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多此一举
    清若虚是周晓亲自来施展,本不用放入指挥中,他放入,因为这个变化系的异能本身并不具备攻击属性,需要配合。他在指挥中喊出只是为了给配合人员发出一个信号。同时也未尝不是喊给路平听。这个大名鼎鼎,防不胜防的六级异能,临阵之时可是很能分散对手注意力的。

    结果却让周晓失望了。

    路平虽有看他,却没有因为他喊出“清若虚”而有任何神情变化,对于这个很有威胁的六级异能,他竟然置若罔闻。

    讨了个没趣的周晓,只好继续他们的下一步。

    叠石、雨铃。

    多人施展的两个异能笼罩了大片的区域,几乎没有闪避的可能。暴露在这样的攻击中,不使用手段去化解,任谁都会重伤乃至丧命。

    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路平。

    路平则依然继续向前冲着。

    叠石、雨铃落到他的身上,他仿佛没知觉一样,但是血花却已在悄无声息地绽开着。

    这两个异能本就是范围攻击,此时又有这么多人一共施展,攻击十分密集。路平的听破感知就怕这样的攻击,嘈杂的魄之力声音让他无法准确判断每一记攻击。利用销魂锁魄来禁锢魄之力的手段,面对这样的攻击也没办法做到万无一失。毕竟无论节奏多快,终究还是有一个开与合的过程。有攻击正巧就在闭合的那瞬间落到,在这样密集的攻击中难免还是会发生的。

    路平很快就受了一些伤。好在这两个异能攻击范围大,伤害难免就低一些。对路平的行动还不至于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但是三大学院的人却兴奋了。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悬林离火、三日月斩,甚至五罗虚杀境这些高级异能没有用,反倒是两个他们都不太屑于使用的两个低级异能伤到路平,总之,他们终于有了可以伤到路平的手段。

    叠石!

    雨铃!

    这两个异能对这些三大学院的精英来说实在太轻松了,一看有用,顿时更加豪气地施展起来。飞扬着的泥石更多,铃声近乎成了轰鸣。

    路平身上泛起的血花顿时更盛,飘散在他身后,显得格外鲜艳。

    周晓也有些惊讶。大招没用,搞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小异能发挥了作用,自己还施展了清若虚,似乎有些多余?

    可是异能已经发动,配合清若虚要行动的南小河已经开始动手。

    他虽然被宋远的无中生有毁去了双手,但是有些异能的施展,也不一定需要双手。南小河是控制系异能的大高手,配合变化系的清若虚,正需要一个控制系的人来驾驭。周晓喊出清若虚的时候,南小河便知道需要他发挥作用的时候到了。

    啪。

    一团泥土落到路平身上。

    被叠石异能控制了的泥土,本该加大了重量,是砸,而不是落。

    可是这团泥土却好像失去了叠石异能的魄之力,在落到路平身上时就已经是一团寻常泥土。

    和这被路平利用销魂锁魄来防御的截然不同,那些泥土,总得是落到路平身上,才会被销魂锁魄瞬间封掉魄之力而变得寻常,没有伤害。

    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团泥土,甚至包括路平自己。

    但是路平却察觉到了攻击中的变化。一个新的魄之力声音开始响起,噪杂的叠石与雨铃的声音,正在因为这新的声音发生改变。

    这就是清若虚?

    路平当然有听到周晓的指挥,他只是不知道清若虚是什么而已。而现在,受到的攻击终于有了变化,似乎是这第三个异能开始发挥作用。

    啪啪啪……

    更多的泥土掉到路平身上,却都失去了该有的威力。雨铃应该发出的声音,也小了许多。

    叠石与雨铃的魄之力,似乎正在被夺走。

    这时已有更多的人发现了局中的变化,而这些人都是知道的清若虚的,知道这是异能清若虚在发挥作用。

    施展叠石和雨铃的门人并没有因此停下,南小河则已经全神灌注起来。

    那些被夺走的魄之力,并不是就此消失。清若虚只是让它们发生了变化,它们会以新的方式重新出现,只是要将它们的重新出现组织成攻击,必须要有一位控制系的修者来执行。

    南小河虽没了双手,但只是这样不需他施展,而只是控制一下魄之力还是轻而易举,而且会比在场的任何人都做得更好。

    先从哪里开始呢?

    南小河目光闪动着,他看到很微小的一点泥土细末,向路平头顶落去。

    这丁点细末,就算带着叠石异能,都不会有太大伤害,它实在太细微,本身的重量已经轻到几乎没有,再放大数倍,又能怎样?

    但是现在,可不是叠石了,而是清若虚。

    南小河目光一闪。

    这种程度的控制,他只用目光就可以驾驭。

    丁点细末,顿时凝聚起了大量的魄之力,那些从叠石、雨铃中变化不见的魄之力。

    一粒微尘,顿时已成大杀器,更要命的是,它已经落到路平头顶,这已经不存在任何闪避,或者是化解的可能。

    至少南小河是这样想的,周晓也是这样认为的,那些瞬间感知到这一粒微尘变化的三大学院门人,都是这样觉得的。

    但是,路平也感知到了。

    那瞬间在头顶聚集起的魄之力,声音之大,瞬间就将那么多的叠石和雨铃全都掩盖了,他就是想感知不到都不行。

    这股魄之力很强,很近,可以说当感知到它时,它就已经在制造伤害,这种情况下,还怎么可能来得及化解?

    谁也来不及,只有路平。

    匪夷所思的魄之力控制速度,销魂锁魄的强势,让路平在这一瞬间,依然来得及亡羊补牢。虽然免不了还是会受一点伤害,但是对于这原本可以直接致命的一击,可以说是已经彻彻底底地化解了。

    路平继续向前。

    一粒微尘,终究还是一粒微尘。

    所有人僵住,看周晓。

    原本蛮有效的叠石加雨铃的攻击,因为清若虚的变化,威力变小了。而清若虚变化出的极强一击,却根本没看出任何效果。

    消若虚,实在有些多余。这一手,实在有些多此一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