一闪便已经拦到他面前,右手一探便已经锁向他的喉咙。

    “呃……”话到嘴边的周晓,最后却是舌头弹了出来。路平这一锁喉,用力极猛极凶,周晓只觉得自己眼珠都快要被挤出,急忙挥起双手,捶着路平的手臂对他示意着。

    本已做好准备要牺牲,可在这一刻忽就忘了。求生的本能在一瞬间充斥着周晓的脑海,让他做出了自然而然的求生举动。直至路平手劲微松,周晓顿时感觉世界是如此美好。再看向路平时,他的眼中再次有了惊惧。这一次不再是惊讶路平的实力,而是路平的态度。方才那毫不留情的出手,如果没有挣扎示意,自己恐怕真的就要被路平掐死了。

    他可是南天学院的院长,整个大6屈指可数的大人物。杀他,哪怕是三大帝国、六大强者,恐怕都会掂量一下。可是路平完全没有,就在他有一丁点异动的时候,竟然真的就要下杀手。距离死亡,周晓头一回这么近。

    就在这时,大定制魄之力的颤动忽又平复了不少,北斗学院显然重新稳定住了大定制。

    可这些路平却没太在意,此时的他很专注地盯着周晓。他的右手只是微松,却还是卡在周晓的喉咙上。身后南天学院的门人早已经大呼小叫,各种威胁恐吓,路平却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放手吧。”周晓对路平说道。

    “你老实点。”路平警告他。

    周晓点了点头,神情有点无奈。这是一场极有可能影响到修界格局的大战,可周晓却觉得自己眼下的境地十分的离奇荒诞。眼前这少年,下杀手时毫不迟疑,可说起话来,却又时时透着一股幼稚。

    “继续之前的话吧。”周晓开口道。

    “你说。”路平道。

    “你不知道刚那是怎么回事?”周晓也指了指上空。

    “不知道。”路平摇头。

    “星命图上的命星,每一颗都对应一位北斗门人。”周晓说。

    “这我知道。”

    “但现在消失了一颗,就是刚刚,被吞没的那颗。”周晓说。

    路平点头。

    “这个大定制,关住了我们所有人,但对北斗学院的人却不会动,星命图上的命星,是它的判定标准。”周晓继续道。

    “原来如此……”路平抬头,望向布满命星的星命图。相比起他们新人引星入命的那一晚,星命图乱了许多,命星也少了许多。

    “所以这是北斗消去了吕沉风的命星,用这大定制来困住他。”周晓接着道。

    “吕沉风?”

    “你不知道那命星是吕沉风的?”周晓惊讶。

    “现在知道了。”路平点了点头,一边说着一边站起了身,一脸若有所思。

    “吕沉风竟然反水,我也相当意外。”周晓说。

    “是用命星,来判定定制是否动……”路平继续若有所思。

    “你说什么?”周晓愣。

    吕沉风反水,这难道不是现在最该讨论和重视的大状况吗?这家伙在那自言自语的,竟然是在琢磨大定制动由命星判定这种基础设定?这种事难道不是一目了然,还需要这样冥思苦想?

    结果这时,路平忽提起一根手指,触向了大定制的魄之力屏障。

    这一指没使用魄之力,屏障也没起任何波澜,只是将手指挡在那。

    但就在这时,手指突然急向前一冲。

    魄之力还是没起波澜,但是路平的手指,却赫然伸到了屏障之外,这一切平静地就好像是一位北斗门人,穿过屏障时不受阻碍的模样。

    但是马上,屏障有了调整,忽向外又扩张了一圈,将路平刚刚探出的手指重又围在了定制圈内。

    于是一切看起来好像什么也没生,路平依旧是提着手指,抵着定制屏障的模样。

    周晓用力摇了摇头,几乎怀疑自己看错,方才的一幕并没有生。但是他注意了一下魄之力屏障,现确确实实,是向外扩展了一指的长度,在眨眼就会错过的瞬息间。

    “原来如此。”

    周晓听到路平说着。

    “什么?”周晓一脸茫然,这样的神情出现在他脸上可是极少。

    “命星判定定制是否动,原来如此。”路平说。

    “你的意思,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触大定制了?”周晓意识到了问题。

    “是的。”路平点头。

    “为什么?”周晓问。

    “因为我的命星,大定制有时候找不到。”路平说。

    “命星找不到?”周晓继续一脸茫然样,傻傻地看着天。

    “所有北斗门人的命星,不都在那吗?”周晓说。

    “是在,但是找不到。”路平说。

    周晓又愣了一会,可他到底知识渊博,也就这么一会的功夫,他意识到了。

    “锁魄?”他看着路平,缓缓说道。

    “对。”路平点了点头,身形突然一晃。

    又是眨眼的瞬间,这次不再是一根手指,而是路平的整个人,都闪到了定制外。可是马上就又有一个定制将他重新圈住。

    路平不以为意,回头看向周晓。

    “你还是老实点,最好劝他们也老实点。”路平说道。

    “大家和和气气,不要整天打打杀杀的。”他说。

    不要打打杀杀?

    周晓有点懵。

    迄今为止,这整场大战中,恐怕没有谁杀的人会比你这小子多吧?天玑峰上那尸堆成山的满满一山谷,你已经选择性的失忆了?

    周晓没来及反驳,因为路平已经离开。他走得很快,又或者说,是在跳。忽快忽停,一下一格,周晓觉得自己像是在看一页一页地连环画。

    但是渐渐的,路平的移动变得顺畅起来,快与快之间的停顿,变得越来越不明显,他的人,也越走越远,朝着七星楼的方向。

    周晓还有失神地望着,直到听到南天门人大声地呼唤。他回过头来,看到南天门人都是一脸喜出望外的模样。

    院长居然这样一点招呼都没打就被放过了,所有人都大感意外。

    “接下来怎么办?”所有人踌躇满志地望向周晓。

    “接下来……”周晓神色一凛,接下来会是怎么样,他现自己竟然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他已经弄不清,这场战争到底是由谁主导的了。

    1号飞广州,2号签售活动,还是全职的。不过天醒据说也快要上市啦。(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