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零六章 玄武学院的神兵
    这就……完了?

    从院外赶进来的纪师兄和诸位新人,只看到那记头槌时,没人以为这是结束,甚至都认为路平处境极其不佳,已经拼到要用头去攻击敌人了,那得是被逼到了何种绝境?

    可是紧接着他们就看到斗宿脑后飙出一道血箭,射到地上嗞嗞作响,然后斗宿就软软地倒了下去。

    院里顿时变得极静,非常安静。所有人死盯着倒下的斗宿,看着他一动不动,只有腰间的七色腰带会被偶尔扫过的风带起,抖动两下。

    七色腰带,这是身份的证明。

    飞龙在天,更是独一无二的异能。

    这是玄武斗宿,一点都没有错。可是玄武斗宿竟然这么不堪一击,只是一记头槌就把他给秒杀了?

    足足两分钟没有人说话。

    足足两分钟,所有人都是看看倒地的斗宿,看看墙里的路平,始终无法相信就连玄武七宿在路平面前都这么不堪一击。这么对比的话,岂不是北斗最顶尖的七院士都不是路平的对手?

    这……

    噗!

    纪师兄忽然喷了口血。英雄当完了,他已经恢复平日的心态,想起曾经对路平的许多不友善,不由深深地担忧起来,吐血都无法释怀。

    玄军护国学院的卓青几人就更说出,此时在人群中不断地缩着身子,几乎就要趴到地上偷偷爬走了。

    路平这时才从墙里走出,深深地出了口气。

    锁魄每次这样张牙舞爪的现身,对他来说也都是不小的负担和消耗。而且以往大多是他自己的魄之力拼命爆发,将锁魄逼得现出锁链加强禁锢,这一次,可是对手的强大攻击让锁魄提高了戒备,玄武斗宿的实力,确实非同小可。

    想着,路平也禁不住又认真打量了一下这个已经被他秒杀的对手。围观的新人只见一记粗鄙头槌就秒杀了对手,只当轻松,只有身处局中的路平方知那瞬息之间的凶险。

    平复了一下心情,路平迈步,从倒下的斗宿身上跨过,再没有低头看他。

    “浪费!”子牧的声音传来。他当然也早赶进院里,只是没和其他新人站在一起。看过路平一记头槌秒杀斗宿,他的内心也是拒绝接受的。可是看到路平此时随便瞧了两眼就不理斗宿的尸体后,他更加不能忍受了。

    一路小跑,子牧溜到了斗宿的尸体前,弯身准备上手,但忽又犹豫踌躇起来。于是这弯下的身,顺势变成了一鞠躬。

    即便身死,可玄武斗宿声名实在显赫,子牧对他心中依然怀有深深的敬畏。但是这一鞠躬后,他到底还是弯身下手了。

    “就这么不管了?你知不知道这是个宝贝?”子牧一边伸手去解斗宿腰间的七色腰带,一边对路平说着。

    “哦?”路平疑惑了下。也就是他这样没常识的人,会不知道玄武学院的门生腰带是他们的身份标识,但同时也是件神兵,七宿所系的那七根七色腰带,就尤其是了。

    子牧手脚麻利,三五已将这七色腰带解了下来,然后又开始踌躇。他在犹豫要不要进一步搜罗一下,玄武斗宿,身上或许不只是这根七色腰带。

    “还有什么?”结果子牧还在犹豫,路平却已经又转回身,一脸期待地问了起来。刚刚从斗宿尸体上跨过时何其冷酷,可是子牧搜尸体的举动,显然是帮路平开启了一扇新大门。

    有了路平这鼓励的注视,子牧顿时也不顾忌什么了。将斗宿里外能装东西的地方搜罗了一下,结果只有一点散碎银钱和两瓶伤药。

    “玄武学院以武技著称,并不鼓励依靠神兵……”新人堆里有人实在有点看不下去好好的场面变得猥琐,忍不住开口说道。

    “用你说?”子牧狠瞪了这边一眼。有路平撑腰,他也变得霸气了许多。玄武学院的这习俗,他又怎会不清楚,只不过依然免不了要期待一下。毕竟倒下是的如此大人物。

    相比起子牧的失望,一点小钱和两瓶伤药的收获,却让路平流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他不免想到了天玑峰的山谷,自己恐怕是错过了许多。只不过当时也完全顾不上去拣什么。

    “走吧。”路平说道。

    灭掉了两个玄武黑带,一头撞死堂堂斗宿,路平依然是说走就走,好像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似的。在众新人注视下,他很自然地走出了院子,倒是跟在他后边的子牧各种耀武扬威,在众人注视下趾高气扬地走出了院。

    一出院,子牧就将七色腰带递向了路平。

    “这个你系着吧,虽然不是很清楚该怎么用,但总比没有的强。”子牧说道。

    “那装着也是一样吧?”路平说着接过,塞进了口袋。

    “大概吧……”子牧说。有关玄武学院的腰带,外界只知道有吸引伤害的作用。传说七宿拥有的七色腰带更为神妙,但真实没有外人了解。路平已经结果了三位七宿,就一次都没有见到过这腰带有什么作用。倒是对壁宿的神武印印象深刻,想着,便从身上掏了出来,给子牧看。

    “你瞧这个。”路平说。用神武印砸死壁宿之后,神武印无人驾驭,莲花烙印不再发动,路平可以这样随意收着。只是他却无法拿来使用,他的魄之力只要稍和神武印有接触,这神武印就仿佛认生一样,会发动莲花烙印来抗拒,虽然路平可以用锁魄轻而易举压制住莲花烙印,但终归还是无法控制神武印,只好先就这样收着。

    此时突然拿出给子牧看,子牧顿时愣住。他心中已有预感,伸出来要接的手,不由地有些颤抖。

    “当心,不要用魄之力去发动它。”路平说。

    “因为有保护定制吧。”子牧脱口而出。

    “是的。”路平点点头。

    子牧小心接过,翻过来就看印面。古篆的“神武”二字,路平不认识,他却是知道的。

    神武印!

    果然!

    但是随即子牧就疑惑上了。

    神武印这样的镇院之宝,所下的定制绝不会简单,绝不会轻易落于他人之手。现在路平就这样一直带着,玄武学院的人会不知道?会没有办法收回?

    他哪里知道,神武印要被收回需要它身上的莲花烙印发动,如此玄武门人才能收到信号。可是现在神武印一触发莲花烙印,就会被路平的锁魄给禁锢,信号是被彻底切断的。以至于玄武门人到目前为止,一点神武印的线索都没有。他们只能从常理推断,神武印在路平手上的可能性很大。

    这也是玄武学院会更着急找出路平的原因。不仅仅是为了报壁宿、壁宿的血仇,找回学院的镇院超品神兵,更是头等大事。这事尤其不敢让旁人抢在前头,否则暗暗收走了神武印,他们更难找回。

    可是现在,仇没报,神武印还是没线索,他们却又添一记重创。

    “斗宿老师的魄之力……消失了!”

    回来了。内心是疲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