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一十三章 龙游、虎炮
    齐英死了。

    派他出去的南天院长周晓虽然不至于知道齐英的所有状况,但是生死这种大事,他们之间却有一种可以互相知悉的感知束缚。

    派出去还没有多久,竟然就死了,而且连丁点讯息都没有传回。北山新院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那么一瞬,周晓已经产生了冲动,想要亲自去那边看个真切。

    不过他很快就控制住了。他现在是三大学院的总统领,就算缺越学院和玄武学院未必真听他,但他在这里的调度指挥,依然是十分重要的。

    “灵儿。”他叫道。

    “老师。”一位妙龄少女应声。

    封灵,周晓的又一门生,年纪不大,实力不俗,也是天才一级的人物,和齐英一样,很受周晓器重。

    “你齐师兄死了。”周晓说。

    “什么!”封灵当然知道齐英去了哪里,她马上回头,望向北山新院的方向。

    她和周晓一样十分清楚齐英的能力。魂消影瘦隐匿,风行移动,有这样的手段,就算敌不过对手,想脱身总是十分容易的。更何况周晓根本没有让他去对付什么人,只是让他侦查,有魂消影瘦,照理他连暴露都不可能。现在竟然死掉,至少说明对手是一个连魂消影瘦都可以感知到的厉害角色。

    “请老师吩咐。”封灵说道。

    “我要你组织一道防线,在我们的身后。”周晓说道。

    “再组织一道?”封灵问。

    他们清点过北斗学院的实力。鉴于开阳、天权两大院士都还没有到场,所以不排除外围受到攻击的可能,所以一开始就没有顾前不顾后,他们的身后早安排有人在专门小心戒备着。可是现在,周晓却让封灵再组织一道。

    “是。”周晓点头。

    “明白了。”封灵点头。

    这道防线,当然是针对北山新院方面。目前完全不确定那边是什么情况。所以周晓不打算继续派人去探。连齐英这样的手段都是有去无回,他也是无能为力了。

    所以,不如就在这里守株待兔。

    “你先去,我会安排好人做支援。”周晓继续吩咐道。

    “是。”封灵点头,马上领命去了。作为周晓的亲信门生,她对南天学院也有一定的指挥权,自己挑选了数名门人,便往北山新院朝向布防去了。

    周晓也暂时离开了他的指挥阵地,到了玄武学院负责的方阵。这边的战斗甚是激烈,精通武技的玄武门人,与人的搏杀大多都是近身缠斗,拳拳到肉,这边甚少那种变幻莫测的异能大战。

    他们已经折了七宿中的三位,在此搏杀的,很多都是这三位的门生。他们复仇心切,斗志高昂。可是眼下,周晓带来给他们的,却是又一个噩耗。

    “齐英死了。”

    周晓找到虚宿,却是告诉了对方自己门生的死讯。但是虚宿听了这消息,心立即一沉。

    齐英有什么手段,他也是有耳闻的。周晓告诉他齐英的死讯,其实也就是在同他说,过去的那五位玄武门人,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现在我们完全不清楚那边是什么情况。”周晓没等虚宿问便接着说道。

    “所以我的意思,我们暂且以逸待劳,静观其变。”周晓说道。他过来与虚宿交涉,就是怕玄武学院这边在得悉那五人的死讯后,又再去人。北山新院方面的未知,此时实在像是一个会让他们有去无回的漩涡。

    “会不会是路平?”虚宿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周晓道。

    “北斗学院的实力,我们已经盘清了。除了这个摸不清底的路平,还有什么人具备这样的能力?”虚宿说道。

    从马成、莫胜,到玄武斗宿,再到又五位斗宿门生,以及擅长魂消影瘦的齐英。全部都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干掉。他们或许是中了什么圈套被一一击杀。但是能接连让四波人连丁点消息都送不回来,这就更让人的觉得恐怖了。开阳院士,或是天权院士,他们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如果确实是路平,我们就更不能冲动了。我们迄今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好是我们所有人可以一起面对他。”周晓说道。南天学院的院长,对路平已经忌惮到了如此地步。

    虚宿点了点头。他不否认周晓的判断,只是有一件事,却是他不能和周晓分享的。

    神武印!

    对玄武学院而言极重要的超神兵神武印,此时极有可能落到路平手里。比起复仇,夺回神武印对玄武学院而言更是休戚相关,需要冷静,并且积极对待的事。

    复仇,玄武学院可能等,他们不是没有耐心。

    可是神武印,他们不能等,迟则生变。

    而这他不可能告诉周晓。今天是他们三大学院围剿北斗学院,如果让周晓知道他们玄武学院丢了神武印,又折了三位七宿,也许明天就是两大学院围剿玄武学院了。

    “现在怎么做?”他心里一边盘算,一边询问着周晓目前的安排。

    “我的门生封灵已经带了人去对那边可能的来袭做针对性的防御,我需要玄武、缺越协同关注,可以做到第一时间援手。”周晓说。

    “没有问题。”虚宿马上就答应了。他当着周晓的面,立即点了两名门生,做出了部署。

    周晓放松了不少,看了看身边的战局。

    “瑶光守山门,名不虚传。”虚宿忽然说道。

    “是的。”周晓点了点头。

    他们眼线可及的战场范围内,最抢眼的,便是瑶光首徒邓文君率领瑶光门人抵御围攻。而在周晓到来之前,连虚宿都是参与其中的。可是面对实力早已超越他们的攻击阵容,邓文君不退,瑶光门人不退。这一片小小阵地,仿佛他们守御了上千年的北斗山门,他们寸步不让。

    “不过也差不多了。”虚宿说着。从周晓身旁走开,迈步上前。

    “交给你了。”周晓说道。

    虚宿扬起手,朝周晓挥了挥。再落下时,已如一道重锤,直落瑶光门人阵地。

    “都闪开!”邓文君吼着,自己却挺身上前。双手支起他的圆盾,抵向上方。魄之力荡开,他支起的仿佛不是一面圆盾,而是一片天。

    星垂平野!

    邓文君的神兵焕发出它的威力,所展示出的雄浑浩荡,让虚宿落下的这一记重锤看起来似乎都是轻飘飘的。

    但是虚宿却在这时冷笑了一下。重锤落下,在邓文君支起的那片浩荡上散开,却没有让邓文君震动分毫。准确地说,邓文君根本就没有感受到任何分量。

    这一拳……是虚!

    邓文君瞬间反应过来,却已经迟了。虚宿的又一拳已经递到他身前,重重地锤在了他的胸口。

    龙游、虎炮。

    这是玄武虚宿所擅长的异能武技。

    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最擅变化;虎则呼啸山林,气吞天下。

    气势澎湃,落到盾上却几无声响的重锤,是龙游;悄无声息轰到胸口,却一击必杀的重拳,是虎炮。

    拳撤回。

    邓文君的胸口赫然出现了一个坑,他听到了自己胸骨碎裂的声音,一口血早已冲到了喉头。

    “比起阮青竹,你可差远了。”收回拳头的虚宿好整以暇地说着。

    邓文君咬牙,血已吞回。他身形在晃动,但是他不倒,也不退。

    “好,也算有几分骨气。”虚宿赞许地点了点头,但是这不会是他放过对手的理由。

    “老师!大师兄!!”

    邓文君率领的,有他的门生,有瑶光峰的其他同门,此时惊呼着要来救,却早被其他玄武门生拦下,只能眼看着虚宿又一拳挥出。

    结果这时,忽一人从混战中钻出,摇摇晃晃,身若无骨,却是几步就扭到了这两人当间,手臂如鞭甩出,直打虚宿要害。

    虚宿不得不退,等他要还击时,那人却已经拉了邓文君退后,早有北斗门人接应护住。

    “我可也救了你一下。”詹仁说道,他的脸色很不好,也是强忍着伤势,发动异能抢回了邓文君。

    “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邓文君说道。

    “可能真的会吧。”詹仁说道。

    虽然救下了邓文君,却也不过是暂时。只是眼前这些门人,又怎么挡得了玄武虚宿?

    詹仁脸色惨白,邓文君更是连呼吸都会觉得疼痛。两位北斗首徒都已身受重伤,却都没有退。

    “想不到会和你死在一起,真恶心。”邓文君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你以为我很激动?”詹仁知道自己在众首徒中可能是最不受欢迎的一个。天璇峰门人嘛,身处的就是最容易得罪人的位置,他的老师也何尝不是七院士当中最不受人待见的那个?

    所以这种事,天璇峰门人早都已经习惯了。不受欢迎又怎样?反正也不用在意你们看法了,倒是可以更加自在肆意呢!

    “只是就这样死的话,还是有些不爽。”詹仁盯着正逼近的虚宿。

    “还要再装一下?”邓文君依然是讥讽的口气。

    “装,必须要装。”詹仁大气凛然地道,“都快死了,现在不装,什么时候装?”

    “你去装,我掩护。”邓文君说。

    “好,看好了。”詹仁义无反顾,去进行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作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