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十一十六章 来了
    玄武学院虚宿重伤,南天学院南荡门门主南小河重伤。

    两条消息很快便已经广为人知。对于北斗学院而言,这无疑是让他们振奋的,他们的血没有白流,他们的牺牲总算没有白废。而对于占据优势的三大学院而言,这两条消息让他们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尤其玄武学院,在虚宿重伤之后,竟然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地步。壁宿、室宿、斗宿阵亡,危宿至今没有消息……

    “咳……”被门生护回的虚宿,咳出了一口血。詹仁已死,但他的右手四根指骨,竟是硬生生断在了虚宿的胸膛内,至此还保有魄之力,仿佛活着一般在朝里钻着。莫非到底已经后继无力,此时怕是早已钻入虚宿的心脏了。

    “老师……”围在左右的门生,慌忙检查着虚宿的伤势。

    “叫许川来。”虚宿顾不上自己的伤势说道。

    许川是壁宿的门生,若论入门先后,他比起同是壁宿门下,后来成了七宿的室宿、斗宿甚至还要早一些。先前领着壁宿门下,与程落烛、袁非等人突袭天枢楼,在单枪匹马的阮青竹面前没讨到什么好。此时听到虚宿召唤,连忙从阵前赶回,看到虚宿血染衣襟的重伤模样,心顿时狠狠地揪了起来。

    不是他见不得伤痛,而是玄武学院这一次的损伤委实太惨痛了一些。七宿死的死伤的伤,超神兵神武印不见踪迹。这趟对北斗学院的围剿,玄武学院到底能讨得什么好?作为玄武最为忠诚的门人,许川此时心中都不由地疑惑起来。

    “接下来……要辛苦你了。”虚宿望着许川沉声说道。

    许川明白虚宿的意思,他点了点头。无论心情如何,这个时候他总不会退缩。

    “危宿老师回来之前,我一定守住。”许川说。

    明明三大学院占得是优势,可这时,许川用得却是“守”这个字。

    这个措辞却让虚宿很满意,他欣慰地点了点头,勉强抬起的右手,紧紧地握了许川的手一下。

    “靠你了。”他说道。

    许川重重点头。

    “照看好虚宿老师。”他直起身后,对左右说道。

    “是。”左右本都是壁宿门下,不过眼见壁宿将眼下玄武的指挥大权交到了许川手上,都立即对许川服从起来。

    这一指示,随后也知悉了玄武学院的每一人,收到指示的人,心情无不沉痛。

    而南天学院这边,撤下的南小河,彻底失去了双手。

    这不是用任何医师异能可以接回的,因为他的双手不是断,而是被宋远的无中生有直接化为乌有了。

    接受门生处理伤势的南小河痛得咬牙切齿,闻讯赶来的南天院长周晓,看过之后也知南小河这下算是半废了。

    太多异能的施展都离不开双手,南小河所擅长的控制系异能尤其是,可以说每一根手指对他来说都极重要,可是现在……

    血不能白流。

    这是周晓自己说过的话,他自己绝不会忘。

    接下来肯定还会有其他门人,甚至门主,甚至是他自己流血牺牲。

    但是越是这样,他们越不能退缩,因为血不能白流。

    周晓朝七星楼方向望去,他看了看楼顶的北斗院长徐迈,看了看楼下依旧一动不动的五魄贯通强者吕沉风。

    有一些底牌,不到北斗出什么意料之外的大招时,他本是不想用的,但是现在……

    “来了。”忽然有鸣之魄讯息送来,打断了周晓的思绪。

    “什么来了?”他连忙回复,因为发来这讯息的,是他之前派出的,让在身后构筑防线,防备北山新院方向的门生封灵。

    “两个少年,可是……很弱……”

    “不要大意。”周晓连忙提醒封灵。方才还在考虑的事,他暂且就搁下了,北山新院这边就是一个未知,这种意料之外的麻烦,需要一件一件解决。

    “怎么了?”痛得呲牙的南小河看出周晓神情有异,不忘问一声。

    “北山新院的客人来了。”周晓说道。

    “路平?”

    “可能是。我去瞧瞧。”周晓已经准备亲自出马。

    “我跟你一起。”没了双手的南小河,总算还是能行动。

    “你……”

    “我认得他。”南小河抢先说道。

    周晓想了想,点了点头。

    路平的模样,虽然这些见过的人有过描述,但是不得不说,不是特别有特点,有能认得的人亲眼确认一下,总归更可靠一些。

    两人随即连忙朝后方赶去,却不知就在二人说了这几句话的功夫,后方已经打了起来。

    没有任何交待,没有任何交流。

    封灵给周晓送去讯息时,路平和子牧已经到了近前。封灵感知了下二人的魄之力,正准备问话时,路平的拳头就已经挥起。

    这点封灵真的完全没有想到。好赖这边是三大学院的后方,是完全被他们占领的阵地,他们这一排人又是严阵以待的架势,对方区区两人,笔直地走过来,直接就打?

    这是连一言不合都没有,干脆就是一言不发啊!

    “什么人!”封灵一边闪过路平冲来的这一拳,一边喝问。

    “啊!”

    结果她身后颇远的地方传来一声惨叫。

    她是闪开了,可她哪里想到,路平这一拳的威力,竟然远达百米。被他们这道防线护在百米开外的门人,竟然被轰中伤到。

    “啊!啊!”

    更令人措手不及的是,惨叫竟然不只一声,紧跟着又来了两声。

    就这样,伤了三人?

    封灵目瞪口呆,她慌忙又感知了路平一遍,结果却如之前,从感知来看,这家伙明明应该很弱才对。

    “路平。”结果路平这时还回答她之前的问话呢!

    确认路平的身份,其实就这么简单。

    一边答了这话,路平一边握了握右拳,拳上戴着神兵吹角连营。

    刚刚那一拳,他出得是左拳。虽把对手惊得目瞪口呆,可对路平而言,只算投石问路。

    接下来的右拳,才是他如今实力的真正体现。

    拳出!

    鸣之魄从空气中直穿而过,产生了极长极长的一道波纹,波纹一直向前延伸着,仿佛没有尽头,波纹所过之处,惊呼、惨叫,鲜血,连成一线。

    所有人都感知到了这一拳,哪怕是弱到子牧这个程度,因为这一拳实在太强。

    正往这边赶来的周晓、南小河也同样感知到了。

    他们马上知道,天璇峰上那整整一山谷的人是怎么死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