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二十章 南天院长的指挥
    人多力量大。

    这似乎是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只是在很多时候,人多这个有力的因素,并不能得到很好的发挥,甚至可能会觉得是种负担。

    比如路平一拳轰穿整个战场,许多人避无可避或死或伤的时候,就有人免不了会想:如果不是这么多人,这样的攻击他们不至于有这么多的伤亡。

    这是思考到了人多不利的一面,但是有利的一面呢?直至周晓此时三句指示发出,终于得到了体现。

    而且不是简单的体现,是极佳的体现。

    枢位的悬林离火构起了一道弯弯的火墙,冲位来自多人指风形成了一通扫射,气位的刃刄,因为连缺越和玄武两院的门人都参与其中,攻势更显惊人,或强或弱的点点寒光,仿佛千刀万剐,直朝路平落去。

    所有人一下子就兴奋了。因为人人都看得出,这三路齐发的攻击,一下就将路平围剿其中,没有任何闪避的空间。

    周晓却比任何人还要想得多一些,他立即就发出了第四道指示。

    “风落,力!”

    异能依旧简单,但力位锁定的,却是路平的上空。

    马上就有闲着的门人,在路平的头顶上空施展起了风落。火借风势,这风落异能一起,悬林离火的势头都更见旺盛了。

    这样的战斗真是太简单了!

    眼见路平被困当中,所有人欢欣鼓舞。没有什么事前的沟通,更没有分组搭配。简单的异能,最普通的人人都懂的七魄定位法,调动了所有人的力量。异能虽弱,可当这么多人汇集起来时,再没有人敢等闲视之。

    死吧!

    所有人死盯着路平。

    指风扫入,刃刄飞舞,他最终会死在谁的手上?大家开始关心这个问题的时候,路平终于动了。

    他开始没动,是施展着听破想找出可以突围的空当。但是如此多人一起施展着异能,魄之力的声音嘈杂到让路平已经没有办法在一瞬间做出判断。

    一瞬间是二十个刹那,眼下的只一个刹那,就已经足够决定他的生死。

    于是路平马上动了起来,无法闪避的时候,他也只能强冲,靠销魄锁魄来消化伤害。

    不过这一手法难度却一点也不低。路平需要在感知到魄之力攻击的刹那,让销魄锁魄产生空当,一点偏差都不能有。在攻击如此嘈杂的境地下,想精准禁锢掉每一道魄之力,更加没有可能。

    所以路平冲向了悬林离火。

    他不懂什么七魄定位法,他只知道这方向魄之力的声音,相比之下最为简洁清晰。

    这是来自路平的判断。可在三大学院包括周晓在内的所有人眼中,枢位的悬林离火虽然只靠六人布下,但这异能本身比起指风、刃刄的威力都要大出许多,再加上后来又有了上空风落的辅佐,六个人布下的攻势,比其另外几路只强不弱。

    而路平偏偏是冲向了这一路,这让那六位施展着悬林离火的南天门人感受到了侮辱。他们这边,竟然是被路平当作了突破口?

    他们怒了,悬林离火的火势顿盛。可是路平却丝毫都不在意这一点。

    他在意的,只是这边的魄之力因为人少而更加容易判断,至于攻击的强弱……那很遗憾,在可以禁锢六魄贯通魄之力的锁魄面前,悬林离火还是指风,还是刃刄,亦或是全都加起来,那都是弱的。如果不是搞得如此复杂,路平都不用躲。

    轰!

    悬林离火在路平人冲入的时候,火焰一下又窜起了老高,像是等到了一个久候的燃料,让它们终于可以彻底释放出它们的能量。

    三大学院的人却全都傻眼了。

    他们想着路平要从这边冲,总也要使点手段里?哪里想一点手段都没见,一点魄之力都没见施展,居然就是这样蒙头冲入,仿佛投火?

    施展悬林离火的六位南天门人总算是松了口气,这个功劳,他们就要毫不客气地领下了。

    但是马上,所有人就再一次傻眼了。

    已被悬林离火吞没的路平,他的身影忽然出现了,就在那烈焰当中,而他的身遭竟然干干净净,悬林离火像是忌惮着他似的,竟然连一个火苗都没有沾到路平身上。

    转眼,他便已经从这道火墙中走过,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被烧焦。六位南天学院的门人大眼瞪小眼,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学艺不精了。

    “空射,枢。”南天学院的院长,却在这时古井不波地发出了他的第五道指示。

    不过听到这指示,玄武学院的门人却都愣了下。

    空射虽然同样不是什么高级异能,但这个异能,南天学院会的人却不多,因为这是玄武门人专为配合他们的武技所开发习练的一个异能,其他人练来也没有什么大用。

    所以周晓这一次的指示,显然就不再是对南天学院,而是要由玄武学院来完成的。

    不过从第三道指示就开始听从周晓调配的玄武门人没有因此有什么抵触。他们稍愣,只是没想到这位南天学院的院长,竟能将他们玄武学院才精通的异能融入到他的指挥中。

    他知道空射能起到什么作用吗?

    带着这样的疑惑,玄武学院习练了这一异能的门人,都已经配合着各自的武技将这异能轰出了。

    “千幻,冲。”接下来的一道指示,则是把同样的惊奇带给了缺越门人。千幻,这异能评定有五级,也是缺越学院开发创造的异能。和空射这样的小异能不同,千幻可是缺越学院不会轻易传授的二十五个异能之一。在缺越学院,想学到这二十五个异能,如在北斗学院要得到七杀堂神兵传授一样苛刻。

    所以会这异能的人,即使是在缺越学院也不多。但这次来的全是学院精英,人群之中,恰巧就有精通这异能的缺越门人。

    听到这个异能都被点到,他惊讶地看向周晓,结果却看到周晓也正在看着他。

    这位南天学院的院长,似乎不仅知道如何利用千幻,更知道阵中谁能施展。

    有点厉害……这位缺越门人一边想着,一边却也听从周晓的指挥,在冲位布下千幻结界。

    “非术!终穷!迁变!冲!”紧接着的指挥,还是针对冲位的部署。但是缺越门人的眼睛,却瞪得更大了。

    千幻结界之下,这三个简单异能的配合……作为缺越门人,他们秒懂,却是没想到南天学院的院长,指挥他们缺越学院的人战斗竟也如此如臂使指。驾轻就熟的仿佛是他们缺越学院的资深门主一般。

    只有南天学院的门人,对此见怪不怪。看到缺越和玄武两院惊讶的神情,更是心下得意。

    这就是他们南天学院现任的院长。

    虽然接任还不算太久,声名有些不及其他三大学院的院长。但是他的爷爷周通,可是当代魄之力修炼的奠基人,他的父亲周天,是修界赫赫有名的百科全书。

    论战斗力,他们或许称不上有多强横。可是谈理论,比博学,大陆还没有哪个家族,哪个人,有周家这样的底蕴。

    甚至有人戏称,周家是不是也有什么血继异能。

    却只有极少的人知道,这句戏言,说对了。

    周家确实也有特殊的血脉。

    血继异能:博古通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