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吓呆了
    标记。

    便只说到这,郭无术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本就没打算将郭有道的真正身份告诉路平,那可是郭有道至死都在保留的,也是他们那一代暗行使者的准则。

    所以,话便到此为止了,他和路平也没有别的什么可多说的。他对路平其实没什么看法,他只是很希望郭有道数十年的漂泊奔波能有点收获。哪怕是个看来有些可笑的,或是根本无法成立的,那都可以。至少他的辛苦不是白废,至少他的辛苦还有慰籍。

    可是最终,郭有道耗费半生交到他面前的答案却就是这么一个一无所知的少年。

    这当然不是路平的错,郭无术很清楚这一点。他只是难以释怀,看着路平,就仿佛看到郭有道半生辛苦无为,他又哪里笑得出来?他真的一点都笑不出。

    于是他沉默,路平也沉默。

    峰顶又是令人窒息的冷场,子牧几乎都有跳崖的冲动,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文歌成,刚刚来到峰顶不久,子牧还没来及认识的第四人。

    文歌成的目光却始终落在路平身上。路平醒来后与郭无术的对话,以及这峰顶经常弥漫起的压抑气氛竟都丝毫没有影响他,他只是盯着路平,从头看到脚,从脚看到头,脸上的神情变得越来越精彩。

    “路平怎么了?”子牧看出文歌成目光有异,有些慌。这人一来便说路平“没什么事,只是损耗太过”,想来是个医师。此时用这样的眼神看路平,难道是有什么不测?

    “他没怎么。”文歌成随口答着,“有事的怕是其他人。”

    说着他便蹲到了路平的身边,头低得几乎是要把眼睛贴到路平身上,来来回回的,看着路平身上的那斑斑血迹。

    “看起来很惨,但真没多少是你的。”文歌成说。

    “总还是有点吧?”路平说。

    “已经不重要了。”文歌成说着,捏起路平衣服的一角。拇指扣在上面的一处血迹。

    “玄武学院,龙袭?”文歌成问。

    “那是谁?”路平反问。

    “龙袭!玄武学院的龙袭老师,绰号镇三拳,据说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可以挡得了他三拳。那年我在京都有幸见过他。气宇轩昂,是难得一见的英雄人物呐!”子牧说着,一脸的悠然神往。

    文歌成笑了笑,问路平:“那你挡下三拳了没有?”

    路平一脸茫然,有些不确信地摇了摇头:“不知道说得是哪个。”

    “那这血?”

    “不知道什么时候溅上面的。”路平说。

    “人呢?”文歌成问。

    “真分不清是哪个。大概是死了吧。”路平说。

    一旁子牧顿时瞪大了眼,一会看看路平,一会看看文歌成手里捏着的衣角上的那血迹。令自己心向往之的英雄人物,合着就是一滴溅到路平衣角的血珠子?而且路平连什么时候溅的都没啥印象,可见根本就没给他制造出什么困扰。

    一时间,子牧只觉得脑子很乱,非常乱。

    文歌成的手指却已经从衣角又往上移了几寸,又指到一处血迹。

    “郭昌。”文歌成说。

    缺越学院郭昌,苍木岛岛主苍海的得意门生,冲、鸣、气、力。四魄贯通的境界,是缺越学院赫赫有名的一位武道高手,神兵八方戟,传说可让西海的潮汐袭流。可是现在……

    这次子牧没声张,八方戟郭昌?好像和镇三拳龙袭一样,现在只是溅在路平破衣上的一个血珠子啊!

    但是文歌成却没有停,手指不住地在路平的身上指位,一个又一个的名字接连从他跟里蹦出。

    武冲。

    许瓒。

    周木松。

    赵宣。

    ……

    只片刻,便是十几个名字,而这十几个名字。对于一旁的子牧来说无一不是如雷贯耳。这些名字,可全都是来自其他那三大学院的大人物。声名虽及不上四门五岛七宿来得显赫,却也就是比他们稍逊一筹的人物。放在大陆上,都是一等一的能人强者。

    可现在。一个又一个的名字,竟然都只是溅在路平身上的斑斑血迹?

    还有啊!

    眼前这个家伙是谁啊?

    数着这些血迹,竟然就这么自信地把每个人的名字都给报了出来,有这样的本事的……

    东都出身的子牧到底见多识广,就像之前这每一个名字他都耳熟能详,每一个人的事迹他都能聊几斤瓜子一样。能这样准确的看血识人。马上就有一个名字跳出他脑海中。

    “你是文歌成?”他惊叫。

    文歌成却已经完全顾不上理会子牧了。他对自己的显微无间是极自信的,可是这一次,他真怀疑自己在路平身上看错。无数的血迹,来自无数的修者,有些混杂不清,但只要是还能分辨出的,无一不是三大学院称得上当世强者的精英门人。

    他叫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名字,听得子牧这边腿都软了,奈何对路平来说却还是一片空白。这些名字他基本都没听过。

    就在子牧惊讶地识出文歌成身份的时候,文歌成却又在路平的右手背上发现了一点鲜血,神色顿时变得更厉害了。

    他仔细看了足足有三遍,这才敢相信。

    “这是……玄武室宿?”文歌成说。

    路平却还是茫然。这是被他打得最惨的一位,只是那时他的意识已然模糊,根本记不清什么了。但是很快,文歌成就又在路平的袖口发现了新大陆,顿时连室宿也显得不那么骇人了。

    “这是……壁宿?玄武壁宿?”文歌成几乎是在惊叫。就连听到室宿时开始色变的郭无术,在听到壁宿的名字后,终于彻底动容。

    他是将路平从山谷里救出,目睹了那里的惨况,但也没时间具体分辨路平到底都打倒了些什么人。他只认得当时向路平出手的是南小河和苍海,南天与缺越一等一的院士级人物。两位院士级人物一起向路平出手,可见路平制造了很大的威胁。但是,室宿,甚至连活了这么久的壁宿,竟也被路平击杀,这未免有些太可怕了吧!

    三人都在吃惊的看着路平,子牧已经坚持不住。

    “别……别管我,我得坐一会。”子牧实在是腿发软,已经完全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倒到地。

    而路平,这次总算不是一脸懵乱,他总算听到了一个他有印象的名字。

    “壁宿?对,有这么一位,年纪很大,是吧?”他反向文歌成确认着。

    “是的……他怎样了?”文歌成问。

    “死了。”路平说。

    “怎么死的?”

    “被我打死的。”路平说。

    “这些,都是……”文歌成指了指路平身上的血迹。

    “路平点头。”

    “其他人呢?”文歌成问路平,顺势也回头看了眼郭无术。

    “什么其他人?”路平反问着,郭无术则摇了摇头。

    “你不会告诉我,只有你一个人吧?”文歌成说。

    “只有我一个人。”路平说。

    “你打开锁魄了?”文歌成忍不住脱口道,除了这,他真的想不出任何可能性。要知道他从路平身上识别出的,还只是小部分,有大堆因为血迹混杂,他也无法分辨。也即是说,路平单枪匹马在那边击杀的对手,比他看出的还要多几倍。而这些人恐怕也都是不比之前所罗列出的那些名字差的三大学院强者。

    而他们,统统被一个人……

    没有境界上的碾压,怎么可能做到这种事,说出去谁信?

    “那还没有。”路平说。

    “是的,应该没有……”文歌成说。锁魄的存在,很多人感知不到,而他,大陆罕有异能显微无间的拥有者,分辨出这定制异能的本事还是有的。

    锁魄还在。

    而路平就在锁魄的禁锢下,挑灭了三大学院这么多高手?

    “我现在脑子很乱,让我先静静,等下说,等下说。”文歌成道。

    很久没写正经的章末了,今天有,两个事。

    一是提醒一下全订阅过v章,但没有领过大神之光的小伙伴,可以领一下大神之光,还有就是领过,但很久没去看,检查一下有没有失效。因为章节数量突破,所以我们的系数发生了变动。(其实我也不很懂这个什么系数)

    再一是首页有个515粉丝节的活动正在进行,进入作者荣誉堂就可以投赞赏票,想投谁就搜“蝴蝶蓝”便可以,五月前注册的账号都有初始的免费票,欢迎来投。

    然后没有了,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