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六十章 赌
    徐立雪念头转了这么一瞬的功夫,吕沉风仿佛只是跨过一步之遥,已然到了郭无术身前。左右扶着吕沉风的两位开阳门生大惊失色,可也就是一转眼,他们二人便已经化作两道身影,竟是被吕沉风挥指弹飞。

    二人再不济,也是收入七峰门下,在北斗称得上是精英的门生。可在吕沉风面前竟连他的一指也敌不住。

    可也在这一指弹飞两位开阳门生的同时,徐立雪做出了反应。神兵颂钟早被抛向空中,有如一只张口巨兽,朝着吕沉风便扣了去。

    可徐立雪的心此时却已经沉了。目睹吕沉风快如电闪的身手,近在他面前的郭无术,恐怕实在难以救回。

    果不其然,吕沉风未理徐立雪祭起的神兵,先一指,直戳向了郭无术的额头。

    一团血雾顿时爆散开去,开阳峰门生发出一片哀嚎。双臂都已折断的开阳首徒白礼,拼命冲出,竟是要拿着自己的头颅当武器,去和吕沉风拼命。

    但是吕沉风的神情却在此时一滞。对于这个结果,他似乎有点迷惑,他回首四望,竟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即将扣下的神兵,与用头朝他撞去的白礼,他竟都好像没有注意到一般。

    在旁人看来几乎已经无法捕捉的瞬间,吕沉风已经有了判断,并有了动作。他身形一转,跨步而出,扣下的神兵颂钟,埋头狂冲而至的白礼,就这样被他一步闪开。他的身影,方圆二十米内竟然都已经寻不到了。

    去了哪?

    眼看着消失的人,众人都要拼命去感知他的魄之力才能捕捉得到。吕沉风的速度,已经快到了如此匪夷所思的地步。第一时间追到吕沉风行踪的还是徐立雪,但追上去的,也仅仅是他的感知,他的目光,而他的动作,实在赶不上吕沉风的速度。

    而他这一眼过去,顿时也有些惊讶。

    都已经爆成一团血雾的郭无术,竟在那里颤颤巍巍地又站了起来。但是吕沉风的速度却是如此迅疾,眨眼又已追到,眨眼又一指已经戳出。

    噗!

    一团血雾再次爆开。两番下此杀手的吕沉风,从头到脚淋满了鲜血,模样说不出的恐怖。尤其是这一指后,他再次发现有不对,再次扭头感知四方时,面容十分的扭曲狰狞。

    “是谁!”他咆哮着。

    而徐立雪等人,此时甚至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有些人以为是郭无术千钧一发之际用咫尺天涯闪开,可那团血雾,却不是咫尺天涯可以解释的。况且也没有咫尺天涯发动时会有的魄之力流光。

    所以,是怎么回事?

    众人还在茫然,吕沉风看来却察觉得要多一些,已经感知到了是有人在做手脚,两番救下了郭无术。

    不过包括吕沉风自己在内,谁也没想到的是,他这一声咆哮,竟然马上有了回应。

    “是我是我。”一人举着手,迈着貌似有些欢快的碎步,小跑着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内。

    方倚注?

    徐立雪愣住。

    在场除了他,根本没有人知道方倚注的名字。区区南山横院的一个散修,那可入不了七峰门人的眼。哪怕是对全院有暗中监察之职的开阳峰暗行使者,也不会对这样一个人物保持太多的关注。

    可现在,就是这样一个人,回应着吕沉风的咆哮,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你是什么人?”吕沉风当然更不认识方倚注。一边喝问,一股魄之力竟已排山倒海似的压迫而至。而这,还不过是吕沉风的感知。对这个两番做出手脚,从他手下将郭无术救走的家伙,他似乎并不想问也不问就秒杀掉。

    “我和你一样,是南山的小散修一只。”方倚注一边说着,一边跑个不停。

    这话答的,让情势危机中的北斗门生们都忍不住侧目。南山横院的散修,那是很多的。但说和吕沉风一样,这话一般人的脸皮可真说不出来。

    吕沉风看起来听得也有刺耳,冷笑了一下。放出的感知已经探清了方倚注的实力,对这等境界,吕沉风连逼近的心情都没有,只是远远地一挥指。

    “太草率的吧,我的实力你刚刚应该已经体会到了。”方倚注喊道。

    吕沉风冷笑不止,手指连挥,席卷出的魄之力绞杀着沿途的一切,直朝着方倚注卷去。

    先前还一副嬉笑面孔的方倚注,神情忽然变得极其郑重。朝他卷来的魄之力瞬息已至,而这瞬息间,他的眼神忽闪了好几下。

    五魄贯通。

    三魄贯通。

    境界差距之大,连《魄之简史》都无法描绘。毕竟在《魄之简史》编撰的时代,五魄贯通还没有实现。这一境界到底有多强,学识渊博如周通,也只能做一些大胆的预言和推断。

    直至世间终于有了一位、两位、三位、四位乃至六位五魄贯通的强者后,人们才逐渐见识到这更高一层的境界,那远比《魄之简史》中的推想要广袤可怕得多。

    四魄贯通对五魄贯通?这都已经被认定为一堆人抱团都会被五魄贯通吊打。而现在,与五魄贯通对抗较量的竟然只是一个三魄贯通的家伙。

    很无畏,很勇敢!

    所有人都只是这样想,不会有人对三魄贯通的实力,抱有什么期待。就连方倚注自己,也知道机会微乎其微。

    但是,赌一赌吧!

    一想这个字,方倚注就觉得浑身热血沸腾,充满动力。

    他喜欢赌,赌钱、赌物,只要能赌起来,他都喜欢。他迷恋那种未知,喜欢追寻那种对结果饱含期待的刺激瞬间。

    而现在,他在赌命!

    这不是他的第一次,没有什么比赌命更加刺激。紧张与期待,都是无与伦比的。

    这会让方倚注更加的专注,为了胜利,付诸全力。

    赌!

    魄之力卷到的刹那,方倚注施展了异能,移形换位,对着吕沉风。这个对所有人来说都太强大的对手,他们似乎都没有手段能击倒他,可是吕沉风自己的手段呢?

    魄之力在空间交错着,移形换位过自己不知道多少次的方倚注,知道自己成功了。即便是吕沉风,也没有挡住他这异能发挥作用。他的身体已在进行空间置换,马上就将由吕沉风来替他承受来自吕沉风的攻击了。

    赌赢了!

    方倚注品尝着虎口脱险的胜利喜悦。可就在这一刻,一股魄之力忽从虚空中绞出,穿破交换的结界空间,朝着方倚注捉了过来。

    异能已经发动成功,但是吕沉风竟然还能做出应对?

    果然是五魄贯通,比四魄贯通,比书本里的想象要强大太多了。

    吕沉风可以在空间置换中应对,可方倚注,在这过程中却根本驾驭不了丝毫魄之力。吕沉风被换去了他的位置,可是他,却也要被吕沉风拖着一同前往了。

    要输!

    生死关头,方倚注先想到的不是死,而是输,在他看来,死那都是输之后的事,是输的结果。

    结果就在这时,忽有一道影子像是张着嘴一般,一下就啃向了吕沉风捉着方倚注的魄之力,一嘴下去,这魄之力竟然就被啃断了。移形换位彻底成功,方倚注站去了原本吕沉风所在的位置。

    赢了?

    悲喜瞬间转换,方倚注喜出望外。抬眼望去,席卷而来的魄之力,已将吕沉风给吞没。

    但是,没有人觉得会到此为止,因为吕沉风的魄之力,依然极其强烈地存在着。方倚注希望他自作自受的杀招,在他一个拂袖间,竟就已经化为无形。已经轰出的魄之力,吕沉风依然可以驾驭调度。

    他目光转动着,看向新的来敌。

    长袍,背绣七星,天权院士陈久,也正冷冷地注视着他。而刚刚一口啃断他魄之力的影子,这时已经飞回了陈久手中,仿佛活物一般在他手腕间翻绕着。

    “小九。”陈久忽然唤道,一抬手,那影子已然飞出,却不是攻向吕沉风,而是飞向了上空。

    “去吃了他的命星。”陈久说着,神兵九九归一,竟是朝着笼罩在上方的夜空飞去,直扑向已挤到正中,已彻底碾压群星的那颗巨星!

    新一周,要打起精神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