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零一章 趁虚而入
    天玑峰下,三大学院的精英集结完毕。在互相交换情报后,程落烛一行方知他们离开后山谷竟发生了那样惨烈的战斗。得知连壁宿都阵亡后,程落烛一行的玄武门人更是目呲尽裂。他们全是壁宿的门生,此时的心情和斗宿完全一样。

    “杀路平!!”玄武门人纷纷咬牙切齿。山谷血战属他们损失最为惨重,堂堂七宿竟然折了两位。

    其他两家学院虽然没死这样的大人物,但心情也不轻松。阵亡的门人,每一位都是他们学院的精英。每死一位,都是学院不可估量的损失,更何况现在死了一大片。

    “这个路平,很不简单。”程落烛对南天院长周晓说道。

    一个新人,再厉害又能强到哪去?

    换是以往,每个人都不免要这样想。可是现在,有血淋淋的事实在前,路平的实力已经不会因为他的身份再被人等闲视之了。

    “我们当时就差一点点,可惜最后还是让他逃了。”南天学院的南小河和缺越学院的苍海一同惋惜地说道。

    “他就是藏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他揪出来。”斗宿的拳头捏得咯咯直响。

    “眼下还是先以大局为重吧。”程落烛说着,手向前方一指:“那边就是七星楼了。”

    天玑峰地处七星谷的东南角,西北方向可见七星楼。以这些人的目力自然已经看到北斗学院严阵以待。他们纵然三方联手。实力占优,这一战也绝不轻松。

    望着北斗学院布下的阵势,周晓点了点头,环顾又看了看左右。

    “这边是南山横院,那边是东山居。”程落烛知道周晓这是第一次到北斗学院。顺势就给他介绍起了北斗学院的地形、布局。

    相比起北斗七峰,七星谷四面的东山居之类名头要小不少。不过周晓还是很认真地留意了一下,看完左右,目光朝前落去时,又看到了北山坡脚下的一排房屋。

    “那边呢?”周晓问道。

    “那是北山新院了。”程落烛说道。

    北山新院本是最不值得关注的一处,规模最小,同时意味着北斗学院实力的谷底。可出了一个路平。北山新院顿时也变得吸引起眼球来。

    “路平会不会逃回那里了?”斗宿忽然说道。

    “现在先不要在意他了吧?”程落烛皱眉说道。

    “程师姐。”同为南天学院门主的南小河开口了。对程落烛是以师姐相称,“路平如此难对付,如果能趁虚而入,不失为上策啊!”

    对付一个北斗新人,竟然也要“趁虚而入”,换是以往,只是这一个用词就已经相当丢人现眼了。可此时所有人却都保持了沉默。

    “小河门主说的有道理。”与南小河一起错失了击杀路平良机的苍海说道。“路平当时强弩之末,这么点时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恢复,现在能找到他的话实在是绝佳的机会。况且那边不过是北山新院,随便去两个人就行了,不会影响大局。”

    听了苍海的分析,程落烛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她与路平直接交锋过的,对路平的实力更有认识。这样的对手真能不费吹灰之力击杀的话,确实是拣了天大的便宜。

    “那就让我去吧!”玄武学院对路平仇恨更深,眼见再无人有异议,立即有门生主动请缨。这一起了头。壁宿、室宿两位的门下跟着便争先恐后踊跃报名起来。

    “都闭嘴。”玄武斗宿一声呵斥,所有人声音止住。他何尝不想手刃路平,却顾念大局。知道北山新院那边会被允许去查探一下,只是因为那边实力羸弱,不会浪费什么人手。他这堂堂斗宿,眼下可是不能离队而去的。

    “马成、莫胜。”斗宿没选积极请缨的任何一人,而是从自己的门生队伍中挑出了两个沉默不语。较为稳重的两人。

    “老师。”两人听到斗宿点名,立即站出。

    “你们两个走趟北山新院。”斗宿说道。他没有交待很多,对这两位门生他放心得很。

    “是。”两人点头,转身便朝北山新院方向去了。

    “如此可好?”斗宿看向在场的诸位大人物。

    “甚好。”周晓笑了笑,程落烛看院长都如此说,也就不再多说什么。那两位动作很快,贴着山脚行走,很快从众人视野内消失。众人随即开始商量如何向七星楼发起进攻。

    北山新院,一院。

    有约莫一半的人此时留在了院中,并没有响应北斗学院人人都该听从的七星调令,集中向七星楼。

    就在昨天,甚至今天上午,他们还在为自己能成为北斗学院的一员而骄傲自豪着的。首度参加的七星会试,被他们看成是扬名立万的开始。

    可是结果呢?

    七星会试上被当成肥羊已经不算什么事了。眼下北斗学院,好像很有覆灭的危机啊?路平在天玑峰进行的血战,他们不知道。可北斗学院此时已经牺牲了两位院士,三大学院已经破了七元解厄大定制,正向内杀来,他们却都清楚得很。

    加入学院不过月余,除去那些一早就对北斗学院极为向往的,大部分对学院还没生出多强烈的感情呢!

    此时还留在新院的,便大多是这样的人。他们知道自己的实力,若与学院共存亡的话,那多半是要炮灰掉的。于是最终全都缩在了这里,只希望这四大学院爆发的这场莫名战争,不会将他们这些不起眼的新人卷入。

    一院留了过半,二院、三院也各有人留。他们虽然来北斗已有一、两年,但是还未走出北山新院,就意味着可能进到五院出局,对北斗学院的归属感自然远没其他正式门人强烈。此时不少留下的都和一院新人一个心思,只想活命,不想卖命。

    到了四院,申无垠留下了。不只自己留下,他还主动招呼着,将卓青几位玄军护国学院来的新人统统留了下来。

    他们这些人是以玄军帝国为重,对北斗学院更不会多有感情。此时聚在四院申无垠的房间内,正商量着该如何脱身。忽然就听到屋外传来声响。(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