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启动
    五罗虚杀境还在,南天院长周晓也没有因为突发的变故就将路平置之脑后。路平的威胁有目共睹,好不容易困住,依然还是要消灭的。

    五位缺越门人奋力将他们的指引扩散到整个结界。若没有他们给予的指引,来自外部的攻击是无法穿透五罗虚杀境的。

    “完备!”

    “就绪!”

    五人依次点头示意,相继完成了对各自分到的区域的笼罩。聚在周围的三院门人蓄势待发,就要轰出异能覆盖整个五罗虚杀境,路平却在这时走了出来。

    没有发生任何魄之力的波动,五罗虚杀境也没有任何变化,它依旧很完整,依旧饱含着强大的魄之力,但是路平,就这样从里面走了出来,穿过蓝色的光幕,站到了所有人面前。

    啪!

    有人手中的神兵干脆都掉到了地上,这一幕的震惊带给所有人的冲击实在太大了。即使是搅和的山崩地裂,粉碎掉五罗虚杀境,所有人都不会这样吃惊。没有什么异能是完全无敌,没有办法破解的。可像路平这样,没事人一样走出,将五罗虚杀境视为一潭死水,这就大大超出所有人的认知了,包括周晓。

    博学如他,知道至少五种从内部破解五罗虚杀境的方法。但是路平做到的,绝不在他所知道的五种方法内,甚至连一点边都不沾。他所知道的五罗虚杀境,绝不可能发生这样的现象。

    难不成是缺越的几位有所疏忽?

    这是周晓可以想到的唯一合理的解释了,他不由地望向五位缺越门人。而这五位也正目瞪口呆,而后相互打量。他们倒是和周晓起了一样的心思,怀疑是当中有谁力有不逮,在扩大指引范围的时候,有了纰漏。

    于是这次,五人是依次摇了一遍头,谁都没觉得自己有什么疏忽。

    这时的路平却早已经出手,一拳挥出,便是一条血路!

    这是!?

    强大到这种地步的攻击,瞬间就会被战场上的所有人感知到。正与七杀护卫一起浴血守护着徐迈的徐立雪,感知到这股波动后,就是一愣。

    那小子,竟然自己就从五罗虚杀境里出来了?

    “老师!”徐立雪心头一喜,急忙回头唤道。却见徐迈也睁开了双眼,显然是感觉到了路平这一拳的波动。但是自他手中施展出的魄之力变化,却没有就此停住,画地为牢的大定制依然在继续发动着。

    “那小子自己出来了,你还不停?”七星楼顶,宋远竟然也移到了这个位置,对着下方的徐迈吼叫着。

    徐迈看了看面前的首徒,看了看上方愤恨不平的宋远,笑了笑说:“收不住了。”

    大定制发动到这个程度,若因为他的退出强行中止,那不是正常的关闭,而是被破坏。这不是继续之前的修复就能弥补的事,新的破坏,必然造成的新的伤痕,而且损伤未必是在这个区域。全面检查,再修复,眼下真的没有这样的条件了。

    徐迈抬眼向远端望去,汹涌扑来的三院门人阻挡了他的视线。他看不到太远,他只能看到七位七杀护卫和徐立雪以及他的门生拼命抵抗着对方的冲击。他发动画地为牢其实还没有多久,可就在他身前短短的数十步里,瞬间就已经积累了许多尸体。

    他怎么能停?

    救路平,也只是画地为牢能达到的目的之一,这个大定制,可是能帮北斗学院彻底扭转形势的杀手锏,能将这么多门人从危难中解救出的救命稻草。

    他不会停,牺牲是他早已做好准备的事。即使路平先一步从五罗虚杀境中出来,他也不觉遗憾。人没事,这很好,他很欣慰。

    魄之力继续流转,徐迈重新闭上了眼。

    画地为牢,启动!

    轰!

    一圈波纹,以七星楼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去,荡过了整个七星谷,被这波纹扫过的人,魄之力顿时都是一滞。正在发动的异能纷纷被打断,正要施展的动作也有些继续不下去。

    轰!

    一圈之后,又是一圈。依旧是以七星楼为中心,依旧是那样的节奏向着四面荡去。所有人再次被干扰着,束缚着,只是这一次后,七星楼赫然开始晃动,积累在楼身上或已数千的尘土,扑啦啦地直往下掉来。

    七星楼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在它周身流转着的魄之力,速度更快,更加强盛起来。而徐迈也在这一刻辛苦到了极点,这才真的是要以肉血之躯,跟上超兵神兵驾驭魄之力的节奏。一时间,他周身流转的魄之力也越发奔腾起来,他的整个人,竟然都已被魄之力聚集起的光芒给吞没了。

    而这光芒,相比起七星楼的变化,仿佛是与皓月争辉的荧火之光。

    七星楼在第三圈波纹荡开时,停止了晃动,但却缓缓离地升起。

    “阻止它啊!!”

    喊声回荡着,也不知是谁。三大学院早就意识到危机,可面对如此变化,根本不知该从何下手,更别提那一圈又一圈的波纹,总将他们的魄之力扫成一团乱麻。

    超品神兵,非人力可敌,能抵挡超品神兵的,一定就还是超品神兵。

    南天学院的东林门主程落烛,手掌着仿佛睡着了一般的天罗镜,努力向其中灌注着魄之力,却始终不见成效。

    “来帮我!”眼见七星楼向半空升起,不知该下来又会发生何种变化,程落烛朝身旁人吼道。

    身旁有她的门生,也有玄武门人、缺越门人,换作平日,南天学院镇院的超品神兵岂会随意经他人手。可是眼下,程落烛只凭一己之力实在发动不了天罗镜,情势容不得她还计较这些。

    “这是?”旁边居然还有人不解地问了出来。沉寂的天罗镜失去了气势和光泽,以至于被程落烛拿在手上竟然都没被认出来。

    “天罗镜。别废话了,快把魄之力灌注进来。”程落烛叫道。

    听是天罗镜,所有人顿时眼前一亮,二话不说都围了上来。一只手,两只手,众人各施手段将自己的魄之力向天罗镜灌去。果然人多力量大,灰蒙蒙的天罗镜面在大量魄之力被灌入后,渐有光芒旋起。但是也在这时,以七星楼为中心的第三圈魄之力波纹荡开了,扫过之处,顿时将各人正在灌入的魄之力犀利切断,一点机会都不给。

    刚刚旋起光芒的天罗镜顿时又暗淡下去,但是程落烛没有气馁。

    “再来,都来!”她叫喊着。

    七星楼扫出的每一圈魄之力之间都有一点空当,程落烛希望聚集起足够多的魄之力,在这点时间里将天罗镜彻底发动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