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章 想做点什么
    “来了。”

    开阳峰顶,始终站在山边却并不与路平他们说话的郭无术,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什么来了?”子牧随口就应了句,随即才发现自己是接了这位冷峻之极的开阳院士的话,下意识地就缩了缩脖子。

    “三大学院,到七星谷了。”郭无术道。

    子牧看看左右,路平和文歌成都不吱声,可他实在没有冷落开阳院士的胆子,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接话:“那怎么办?”

    郭无术回头,扫了子牧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这时候文歌成总算开口。

    “不是在对你说话。”他对子牧说道。

    “啊?”子牧一脸茫然。

    文歌成的双眼聚着魄之力,目光游移,在追那即使消失的身影,却还是失败。他依然无法看出对方用的什么手段。

    “还有其他人?”子牧从文歌成的举动上瞧出点端倪,他那点境界,完全就没察觉到“无”的存在。笨拙地东张西望着。

    文歌成则收起了对“无”的好奇,神情严肃地望向郭无术:“北斗挡得住吗?”

    他问得很直接。四大学院本就齐名,现在七元解厄大定制被破,三个打一个,北斗学院处于劣势是不争的事实。

    “挡不挡得住,已经不是问题了。”郭无术道。

    挡不住,北斗就要亡,这种前提下,北斗学院已经没有选择。

    “我能做点什么?”路平忽然问道。

    他已经有所恢复,毕竟他所谓的耗尽魄之力,并非真的耗尽,其实只是消耗了一半。只是在用尽一半后,他便感觉不到魄之力的存在了。显然半数魄之力不足以给他身上的锁魄制造困扰,被禁锢得相当彻底。

    不过有多达一半的基数在,他这魄之力恢复起来自然远非真的耗尽那么艰难。随着渐渐感知到魄之力的存在,身体状况也随之明显改善起来。山谷大战的疲乏,正在越来越快地消失。

    于是他想再做点什么。

    北斗学院此时的处境,让他忍不住会想起当日摘风学院的聚风场上,学院老师、学生被峡峰城主府像赶牲口一样驱逐到这里,听候裁决。

    那时的他,在四魄贯通的城主卫仲和院监会总长秦琪面前什么也做不了。最后多亏了院长助他们脱身,最终牺牲了性命;之后摘风学院被夷为平地,他还是什么也做不了。

    这段时间路平的实力不破突破进步,他不只一次想过,如果当时的自己有现在的实力,院长是不是就不会死?摘风学院是不是也不会散?

    院长临终没有要求他以后要怎样,但是院长的死,摘风学院的被摧毁,他都牢牢记着。

    现在轮到北斗学院了。虽然院长自称是四大学院里都混过,在峡峰地界一直流传着的他的出身也是玄武学院。可现在路平看得出,北斗学院才是郭有道真正的渊源所在。给他的推荐信也不是随意从四封中抽取的,从一开始院长就想送他来北斗。送他到这个院长真正出身的学院。

    北斗学院,并不只是一个避难所。

    在了解到院长的种种,在认识了这里的一些人后,路平对北斗学院已经有了不一样的看法。所以,可以做些什么的话,他愿意竭尽所能。”你?”郭无术望着路平。

    “我恢复得比较快。”路平本是坐在地上,这时已经缓缓站起了身。

    “那你走吧。”郭无术说。

    “去哪?”路平问。

    “随便哪,这里并不需要你。”郭无术说。

    “不用我帮忙吗?那我走了。”路平点了点头,竟然真的就朝峰下走去了。

    “诶?”子牧着实跟不上这节奏。左右看了看后,终于一咬牙,还是朝路平追去。

    路平看着子牧。

    “你看着我干什么?”子牧豪迈状,“我知道我是没什么大用,但无论你要做什么,我肯定是要站在你这边的嘛。”

    “谢谢。”路平说。

    “咱俩这这么见外?你放心,就算我帮不到你什么忙,也一定不会成为你的负累。遇到危险什么的,你忙你的,根本不用管我,让我去死好了。”子牧接着道。

    “好。”路平点头。

    看路平应得干脆,子牧顿时脸有些发白,连忙又道:“那什么,如果你正巧顺手,不耽误事,那能救还是救一下吧……”

    “知道了。”路平笑着。”开玩笑的……”看着路平认真的笑容,子牧沉默了一会,终于还是开口,有些苦涩地道,“这种级数的斗争,我又怎么可能不是负累呢?我能做的,大概就是陪你走走路吧,到时候躲远一点,我想就是最大程度地帮你了。”

    感觉到了子牧的气馁,路平想了想后道:“我有一个朋友。”

    “啊?”子牧一愣。

    “他天生没有力之魄。”路平说。

    “没有力之魄?”子牧重复着,继续愣。

    “但他成为了一名……应该还算优秀的刺客。”路平说道。

    “应该还算优秀……”子牧哭笑不得,这或者本该是个不错的安慰,但全毁于路平的措辞了,什么叫“应该还算优秀”啊。

    “因为我并不太清楚他刺客做得怎么样。”路平说,“总之,他没放弃。”

    “我明白,我也不会。”子牧重重点头。

    他知道路平想表示什么,虽然表达得很拙劣,但他反倒更加感动。

    一定要努力,他想着。不过……这场混乱,自己这么弱,八成会死掉吧?一想到实际,子牧忍不住还是泪流满面了。但他没有退缩,依然很坚决地跟着路平,两人一起从开阳峰顶离开,沿山路向下而去了。

    “就这样让他走了?”峰顶,文歌成望着郭无术,一脸不解。

    “否则呢?”郭无术道。

    “你救他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文歌成道。

    “因为郭有道希望他能活下去。”郭无术冷冷地道。

    文歌成愣住。

    没有什么利害关系,也不是对路平有多器重。郭无术会救路平,一次、两次,都只有一个原因,因为这是郭有道牺牲自己都在保护的少年。他嘴上不说,行动却在一直维护着郭有道的遗愿。他不理会路平提出的帮忙,也是因为郭有道并没有对路平托付北斗学院的任何事。

    “可他现在可能还是会送死。”文歌成道。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郭无术漠然道,“事不过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