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九十六章 责任
    “你醒了!”先注意到孙迎升醒过来的,是孙送招的门生李依。在七元解厄大定制崩溃,天枢楼完成传送后。她随同徐迈、宋远两大院士,与其他赶到天玑峰支援的门人一道,将禄存堂受伤的门人全部转移到了七星楼。

    被天罗镜所困的门人没有那么快恢复,反倒是孙迎升,此时成了第一个醒过来的门人。

    听到李依的声音,孙送招扭过头来,看着醒过来的孙迎升。

    昏迷许久的孙迎升并不清楚眼下是什么局面,可他却一眼就能看出孙送招的虚弱与悲伤。

    “姐……”迟疑了下后,他终于还是唤了一声。

    孙送招沉默了一会,这才开口:“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这次,我们姐弟成了被敌人利用的一个突破口。”

    “敌人是谁?”孙迎升问。

    “三大学院。”

    “三大学院!”孙迎升一惊,不过很快想起他与孙送招对峙时,偷袭孙送招的那人,可不就是缺越学院的一品生?

    三大学院,在联手对付北斗学院?

    孙迎升这才明白为何周围气氛如此沉重,远端传来的魄压为何如此强大,那是三大学院联手的大兵压境。

    七元解厄大定制呢?

    怎么会被人从天玑峰方向闯入?难不成就是因为他与姐姐的那一场三年之余的比斗?

    想到孙送招方才的话,孙迎升虽不知内里,却锁定了方向,顿时不安起来。如果真就是因为他那场与孙送招较劲的比斗,让敌人有了可趁之机,那他真是万死莫辞。

    “姐……”他又叫了一声。

    这一声。让孙送招一下穿越回了童年。年纪尚幼的姐弟二人,姐姐懂事乖巧,弟弟顽皮捣蛋。每次闯下祸来。都是带着这种惶恐夹杂着不甘的口气,向自己哀求。

    那些无伤大雅的小事。自己都可以骂一声顽皮,便帮他扛下来,替他向父母求情。可这一次呢?这一次可不再是顽皮,这一次,也不再是孙迎升一个人的错,自己在这件事上一厢情愿的处理,也是导致局面走到最后一步的重要因素。

    她看着孙迎升,没有责备。也没有自责。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错,要一起承担。”她说。

    “姐你说,怎么做!”孙迎升精神一振。

    “什么怎么做啊?你们两个现在还能做什么啊?”李依急了。孙迎升不过是从昏迷中醒来,身体并未恢复;孙送招的伤更重,未死,就已经可称奇迹了。这种情况下,这两人还能做什么?

    “我不会勉强行事的。”孙送招对李依说道。

    “老师……”李依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孙送招重新望向孙迎升,眼神十分认真:“你先告诉我,你和我对决时吃的那颗药,是谁给你的?”

    “那颗药?”孙迎升微愣。但马上想起,跟着,便已经看到。

    “是他!”孙迎升目光望向七星楼的楼门口。严歌站在那,也和所有人一样神情郑重,此时正与人交谈。似是感知到注视的目光,严歌不经意地朝这边扫了一眼。看到是孙迎升后,他淡淡笑了一下,转头便朝七星楼里走去。

    “谁?”孙送招顺着孙迎升的目光找过来时,严歌已然走进七星楼内。

    “严歌!他进七星楼了。”

    “严歌?”孙送招一愣。

    “李依,去叫徐师兄过来一下。”她转头对李依不动声色地说道。

    天权峰。

    听完靳齐的讲述,陈久没有表现出太多惊讶。

    “严歌、陈楚是吗?”他的口气。听起来就像是听到了两个很寻常的名字,丝毫没有因为这两个名字所代表的身份而震惊。

    他抬了抬手。鸣之魄便已飞出。这里到七星楼,尚在他的传音范围内。他要将这讯息赶快传去那边。

    严歌、陈楚。

    两个名字。陈久若说心中不怒。那是假的。

    “你在这里休息。”他对靳齐说道。听靳齐讲述的过程中,虽已进行了治疗,但靳齐伤势不轻,陈久纵有一等一的医师手段,也不可能将一个重伤之人在转瞬间就医治的活蹦乱跳。他面上平静,可在送出讯息后,已经迫不及待地准备扔下靳齐,自己先去揪那两个内鬼了。

    结果未等靳齐说什么,陈久自己就先察觉到不对。

    “咦?”他微愣了下,望向远端,可目光所指的方向,却只是一片空。

    “老师?”靳齐实在太熟悉陈久,看他眼神就知有事发生。

    “讯息碎了。”陈久说道。

    他刚刚送出的鸣之魄,竟然未等到达终点便消散了。

    他的手段不可能有问题,这只可能是人为的阻拦。

    “好小子。”陈久马上意识到,七星榜修复后引发了早该发生的星落。本该与李遥天一起命丧七元解厄中枢中的霍英、靳齐,却都未发生星落。无论严歌还是陈楚,自然也都看在眼里。

    霍英、靳齐未死,他们的身份就会暴露。于是他们竟设下了某种手段,来拦截修者们的讯息传递。

    “这北斗学院,还真成了他们的后花园了。”陈久说着,昂首便朝他之前注视的方向而去,他倒要看看对方是用了什么手段。转眼他的身形就已成了远端的一个小黑点,在山林间穿梭而去。

    靳齐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这老师,平素总是懒懒散散的,可真当有事的时候却又是个急性子。

    这该不会是……对方设下的什么陷阱吧?看着陈久渐去渐远的身影,靳齐忽然不安起来。

    他的身子总算还能动,他扶着身旁的小树,就要站起,忽然心念一动,连忙不顾一切地就向前扑去。

    寒光抹过,血花在空中飘扬,扑出一半的靳齐便已经趴倒在地。

    他的反应已经相当机敏,奈何身体不济,这记偷袭终于还是没有完全闪开,只是将将避过了要害。

    他回头,就见刀锋闪亮,已经兜头朝他砍来。对方一句话也不说,就只是冲着要靳齐的命而来。最后落在靳齐眼中的,只是一张平凡陌生的面孔。

    想不到自己最后连死在什么人手里都不知道。

    靳齐心下一叹。

    不过自觉所能做的事都已经做完。自己怀疑的,向开阳院士阐述过;自己亲自从陈楚那里得到证实的,也已经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老师。

    此时的他,死也没什么遗憾了。只是希望老师那边千万不要出事,千万千万不要。

    最后一刻,靳齐毫无在意自己生死,只是挂念着将他扔在这里的陈久的安危。

    刀锋落下,靳齐的注意力都已不在这边,却听“当”一声响,朝他落下的那刀断成两截,前半截刀尖向下,扎入了一旁的空地。

    靳齐一怔抬头,就见一个背影已经拦到了他面前。北斗七星的图案随袍飘动着,七星居中的天权星大而明亮。

    陈久微微侧头,看了一眼靳齐。

    “你在惊讶什么,难道以为我真的离开了?”

    “小九都认不出来,看来一会我得检查一下你的脑子。”陈久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