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五十三章 有点麻烦
    陈楚与许唯风的对话中充斥着一些莫名的东西,但若是像南天院长周晓这样博学的人听到,却马上会懂。

    几路?三路、四路,这是货真价实的暗黑学院才会用的切口。

    暗黑学院不是一家学院的名称,它代表是所有被大6学院势力所不齿的,被视为异端的学院势力的统称。第二次修界大战时,暗黑学院在与四大为的大6学院势力交锋中,几乎是被连根拔起。最终远走人迹罕至的极北苦寒之地。

    就在踏上这苦寒之地的旅途中,暗黑学院内部却生了争执。在如今被称为四道口的地方,暗黑学院分成了三股势力,各取一个方向,分道扬镳。

    陈楚与许唯风口中的几路,便是自那时起便流传下来的切口。分指当时分走了三路的人马,最终建立起的暗黑学院势力。

    而陈楚所属的四路却非当时在四道口分道扬镳的三路势力之一,而是这许多年下来,有一些游离在三路势力之外,并无明确归属的散落学院,便统称为四路。

    四路不是一个统一的势力团体,所以并不存在与三路抗争的可能。他们大多的归宿,不是灭亡,就是被三路并入麾下。

    只是近些年,四路这些学院,却隐隐有团结之势,虽还未成气候,却已经有了要与三路分庭抗争的苗头。

    只可惜三路暗黑学院的势力也绝非铁板一块,甚至可以说从四道口分道扬镳那一天起,他们就再没有过抱团的念头。所想的,便只是如何打倒、征服对方。他们之间的竞争打压,可比四大学院之间要直接果断得多。所以面对有团结迹象的四路势力,三路势力也依然是各自为战,各按各的策略去应对。

    而现在,陈楚知道了眼前的许唯风是来自三路的,对方满不在乎地就透漏了这一点。而能跟上他们的行动,至少说明他们的计划在暗黑学院那边有所走漏。至于只是漏给了三路知晓,还是一路、二路都会有动作,陈楚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对于这一点,陈楚的担心却不会太多。因为这里毕竟是北斗学院,他身为暗黑学院出身,潜入北斗多年,最清楚在这里暗黑学院的人想生存是多么得不易。尤其眼下这位看起来那么的不知所谓。陈楚不清楚他是怎么混出一个南山横院身份的,但是这家伙借着这样的身分,竟然兴冲冲地参加起来了北斗学院的七星会试,还向天枢徒起挑战,这让陈楚真的有点相信,这家伙真是来打架,而不是抱着其他目的的。

    至于眼下……

    陈楚笑了笑:“那现在,你要怎么打?”

    “等你啊。”许唯风说道。

    “等我?”陈楚不解。

    “你取到品神兵的话,这大定制就要被破坏了吧?到时候我不就出来了?”许唯风很理所当然地说着。

    这让陈楚微微皱了皱眉。确实如许唯风所说,此时陈楚取到这品神兵的话,这画地为牢的大定制马上就会被瓦解。许唯风自然脱身,那他立即就会成为这家伙打架的对象。

    “所以你快点吧。我看你也是有点实力的,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许唯风说着,竟然在定制的囚禁中做起了热身动作。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陈楚冷笑着,“如果你一直闭嘴的话,或许还真有可能像你说的那样。可是现在,既然你有威胁,我为什么不趁着你被定制囚禁,就先把你解决掉呢?”

    “这样也不错,来吧!”许唯风说着,竟然直在定制中摆出了一个迎敌的架式。这让陈楚再度一愣。施展着异能洞明的他,没从许唯风身上察觉到任何异样的心思。他的举动,似乎就是他真实的心态。可是这又怎么可能?这家伙还真就是不管不顾,只要能打架就好?三路势力派来执行如此重要任务的人,会是这样一个傻瓜?

    陈楚有些举棋不定,疑心许唯风有诈,竟不敢轻易上前。夺取品神兵的机会就在眼前,可越到了这一步,陈楚越不敢冒半点风险。好在七星楼里他不是孤军奋战,他有队友,帮他来确保这最重要的胜利果实。

    七星楼顶层。

    一些人倒在血泊之中,还有一些人,向严歌交出了珍藏的神兵,亦或是隐密的异能秘籍后,严歌说话算话留下了他们的性命。只是他们依然被困在定制当中,毫无反抗之力。

    整个顶层,便只剩下两个人,这两人相离的恰好也不太远。严歌望着他的亲哥哥严鸣,却是走向了两人之中的另一位。

    燕西泽,此时一样受困于定制。目睹了顶层这血腥残忍的一幕后,他明显有些惊慌,却还是一副嚣张之极的纨绔嘴脸,瞪着严歌道:“我不信你敢把我怎样。”

    “那也要看燕少爷付出的筹码了。”严歌道。

    “我的身份,我的父亲,就是我的筹码!”燕西泽气势不减,狐假虎威得如此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也确实罕见。

    “确实是。”严歌竟然点了点头。

    “很好,所以你最好乖乖放了我,今天的事我可以当作没有生。”燕西泽傲然道。

    “这个……先等等见说吧。”严歌道。

    “什么?你这家伙,难道真的想承担洛城城主的怒火吗?他起火来,说实话连我们这个亲儿子都怕!”燕西泽叫道。

    严歌却只是微微笑了笑道:“我不是他儿子,不知道他火什么样。”说完,他便已经不理燕西泽,转向了严鸣。

    “倒是我这大哥,这怒火中烧的模样,我总算是见识到了。”严歌望着严鸣说道。

    严鸣确实怒极,可在严歌真到他面前时,却偏偏平静下来。

    “你的目的,不会只是这么简单吧。”严鸣说道。

    “那当然不是,这只是我闲着无聊,略略打一下时间而已。”严歌笑着,但是忽然抬手便朝严鸣拍去了一掌。

    严鸣没有动,可是这一掌拍来的魄之力,在触到他身上,却像是打到了空处,就此扩散穿过,竟然没对严鸣的身体造成丝毫影响。

    “蜃楼甲。”同困定制中,却是严歌同伙的珍宝阁阁主解商脱口而出。

    “有这宝甲护体,那比什么城主的怒火可都要来得可靠啊!但大家看我这大哥,是不是就低调得多了?”严歌呵呵笑道。

    结果还没等来众人凑趣的声音,严歌便先接到了来自陈楚的讯息:“这边有点麻烦。”(未完待续。)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