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天赐良机
    周晓喊出一声“冲”的瞬间,发生的变化令人眼花缭乱。但是周晓的感知始终是清晰的,就在那个快速的清若虚变化出的攻击在九音的抵挡中破碎掉时,他就立即知道,这个所谓的清若虚,只不过徒有其表,它拥有部分清若虚的变化,比如将其他异能正在运用的魄之力演绎出新的变化。但是,它所衍生出的新的变化并不稳定,所以遇到九音的抵抗便立即被破坏了。

    九音一点伤都没受,可问题是由他在控制着的回音壁,却因此中断了。几乎分不清什么先后,周晓的脑袋已被爆散的魄之力给包裹。

    “老师!”九音发出一声惊叫,就要扑上前,路平却从容冷静得可怕。对周晓攻击得手没有让他有丝毫放松,九音这一声喊,立即又是一道一声征射出。

    情急大意的九音付出了代价,回音壁这时候哪怕给他机会放出也无法改变在此之前声音的声源。冲向周晓的九音被这记一声证轰得横飞出去,相较之下,先被轰中的周晓却还站立在原地。

    路平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听破的感知告诉他,对周晓的那一击一声征虽命中,但制造的伤害恐怕有限。因为就在魄之力冲上的瞬间,他听到周晓那边急速流转的魄之力的声音,在他的头部产生着变化,显然是发动了什么防护手段。

    果不其然,周晓没有倒下。

    一卷古书浮在他的身前,书页刷刷地翻个不停。

    周晓挡下了这记一声征,却不是纯靠自己的手段,而是动用了他的神兵。

    一卷古书,一枝磨秃了的毛笔,便这是周家家传的成套神兵:奋笔疾书。

    此时浮在空中的古书便是疾书,书页犹在翻动,这意味着一声征的魄之力还没有被化解完。

    因为疾书的作用,并不仅仅是抵挡攻击,更可在抵挡攻击的过程中飞快读取对方这一异能中的魄之力讯息。从冲之魄,到鸣之魄,再到气之魄……疾书便是这样逐一消化它所抵挡住的魄之力,并获取魄之力的讯息。

    周晓原本没有太在意,一声征的变化他了解于胸,根本不需要用疾书去帮忙认识。可当疾书将路平的魄之力这样逐一读取下去后,他的神情终于变得不淡定起来。

    冲之魄,贯通;

    鸣之魄,贯通;

    气之魄,贯通;

    力之魄,贯通……

    至此,读取过的四种魄之力都已经显示出了贯通级别的强度,路平的境界,至少四魄贯通无疑。而让周晓变了脸色的,是至此疾书的翻动还是没停,速度丝毫没有见慢。这说明紧接着的力之魄,强度也没有丝毫变弱。

    不可能吧?

    五魄贯通?

    周晓的脸上再没有了之前的从容,路平却也在此时冲到了他的身前。

    叠石、雨铃,这些异能还在继续着,可路平知道机不可失。之前他灵机一动,强行模仿了一下清若虚变化的声音,这得益于他对郭有道留在他体内的偷天换日的钻研。虽然最终他也没有完全掌握,但多少也摸到了些许门道。能不能模仿清若虚,他心里其实也没把握,只是见攻击的魄之力爆散在周晓四遭,觉得是个契机,于是也就死马当活马地胡乱一试。

    结果就这样囫囵吞枣地一个施展,还真让他发动出了一个貌似清若虚的玩艺。可事实上,若周晓能感知清楚路平这清若虚中的细节,就会知道这清若虚其实漏洞百出。可路平施展魄之力的速度实在太快,就连周晓也只能感知个大概。结果这似是而非的清若虚,虽没造成什么伤害,却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

    这样的机会,有一次,真的很难有第二次。所以路平格外的珍惜。叠石、雨铃的攻击,他硬撑着便冲了过去,到周晓身前时已是伤痕累累,但是他的拳却还是毅然决然地挥了出去。

    正惊讶于路平境界的周晓全没想到路平竟然来的如此之快。他急忙向后一退,手腕一翻,神兵奋笔疾书中的另一件奋笔立即飞出,凌空刷刷几笔,一个凝聚着魄之力的漆黑“定”字飞向了路平。

    哗。

    字碎了。

    仿佛溅开了的墨汁四下飞溅着,可路平的动作一点没停。奋笔而出的定字诀竟对路平一点用都没有。

    天见流!

    这个高级异能终于被两位南天学院的门人施展出来了。叠石、雨铃这样的低级异能还可硬扛一下,可这天见流却绝不是可以用肉身去撞的。

    但是路平偏偏不理不睬。自天而降,如水一般的流光落在他身上,路平依旧执着地挥完了他那一拳。

    这家伙……

    所有人目瞪口呆,眼看着周晓被路平粗蛮的一拳打倒在地。

    “停,都停!!”

    周晓的另一门生清叶顾不上可能面临的一声征打击,连忙大喊着。

    叠石、雨铃、天见流,这全都是范围攻击的异能。路平眼下打倒了周晓,再对他施展这样的攻击,势必将周晓也笼罩在同样的攻击下,无论如何也得等周晓脱身后再发动这样的攻击。

    喊了这声的清叶,已经做好了被路平一记一声征秒杀的准备。结果这次,路平竟然没有施展一声征,他继续扑向了刚被他打倒的周晓。

    路平真的是顾不上了。

    硬扛叠石、雨铃,销魂锁魄禁锢奋笔定字诀,再到抵挡天见流的攻击,这刹那路平对魄之力的驾驭已达,已然分不出半点力气再施展一声征了。他只能专注于彻底打倒周晓。

    可堂堂南天学院的院长又岂是这样容易被制住的?人虽倒,奋笔却如利箭,直飞路平心口。

    路平听破听得真切,左手一挥,疾飞而来的奋笔竟被他赤手捉住。谁想奋笔来势极强,连带着他的手臂继续朝他心头刺去。

    路平别无他法,只能再度借助销魂锁魄的力量。漆黑的锁链瞬时飞起,奋笔的攻击,逼得销魂锁魄出了全力。

    这是……

    近在咫尺的周晓亲眼看着这一幕,惊得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