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关键
    画地为牢。

    七星会试时的试炼场便是这个定制。门人在当中对决,结界阻碍其他人闯入,会吸收双方在战斗中释放的魄之力,会依照对决的规则,裁定双方的胜负。

    人人都只把这当成了一个对决的舞台,而此时,这定制竟然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纵横整个七星谷,可以统一发动的大定制。

    吃惊的可不只是三大学院的门人,北斗学院的门生此时感知到这不断扩散的魄之力,也是面露惊异。七星楼的秘密,在北斗学院有资格知道的,通常来说不会超过十四位。七院士,七首徒,仅此而已。除此即便是守护七杀堂要地的七杀护卫,都不知此间竟然藏着这样的变化。在看到徐迈将自己植入成大定制的一部分后,也是目瞪口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几人最后齐齐望向了徐立雪。

    徐立雪望着徐迈的眼中饱含尊敬,同时也浸满了泪水。他很清楚,徐迈已经做出了牺牲自己的准备。血肉之躯,终究是无法与超神兵相提并论的。

    可他所能做的,便只是好好的守护在这里,不能让任何人破坏到老师的工作。因为眼下这个大定制若要说破绽,那么此处由徐迈承担的部分便是最大的破绽了。

    “找到徐迈……”

    南天院长直接用鸣之魄传出的呼声早已传遍。三大学院的门人很快便发现了这里。各种各样的异能、传送消息的手段纷纷施展着,徐迈的位置很快就已经不是秘密。所有门人的矛头纷纷指出这端,所有人接到的指示,都只有一个字。

    杀!只有杀。

    画地为牢的大定制,在三大学院的情报中是空白。他们不清楚这个大定制会制造出什么样的场面,所以最好就是能在大定制发动前就制止,而他们找到的唯一突破口,便只是徐迈。

    杀!

    一声令下,所有的三大学院门人,齐扑这个一方向。

    七星楼顶的宋远,虽然已在努力调度,可是三大学院毕竟占着绝对的优势,如此突然朝着某一方向集中冲杀,瞬间就冲出了一道缺口。三大学院的门人像是决堤的洪水,纷纷朝着这一区域涌入。冲在最前的有三个人,他们已经彻底看清徐迈的一举一动,更是吃准了徐迈与眼下北斗学院正在发动的大定制有非常大的关联。

    阻止他!

    三人各来自三大学院中的一家,此时却是完全一样的心思,以最快的速度疾冲向了徐迈。他们看出来了徐迈眼下在做的事,要阻止,其实并不需要将他杀掉。只是略微一个打断,甚至打扰,都足够让大定制的发动前功尽弃。

    这应该不难!

    颇有信心的三人没有被护在徐迈身前,比他们三人人数要多的北斗门人给吓住,已经开始各展手段。

    刀光便在此时亮起,有如雪花一般散开。七位七杀护卫,无论上来的敌人是多少,他们都是一起出刀。他们像守护七杀堂一般,守护起了这一片区域。于是雪花立即变成了血花,三大学院的三位门人已经倒下,他们好像致死都不相信对手的刀竟然这么快,这么密。七刀齐出的刹那,仿佛漫天飞雪,这让人如何闪避?

    七位七杀护卫却连看都没看已然倒下的三人一眼。从那缺口涌入的三大学院的门人,正更多的冲过来。

    但是他们却已经目睹了七杀护卫联手出刀的可怕。他们没有像那三位一样急忙上前。数人分散开去,试图分散七杀护卫借机闯入。

    七杀护卫分散了,但是他们的刀光不散,雪似乎更大了,溅起的血花顿时也更多了,第二批三大学院门人,倒下。

    但是攻势却没有停。第三批,也是更多的一批人再次涌入。而且观看过七杀护卫的两度出手,这一次的攻势,人未到,攻击却已经送来。

    纵横的魄之力,以摧枯拉朽的气势切地而过,划向七杀护卫。

    七人不退,只是再次挥刀,刀光交织成网,顿时与这冲来的魄之力绞杀在了一起。澎湃的气劲一波接一波地向着周围扩散。三大学院攻势不止,七位七杀护卫坚守不退。却有人在这激烈的交锋中找到了空当,身若游龙,竟从这不断碰撞着的魄之力中钻空而过,人影一晃再出现时,竟然已是七杀护卫的背后,竟然已经穿过了七杀护卫的防线。

    “干得好,游迅!”

    有人叫着这位玄武门人的名字。他高超的步法,加成一身护体的魄之力,硬生生地从这激烈地交锋中穿破,虽也受了几处伤,但是不碍事。

    他扭头就要再朝徐迈冲去,一片漆黑却忽然将他笼罩,他急忙缩身向后,耳膜中却已有钟声在鼓荡。他从漆黑中钻出时,已是七窍流血,眼中留下的最后一道光景,便是天枢峰首徒的一袭长衣,和他那著名的四品神兵颂钟。

    向来低调温吞的徐立雪,一出手便干脆利落地拿下了一人的性命,比起七位七杀护卫也毫不逊色。

    “颂钟……送终……真是名不虚传呐。”七星楼里看到这一幕后,严歌轻声感叹着。

    严鸣看了严歌一眼,隐隐觉得自己这弟弟的情绪变得有点不一样了。眼神之中似乎燃起了一团狂热,在迫切地期待着什么。

    “文开。”隐隐有些不安的严鸣,传出讯息,召唤起他的护卫统领文开。这本是他们之间很特别,很稳定的一种联络方式,可是此时传出的讯息却像碰壁一样消失了。

    怎么回事?

    严鸣还想再试,却看到严歌转过头来,朝他笑了笑:“讯息传不出去吧?因为大定制已经在发动了,会切断任何魄之力的联系。”

    严歌的笑容让严鸣越发感到不安起来。这个时候,无论是北斗学院、三大学院,还是他们这些不会被波及的第三方,有谁还能这样轻松的笑出?

    “你好像知道很多。”严鸣说道。

    “因为我在这里足足十四年。”严歌淡淡地道。

    “所以呢?”严鸣问。

    “自然是有一点想家的。”严歌看向严鸣,严鸣也望向严歌,两人的目光刚刚碰撞,忽然旁边传来一人的尖叫。

    “哎哟,这小子到底是什么鬼?”

    声音来自于燕西泽,对这位少爷大家早就有些无语,可此时依然忍不住要遁着他那惊讶的目光望上一望。

    结果这一望,直接远离了楼下战局的关键。就在所有都在关心楼下的院长徐迈时,这小子居然还在看着远处的五罗虚杀境。

    不知所谓!

    人人心中不免都要这样想上一想,可是再然后,五罗虚杀境那边的情况,也让他们呆了一呆。

    那个路平,什么时候从五罗虚杀境里出来了?

    四年一度的欧洲杯决赛,我准备看上一看。希望是一场传世经典,搞个17比16之类的大比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