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四十三章 机不可失
    吕谎!

    程落烛想起了袁非对这位门生的介绍,虽然并不知道他的具体能力,但是听这评价,可以想象吕谎此人的行事风格。

    混在北斗门人之中,神鬼不知地朝着徐迈靠近,这实在很像是一个大骗子应该做的事。

    应该是他!

    程落烛有些激动,自己的生死安危,此时并不是她关心的重点。能不能破坏了北斗学院的大定制,挽救三大学院的危局,才是她心中关心的首要问题。只要能做到这点就好,至于具体是谁,无所谓。

    于是程落烛做出一个决定。

    先前是她的门生掩护她,来形成对徐迈的攻击。而眼下吕谎拥有比她更好的机会,那么负责掩护的,就该是她了。

    半空中,程落烛身形忽然一凝,原本选定的七星楼落点立即就被她舍弃。突然折身,就朝着下方正向她追来的北斗门人们落了去。

    神兵平沙被程落烛推在了身前,双手抚出,奋尽全力拨向了琴身上仅剩的两根琴弦。

    十指宫商!

    程落烛怀着最后一次施展这异能的觉悟,毫无保留地释放出了她的杀招。两根琴弦应声而断,却带着无比凌厉的魄之力凌空向下抽出,与空气摩擦甩出了风声,成了这件五级上品神兵凑响的最后一次声音。

    下方北斗学院的门人感知到了这两道风声的凌厉,无人敢去硬接,纷纷向旁闪避,瞬间也是乱成一团。如此局面,自然更利于吕谎浑水摸鱼,程落烛看到那个身影果然如她所想,借机更向徐迈接近,不由露出欣慰的笑容。

    她再没有保持平衡的力气,身子向下坠落,随着她用尽全力做出的攻击一起。

    七星楼下,琴音不绝,是程落烛用两根断弦送出的最后攻击。伴随着琴音与奔散的魄之力,一道流光,忽从程落烛身上飞起。

    这是她所能做到的最后一件事了:南天学院的超品神兵天罗镜,镜身有所损坏,坏了当中的定制,无法自我保护,总不能就此落入他人手中。程落烛用最后一丝气力将天罗镜主动送飞。

    只是不知在这大定制控制的空间内还能不能行?

    程落烛望着那道流光飞上半空,可在空中打了个盘旋后,竟好像有些不知所措。

    程落烛心下一沉,她知道是画地为牢的大定制起了作用,各种非北斗门人施展的魄之力都会被切断。天罗镜在想进入下一个区域时,便立即找不出方向了。

    但是紧跟着,程落烛就见七星楼顶层的窗口,忽然伸出一只手来,似乎是招了招,天罗镜竟就这样朝着那只手飞去了。

    “是谁?”

    程落烛的意识已然不清,模糊中,就见到一头罕见的银发。

    青峰皇族?

    程落烛坠落到地,带着疑惑,昏死过去。

    七星楼顶层,人人都看到严歌去窗外招了招手,便飞来了一道光,却不知是何物。对于七星楼外此时的状况,他们并不是十分清楚。

    因为在大定制发动以后,整个顶层,除了严歌这货真价实的北斗门人以外,其他人都陷入了画地为牢定制当中。之前就靠在窗外的,还能看看外面,但占据这样位置的,这时可就再没办法行动了。

    眼见流光入手,严歌转回楼内。那光却还不肯安分,在他手中滴溜溜地转动着,射出的光线时明时黯。黯淡时,众人总算看清,那旋转的只是一面圆镜,镜面上一道清晰的裂痕。

    “天罗镜!”不少人脱口而出。

    楼顶层的这些位,别管实力高还是低,论见识和眼光,那都是大陆之中的翘楚。

    天罗镜,这样赫赫有名的超品神兵,他们一眼就瞧出来了。只是现在,这超品神兵竟然这样平白就落到了严歌的手中。

    “拣了个便宜。”严歌笑着,似乎是在对所有人说,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天罗镜上的定制虽已损坏,却也不是不相干的人便可以轻易着手的。但是严歌却不慌不忙,右手食指伸入嘴中咬破,挥出时便已甩出五粒血珠。单指再度挥舞,已将五粒血珠连成一个五角,最终落到了天罗镜上。

    一团浑浊的血雾围住了天罗镜。天罗镜上那损坏,却还是有在发挥一点作用的定制,飞快被腐蚀着,片刻竟已被吞噬干净。天罗镜上再没有什么保护定制,向下落去,严歌左手一接,正把天罗镜捞到了手中。

    南天学院超品神兵上的保护定制,竟就这样被化解了?顶层众人亲眼目睹了全过程,正面面相觑,却有人开了口。

    “鸣髇血污。”说话的人,是来自昌凤帝国的朱家家主,这个一样让人有不透的老头,此时脸上的神情十分复杂。

    其他人听到这名字后,更是惊呆了。

    不怪他们这一次没有马上看出严歌施展的手段,而是鸣髇血污,这暗黑学院的秘传异能,已经久绝于大陆,听过的人都不太多,更别论认出了。楼上这些人,都很有见识,但这鸣髇血污,却也多是只闻其名。

    而眼下,朱家家主还只是认出,但严歌,这个青峰帝国的二皇子,北斗学院玉衡峰的门人,竟然亲手施展出了这一暗黑学院的异能。

    所有人的神情,在这一瞬间都变得和朱家家主一样复杂,所有人再看严歌,都觉得陌生之极。

    严歌正仔细端详到手的天罗镜,看到上面那道裂痕,不免也露出些许遗憾的神情。而后才抬起头,朝着顶层的所有人笑了笑。

    “没办法,实在是机不可失,不容错过。”他朝着众人挥了挥手中的天罗镜说道。

    所以不得以,也只能施展了鸣髇血污这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异能吗?没办法的意思,是说这个吧?

    “你到底是谁?”离严歌最近的严鸣沉声问道。

    “就是我啊。”严歌回过头来,朝他的皇兄笑道。

    易容?假扮?冒充?

    一瞬间严鸣心中冒出过一系列这样的念头,可是望着严歌那一头银发,他很清楚的知道,不是的。

    作为大陆上最高贵的血统标志,严家的银发,并不只是稀罕。这当中,存有特别的,只有严家人才能感受到的特征,这是严家的秘密,是外人绝对无法冒充假扮的。

    所以,眼前这人是严歌,是他的亲弟弟无疑。

    而他的这位亲弟弟,身在北斗,却掌握了暗黑学院的异能。

    这是怎么回事?

    严鸣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严歌在北斗学院的这十四年间,连一步都没有离开过北斗学院方圆十里。他们对严歌,可并不是扔到北斗学院便完全甩手不管。无法监视的太紧密,但大致在动向总归是在掌握中的。

    可现在,严歌却跳出了他们掌握,身上有了他们不知道的事。

    看着严歌的笑容,想着他先前说过的几番话,严鸣已经可以肯定:要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