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二十七章 重点
    世子之称,不敢当?

    这话一出,在场的许多人都愣住。

    世子之称,并非皇室专用,一些名门王族、达官显贵的子嗣,都可称为世子。世子没有什么太多的含义,却代表着纯正的血缘关系。严歌此时竟说世子之称不敢当,话中意味相当嘲讽。谁都知道他这世子被家族流放北斗学院十四年,不闻不问,亲密的血缘关系,实在有点名存实亡。

    但是事虽如此,话却不能乱说。

    严歌的家族不是普通世家,而是统治着这片大陆近二分之一领土的帝国皇族。而他本人,又是因为继承权呼声太高,而被放逐到了远离朝堂的北斗学院。他的身份是特殊又敏感的,他说这种话,实在太容易让人多想。所有人愣完之后,马上就都望向了严鸣,就是因为人人都意识到了这句话的份量。

    严鸣的神色,也早在严歌说出这话时就已经变了。

    他望着严歌的背影,望着他那一头银发。这是他们严家血脉的象征,整个大陆独一无二的标记。而严歌这话表露出的心迹,似是正在与这标记做着诀别。

    委屈?不满?愤恨?

    严歌有任何一种情绪,严鸣都不会太意外。他终于发现,十四年不见,这个一同与自己长大的亲兄弟,恐怕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不是他不想回来,而是他们抛弃了他。哪怕是到了现在这一步,严鸣体会到严歌心中的不平,他竟也无法说出一句:跟我回家。

    因为他们是帝王之子。

    血脉?亲情?这些对他们而言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他们的家,是国家的家。兄弟之间的这个家,又算得了什么?为了国家,这小家该舍弃就要舍弃,有时甚至需要自己血淋淋地去斩断。

    自己终于……也要面临这一刻了吗?

    严鸣的心有些乱,而严歌恰在此时回头,冲着他笑了笑。

    严鸣没有因为严歌这一笑而觉得轻松,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或许将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弟弟的笑容了。

    封罗……天冲!!

    再一次,天罗镜凝聚起了众人的魄之力;这一次,比之前一次还要耀眼的光芒射向了七星楼。

    七星楼却毫无动静,那阳光普照一般的第四道魄之力洒遍七星谷后,晃动的七星楼稳住了。但从时间节奏上来说,该释放的第五道魄之力却没有出现,最终被程落烛他们抢了先机,再一次用天罗镜施展出了它所具备的异能封罗天冲。

    第一道魄之力凝聚成的光亮还卡在七星楼上没有消失,更耀眼的又一道光芒便已经射到。七星楼内的惊呼声,楼外方圆几里都可听到。毕竟都不一般人,这带着鸣之魄的惊叫洪亮得惊人。

    但是谁也无法阻止这第二道镜光照到七星楼上。

    光芒绽放,发出轰然巨响。七星楼再次剧烈晃动着,楼身上的砖瓦不知碎了多少,雨点般直向下坠,似乎已经要被摧毁了。

    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些碎落下来的七星楼砖瓦,忽然就扩散开去了,纷纷扬扬,四面散落。

    七星楼的第五道魄之力,竟在此时放出了。如果说之前的第四道如阳光普照大地,那么这第五道,就如和风细雨,将整个七星谷滋润了个遍。

    天罗镜射出的镜光封罗天冲呢?

    第一道,像是卡在楼上。

    第二道,竟然也像是卡在楼上。

    两记攻击,最终竟然都没把七星楼怎么样,只是耀眼地凝聚在外,倒是给七星楼平添了几分夺目的声势。

    程落烛等人目瞪口呆,天罗镜,似乎不足以解决七星楼?

    可是除此之外,他们还能拿什么去和超品神兵抗衡呢?

    “再来!”程落烛又一次吼道。

    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那就三次。

    所有人二话不说,立即再次聚集,支持着程落烛。

    但是天罗镜却没有马上转起。

    “程老师?”其他学院的人,对程落烛都是以老师相称。

    程落烛抬着头,望着浮在空中的七星楼的楼顶。

    一次、两次、三次……程落烛三度聚集众人的力量,无比的顺利流畅。天罗镜的威力是如此恐怖,可是北斗学院的门人却一点也不担心,对于他们这个发动着强悍攻击的团体,竟然没有一点骚扰和阻扰。

    没有,一点都没有。

    第三次众人的魄之力飞快聚集过来时,程落烛猛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飞快查看了四周,真的没什么北斗门人来骚扰他们。

    这当然不会是畏惧,这是不以为然。北斗门人根本不把天罗镜视作威胁,这才根本不理会他们的动作。而能对此执行得如此整齐彻底,那只可能是来自于七星楼顶,眼下北斗学院总指挥,天璇院士宋远的调度。

    天罗镜的攻击不会起作用,北斗对此胸有成竹,所以理都不理他们。

    那么北斗眼下的重点在哪里?

    程落烛飞快扫视战场,很快找到了方向。

    北斗院长徐迈所在,是眼下北斗学院聚集防御的重点。三大学院虽然一早就组织起了对徐迈的冲击,但在北斗学院这样的集中抵抗下,收效甚微。

    原来这边才是重点!

    程落烛有些懊恼,早发现这点的话,那两记封罗天冲直接扫向徐迈那边,北斗学院又能拿什么去挡?

    所幸,现在已经发现。

    程落烛转起了天罗镜,其他人连忙支援魄之力,但是随即发现,天罗镜这一次被程落烛调整了角度,不再是朝着七星楼。

    这是……

    所有人目光一转,这才发觉程落烛的意图,看到北斗在那边的集中防御,而他们身边的一片冷清后,顿时也有些恍然。

    “快!”他们加紧聚集起魄之力。七星楼释放的魄之力已经五道,谁也不知道接下来是不是就是它大招的彻底释放,时间真的越来越紧迫了。

    耀眼的光亮迅速在他们人群中聚集着,七星楼顶的宋远,也看出了这一次天罗镜将要释放异能的方向。

    到底还是被发觉了。宋远有些遗憾。但是徐迈那边实在是太容易受到攻击,不得不做出这样明显集中的防御。

    如果不是为了那个小子……

    宋远有些忿恨地看向远处。徐迈决意牺牲自己提前启动画地为牢,结果那边路平却是没事人一样自己走出了五罗虚杀境。看到这一幕时,宋远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

    谈论如果已经没有意义,你这小子,可一定要争气啊!

    望着远处的路平,一直想要将他驱逐出学院来搞好与玄军帝国关系的宋远,此时却也不由地对路平期待起来。

    不为其他,他只是想让徐迈的牺牲可以多一些意义。

    *

    最近连着几天都是凌晨才回家,然后啪啪码字到天蒙蒙亮,终于忍不住要向大家分享一下最近的神勇。有点佩服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