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四十八章 继续威胁
    南天学院之后,玄武学院的门人也开始犹豫了,尤其是危宿的门生,瞪着那犹未落下的七色腰带,眼都直了。

    危宿必然是落入北斗学院手中了,但是,是生是死呢?如果已死,威胁就已经不成立了,只是眼下看不到危宿,谁也不敢贸然去冒这个险。

    腰带飘啊飘,玄武门人的心情也像是随风飘荡一样七上八下,不过很快,他们不用这么纠结了。

    腰带一直未落,而像是一个指引一样,一直向着七星谷外飘去。所有人的目光追着,然后在差不多七星谷边缘的位置,他们看到了危宿。

    危宿还活着。没有直接将他的人带到玄武门人面前,而要用他的腰带,只是因为七星谷内有大定制。危宿这个非北斗学院的人只要一踏进大定制范围,马上就会被关住,根本没办法带到七星楼这边来。

    不过眼下,距离虽然极远,但无论哪家学院都不乏目力惊人的冲之魄高手。

    他们马上认出了危宿,也立即确认了危宿还活着。更看到危宿身旁,就只开阳院士一人,却已经震慑住了整个玄武学院。

    玄武门人面面相觑,顿时都不敢轻举妄动。徐立雪也不失时机,马上给予了玄武学院与南天学院一样的回馈。

    钟声再响,讯令再传:对玄武学院,也停手。

    而这一次讯令大家就很容易理解了。北斗门人同样看到七星谷边缘的危宿,还有深居简出极难一见的开阳院士。

    是他制服了危宿,以此胁迫着玄武学院!

    开阳峰的门人显得最为兴奋,脸上写满了骄傲和自豪。

    三大学院,尤其是缺越学院,却已经慌得六神无主了。

    突然之间,他们就失去了两个盟友,突然之间,北斗学院的扫荡就齐齐指向了他们。这样下去,哪怕三大学院取得最终的胜利,他们缺越学院又还能剩下什么?

    保存自己,消耗对手,以及队友。

    这其实是三大学院每一方心中都有的一个暗戳戳的念头。玄武学院最先损失惨重,其他两家未尝没在心中偷笑。

    可这样的心思,终归是建立在三大学院可以确立胜势的大前提下。这个大前提,在北斗学院发动画地为牢大定制之前始终存在。可现在就已经不好说了。

    不破了这个大定制,三大学院毫无机会。周晓本已找到了方法,可现在,随着他和危宿相继被做为人质,方法竟被瓦解。

    周晓意图牺牲自己,并不只是一种无畏,而是极其英明正确的决策。在这种局面下,三大学院的合作必须继续,不能因为任何事而被破坏。

    但是,他的决定没能很好地被南天门人理解。这其实才是画地为牢真正让周晓感到为难的地方。画地为牢锁住的不仅仅是他的人,还有他的思想和意识。他只能凭手势,凭普通说话的声音来做动员身边有限的人,以此再传开。使用魄之力的传讯手段,统统没办法穿过困着他的魄之力屏障。

    如此麻烦的沟通环境下,他没办法做到令行禁止。其他人中虽然也不乏有这样意识的人在,但是却不具备周晓这样的身份地位,发出的声音根本没有多少人会放在心上。

    周晓成了人质,危宿成了人质。

    怎么办?

    每个人都在想,但是却得不到沟通,更得不到最终的指示。玄武学院负责指挥的许川是壁宿门生,临危受命。可面临如此艰难地决断,他迫切希望听一下虽重伤,却总算还在阵的虚宿的指示。却也完全联系不到。面对地位比他要高的危宿,做出牺牲危宿的决断对他来说实在太艰难。以周晓的地位,喊出了不要理会自己后都无法被门人认同理解。许川的身份,若下令牺牲危宿,怕是危宿的门生首先就要造反了。

    于是南天学院与玄武学院相继陷入了混乱,而徐立雪此时接连发出的两个讯令,则像是对他们混乱决定的肯定,让他们心生慰藉

    被路平抓着发不出声的周晓,心中已经不知叹息了多少个轮回。如他这样的有识之士,三大学院中其实并不少,奈何被画地为牢阻断了交流,小范围掀起的一些反抗,根本无法起到关键作用。

    接下来,就看画地为牢还能支撑多久了。

    徐立雪有些紧张地望向七星楼下。他的三位门生在那里护卫着,他的老师在那里拼命支撑着。

    “我们也停手,大家来好好沟通一下吧!”忽然有缺越学院的门人,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就在徐立雪的身边。

    徐立雪却连头都没回一下,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般。

    同在他身旁的周晓,心如明镜一般。

    缺越学院这时候想用停手换取北斗学院的停手,怎么可能?他已经看出,北斗学院这个大定制很依赖徐迈的支撑。是人力,就终有会枯竭的时候,所以北斗学院这个变态的优势,其实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放过南天学院,再放过玄武学院,只杀缺越学院一家,这对北斗学院而言并不很要紧。他们始终还是在利用着优势,清理着对手,降低威胁。可若连对缺越学院的攻击都停下来,等于放弃优势,等徐迈支撑不住大定制瓦解,三大学院可不会像现在这样继续停手的。

    这些,周晓看得很清楚,而他身边这位天枢峰的首徒同样很清楚。

    所以徐立雪肯定不会理会缺越的沟通,南天学院和玄武学院此时的犹豫停手,只是在减轻徐迈的负担。他坚持的时间越长,北斗学院清理的对手就越多,在大定制瓦解之后要面临的威胁也就越小。

    所以,不能停啊!

    周晓无法发声,但是他一直用眼神拼命给能看到的门人暗示,拼命示意他们继续齐攻大定制。

    “你看这家伙,非常不老实啊!”路平可以感受到周晓的挣扎,随即对徐立雪说道。

    “好歹也是一院之长,你态度好点。”徐立雪未说话,却听一个声音悠哉得传了过来。

    徐立雪一惊,急忙回头,路平却是一脸惊喜:“师兄。”

    这个师兄,不是北斗学院的师兄,而是摘风学院的师兄,来的人正是算计完莫林后才晃过来的方倚注。

    “我说怎么要挟住南天学院的,原来抓了这么个大家伙。”方倚注朝路平挑大拇指。

    “但只是这么抓着,你们会不会有点太浪费了?”方倚注看了徐立雪一眼后,却还是旁若无人地说着,一边蹲到了周晓面前。

    “周院长,我只是北斗学院的一个小散修,接下来如果有什么得罪的话,账你算到北斗身上,没必要找我这种小人物啊!”方倚注说道。

    周晓望着方倚注,他马上认出这是他们刚进北斗学院后不久便遇到的,那个自称自己人的家伙。

    他并没有轻易相信,所以留人对付,但是这个家伙竟然活了下来?如果印象不错的话,这家伙不过三魄贯通的境界,自己派出的卢铭别说对付这一个,对付两个都该绰绰有余。

    “首先要先向您汇报一下,您留下来的那个南天门人,死掉了。而且我觉得南天学院的待遇是不是有点差?他那样程度的门人,竟然连个神兵都没有,只有一点小钱。”周晓正想着卢铭,方倚注竟然马上就说起,一边说着一边连连摇头。

    “不过周院长也不用太愤怒,南天学院今天要死的,又不只他一位。”方倚注接着说道。

    “比如接下来。”方倚注说着,看了一眼身后,“接下来我就要问你问题了,你的回答一定要让我满意,如果不满意,我就杀南天的门人。我看这里还有很多,就……一次五个吧!五个不够就十个,我打赌,你心里总会有一个上限吧?”

    好几天没摸电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