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威胁多少算多少
    “周院长,一定坚持住!”

    周晓的呐喊终于有了回应。玄武和缺越两大学院的门人看来已是下定了决心,准备成全周晓的牺牲。

    “你们……落井下石!”立即有南天学院的门人异常悲愤地吼道。

    拿周晓做人质,对南天学院当然有足够的威胁。可玄武和缺越两大学院可没那么关心周晓。他们此时的合作,并不代表就抹去了他们之间的竞争关系,从这一角度来说,他们很乐于接受南天院长的死讯。尤其大人物损伤极其惨重的玄武学院,心里早就极度不平衡了。

    两家的这点心思,周晓不会想不到。可眼下他正需要这两家门人这龌龊的心思更坚决一点。眼看两家已下了决心,他反倒欣慰起来。

    “你们也一起!”他冲南天学院的门人叫道。

    南天学院的门人个个睚呲欲裂,对路平,对玄武、缺越学院,他们心中都充满了恨意。可是事已至此,配合玄武、缺越一起攻击,反倒成了最成全周晓牺牲的做法。

    “院长……”南天门人一片哀鸿,不少人已经流着泪,颤抖着出手。

    “没用了啊?杀了?”路平一看竟然阻止不了其他人,立即就想宣判周晓死刑,随即征询起了徐立雪的意见。

    徐立雪自然也看得出玄武和缺越的小心思。三大学院联手,竟然也非铁板一块。可是他们的不团结,眼下竟然制造出了对北斗学院最大的威胁,这让徐立雪也是无语。团结,还可以设法挑拨离间;现在人家不团结反倒成了利器,这如何应对?

    积极的玄武和缺越两家门人,合击已经打出。南天学院虽在配合,但心存犹豫,最后轰得都有些乱。这次合击,只有之前三分之二的威力,可眼下徐迈早就不堪重负,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随时可能出现。

    徐立雪着急,眼见路平捉到了一张好牌,却使不上力,一时间也有些没主意。威胁不住,就这样杀了周晓,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啊!

    结果路平看徐立雪还在犹豫,当即把周晓拎了起来。

    “喂!”路平喊了一声。

    “你小子,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们也不会放过你的!”南天学院的门人吼叫着。

    “你们不想他死?不想他死就停手啊!”路平一脸费解地看着这些人。

    “别管……”周晓又要喊,可这次路平手快,没等他话说完就把他嘴给堵上了。

    “话多。”北斗新人训斥了南天院长一句后,继续望向那些死瞪着他的南天门人。

    “不想他死的,都停手。”路平将周晓又拎高了些,动作十分纯朴,就是单纯地想让更多人看清他手里的人质。

    南天学院的门人顿时又犹豫起来。徐立雪一瞧这样居然有用,心中猛然一片豁然。他想得太多太全面,倒是路平的单纯打开了局面。威胁不住所有人?那就能威胁多少算多少。多么简单的问题。

    思路一有,徐立雪也立即加速推行了。

    “南天的诸位,得罪了。”徐立雪指了指被路平完全制住的周晓说道。

    “南天的,别上他们的当!”

    “快点出手,或许还有机会救到周院长!”

    玄武和缺越两院的门人这时也急忙发出声音。

    “只要你们停手,我保周院长无事。”徐立雪却马上抛出了筹码。他不再是和三大学院做交易,而只是拿着周晓,和南天学院做交易。

    “而且……”他飞快地继续说着,而且之后,甩出了他的神兵颂钟。一掌拍上,钟声嘹亮,徐立雪跟着传施展了传音。

    “北斗门人传令下去,绕过南天门人!”

    一条讯令,随着这嘹亮的钟声,清晰的,毫不掩饰地传开了。

    北斗门人听到讯令都是一愣,他们不知道路平这边发生了什么,可这钟声传讯的方式,除天枢首徒再无别人。

    绕过南天门人?那么便是先杀玄武和缺越门人?

    北斗门人马上调整了清场目标,而更震惊的,则是三大学院的门人。南天学院的门人是茫然的,而玄武、缺越两院的门人,看南天门人的眼神已是各种怀疑。

    大后方的三院门人,更是将徐立雪这一条讯令听得清楚。所以徐立雪交易出的筹码,不仅仅是南天院长周晓的性命,还有所有南天学院门人的性命?

    本就犹豫的南天门人,再度面面相觑起来。玄武、缺越两院门人则是气急败坏。

    “不要上他的当,这是挑拨离间!”

    “南天的兄弟们,可不能在这时候停手啊!!”

    两院的人纷纷吼着,可是先前有过果断牺牲周晓的举动后,此时南天学院的门人看他们都已经是一张张的冷漠脸了。

    “你们也可以考虑一下。”徐立雪望向其他两院门人,盛意邀请起来。

    “我们继续!”玄武学院有门人吼了一声后,两院的门人不理南天门人,继续发起冲击来。

    至少还是削减了三分之一的力量,那么接下来……徐立雪心中飞快盘算着,天空却又传来一声,如徐立雪的钟声传音般响彻全场:“玄武学院的,最好也停一停吧。”

    “老师?”浴血奋战到手都有些发麻的开阳峰首徒白礼,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顿时一喜,抬头看去,却没有找到任何身影。只见一条七彩色的腰带,不知从哪个方向飞来,随风飘在了空中。

    七色腰带,玄武七宿的象征。但是每个所佩带总归还会有一点不同,方便区分。对于玄武门人来说,分辨这七根腰带是很容易的事。而眼下这根……

    许川的心已沉。

    虚宿重伤退下,将玄武学院的指挥大权交到了他,因为那时候玄武学院七宿级别的人物竟已损伤殆尽,只剩最初带门人以观礼身份进入北斗学院的危宿不知所踪。

    许川曾对虚宿承诺,会守到危宿回来。

    明明是三大学院在主攻,他却用“守”这个字,因为他知道玄武学院此番损伤太重了些,不再守一守的话,即便赢下这场战争,日后与南天、缺越的竞争也会落下风。

    所以,他率领玄武学院有保留着战斗着,却不想最后真成了“守”。北斗学院发动了大定制,三大学院所有都身陷囚笼,他们只能守,守命。

    门人不断倒下,许川心中刀割。他期待着下落不明的危宿出现,希望他可以带来转机。

    结果,他等到了。

    来的却不是危宿,只是他的七色腰带。

    这是他身份的标识,也是玄武学院重要的神兵。

    人在带在。

    可现在,腰带飘来了,人却不在。

    还让他们玄武学院也停一停。

    一切再明显不过,危宿,落到北斗学院手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