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三十二章 尽人事
    以周晓的渊博学识,锁魄显露到如此地步,他若还认不出来,那当真要妄称周家子弟了。可是看出之后,周晓的心思就更迷茫了。身负锁魄的人,竟然还能施展魄之力?而且这还不算。眼前的路平不只是在身负锁魄的境地下施展魄之力,他还在利用锁魂禁锢周晓奋笔的攻击。这到底是下在他身上的定制,还是送给他的宠物?周晓都被搞糊涂了。

    啪。

    这在这时,忽然传来一声轻响。悬浮半空正在读取路平魄之力的疾书,突然坠地了。

    奋笔疾书与周家血脉早已有了非常稳定的共鸣,可在此时,周晓忽然与两件神兵都断了联系。奋笔被路平的锁魄给禁锢,而疾书呢,是被一股忽从地上冲起的魄之力给冲到,顿时切断了周晓赋予在它身上的魄之力,落到了地上。

    如此从地上冲起的魄之力并不只这一处,同一时间,无数这样的魄之力冲地而起,密布了整个战场。同一时间,七星谷的上空也变了颜色,一下子暗了许多,无数繁星开始在空中闪耀,与其辉映着的,是七星谷内每一位北斗门人涌动着的魄之力。

    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强大魄之力,从天到地,覆盖了整个七星谷,所有人都已动容,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拳就要打到周晓的路平,忽然一声不吭地倒了下去。

    怎么回事?

    周晓愣住,可他这时也顾不上理会路平。他急忙扭头看去,就见七星楼顶宋远的身影已经不在。整个七星楼都笼罩在魄之力的光芒之中。就在这团光芒之中,又有什么东西若影若现,勾连着这天与地之间涌动着的魄之力。

    “成了!”

    七星楼下,看到这般变化的天璇院士宋远,脸上流露出踏实的神情。但是紧跟着便吐出了一口鲜血,身子也开始踉跄。

    “宋院士!”徐立雪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就要倒下的宋远。

    天罗镜聚集了许多人魄之力才发动起的封罗天冲,又岂是轻易可以抵挡的?而这次的这一击,程落烛找对了重点,照向了徐迈。

    七位七杀护卫率先挥刀冲上。刀非凡品,都是五级神兵,刀光水银泻地、无坚不摧。但在天罗镜的镜光照到后,瞬间折断。刀光断,刀也断。七人也被镜光瞬间照过,不再只是被封禁魄之力那么简单。刚死之人总都会有些许余温,可被这记封罗天冲扫过的七位七杀护卫,刹那间便已是七具冰冷僵硬的干尸。

    天罗镜的威力,在这一击中被发挥到了极致,极致到程落烛都有些担忧、心疼。

    天罗镜本已不适合再使用,她是被七星楼引发的惊人变化逼到别无他法,这才强行发动。

    这已是第三次发动,从天罗镜上感应到的信息,这恐怕也是最后一次发动,这一次之后,天罗镜是不是能完好都难说。

    所以,就看这一下了。

    秒杀七位七杀护卫的封罗天冲势不可挡,瞬间又灭几名北斗门人,徐立雪迎上前,支起了他的颂钟。

    这件与他极为契合的四品神兵,实战往往大于许多五品神兵的效用,可是此刻,它对上的却是天罗镜这超品神兵的全力一击,一抹却断了七件五级神兵的封罗天冲。

    “老师!”看到徐立雪比他们冲得都快,他的三位门生发出一声悲鸣。他们清楚,无论最终天罗镜的攻击有没有被挡下,他们的老师,也已经牺牲定了,就如那七位七杀护卫一般。

    “尽人事,听天命!”向来温和的徐立雪发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吼叫,鼓舞着北斗门人的士气。

    “说得好!”一句回应自上空传来,宋远有如一只大鸟飞落。程落烛的举动他看得真切,很清楚成败在此一击。

    超品神兵又怎样?徐迈都敢以身为媒,去追超品神兵的节奏。自己难道就不能追上超品神兵的节奏,化解这一击吗?

    宋远胸中始终憋着这一股气,为徐迈的举动感到不值的怨气。

    他觉得自己这样的舍身,才有些意义,有些价值。

    所以如果徐迈做到了,而他反倒没有做成什么的话,那岂不成了天大的讽刺?

    “无中生有!”

    宋远从楼顶跃下,带着他的异能,直接迎向了天罗镜照来的封罗天冲。

    天中生有,可以让许多东西化为乌有,当然也包括化解魄之力。可此时,刚与封罗天冲一接触,那高速疯狂的变化,立即让去化解他的宋远血流加速。

    “好!”他大吼,一口血跟着这一声吼已然喷出,但封罗天冲所向披靡的镜光,到他的无中生有这里,竟真的生生被截住了。

    他还活着,他还没有倒下,只是转眼七窍便都渗出血来,他却依然不退,一脸疯狂地施展着无中生有,追逐着天罗镜这超品神兵的速度和变化,将它的封罗天冲化为乌有。

    程落烛顿时呆住,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宋远,看着他做到了这件自己做梦都不敢去想的事他用一己之力,生生阻挡住了天罗镜的攻击。这种事,能做到一瞬间就已经很疯狂了,宋远却还在坚持着,他似乎真得要将这记封罗天冲全部化解掉。

    “休想!”程落烛也发出了咆哮,她明知已经不能,却还是不得不再一次转动了天罗镜,除了这,他们也没什么办法能立即发挥作用。

    但是就在这时,七星楼突然有了变化,两道原本还卡在楼身上的镜光,忽然就被碾碎,湮没在了七星楼新绽放的光芒之中。

    随后天罗镜这一转,便转出一声轻响,“咔”一声,程落烛的心跟着便一起碎了。

    天罗镜上赫然出来了一道裂痕。裂痕一出,照出的光顿时一分为二。不完整的异能,自然也已不具备该有的威力。

    急上前支援的徐立雪敲响颂钟驱散了残余的魄之力。宋远望着七星楼新起的变化,流露出踏实和放心。

    他做到了。

    徐迈也做到了。

    他们终于守护住了北斗学院。

    大定制画地为牢,终于发动成功!

    “接下来看你们了。”他望着扶住他的徐立雪,嘴里含着血,含糊不清了说了一句后,便闭上了眼。垂下的双手腕间,一片片灰白不住地飘落,仿佛燃尽的炉灰。

    那是他的神兵护腕真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