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八十三章 不倒
    王信,李遥天。

    对于许多人来说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北斗院士,受人敬仰,也令人畏惧。

    可对徐迈和宋远来说,他们是昔日同窗,共同成长,最后一起站到了学院之巅,同为北斗七院士。他们之间也许算不上很处得来的好朋友,但他们是同伴,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且很多来都是如此。北斗七院士中,郭无术可算四人的前辈,阮青竹和陈久算后辈,而他们四人,才算北斗学院这一代的真正象征。

    而现在,李遥天的命星飞往了玉衡峰。王信的命星,落入了禄存堂的后山山谷石林,就在徐迈和宋远的身边。

    这是他们各自守护了一生的地方。徐迈和宋远沉默着,明知这意味着事态的严重和紧急,但是这一刻他们都没有动,安安静静地看着王信的命星在他们眼前最后一次绽放光芒,完成了一个北斗门人一生最后的一次绚烂。

    散落在空气中的魄之力是熟悉的,许多旧事在此时涌上心头。但这还不是可以缅怀旧人的时候,伤感就要到此为止了。

    “七元解厄怕是不行了。”徐迈看着天。

    其他人或许还没有察觉,但就在刚刚星命图恢复,生星落的时候,他就已经感知到了,笼罩着整个北斗山脉的七元解厄大定制,正在以不可思议的度消散。

    七元解厄大定制被人破坏了,玉衡峰上到底生了什么?

    两人走出了山谷。

    “只能如此了吧?”宋远说道,他指的是徐迈先前所提的准备。

    徐迈点了点头。

    “可这需要相当的时间。”宋远说。

    “在争取。”徐迈望着远处,天枢峰的方向。这么远的距离,他也不可能感知到那边有什么情况,但是却好像很肯定地知道着什么一样。

    天枢峰,天枢楼。

    楼前石阶淋着鲜血,四处都是崩坏,横七竖八倒在上面的人更是不少。

    三大学院四位院士级大人物,精英数十。二十分钟前来到这天枢楼前的石阶,二十分钟后,他们还是在这天枢楼前的石阶。

    他们重伤了一名院士级大人物,精英死伤三分之一。却始终没能迈上石阶的最上层。

    所有人都在面面相觑,望着阻拦着他们,从始至终都只一人,没有等到任何支援的阮青竹。

    他们居然闯不过去。

    明明需要压倒性的实力优势,可偏偏就无法击倒这个对手。

    一次?两次?多少次冲到了石阶的最上。就有多少次被阮青竹挡了来。

    程落烛的脸上尽是惊讶和佩服,她很清楚的阮青竹的实力,阮青竹所施展的手段,也没有出过她的预期,可她就是如此坚韧,面对完全可以碾压她的敌人,始终不倒。

    虽然此时是对手,但两人终究还是朋友,阮青竹杀得他们狼狈,可程落烛心中却有点骄傲和自豪。

    缺越学院的商令。可就没有程落烛这欣赏对手的心情了。单打、群攻,始终拿不下阮青竹。这过程中他一直在等一个机会,可也一直没有等到。二十分钟,他有些烦了。

    “程门主,你的天罗镜还没有好吗?”他对程落烛说道。一

    “没有。”程落烛说。

    “可别是程门主不想尽全力啊。”商令说道。

    程落烛懒得答。

    天罗镜出了些问题,这也是他们久攻不下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之前战斗中使用了一下后,而后就现天罗镜又陷入了不稳定的状态,之前用来阻挡路平攻击,给这品神兵带来的创伤比程落烛想象得要大得多。

    不稳定的品神兵,就好像修者无法准确控制魄之力一样。这种情况下,是施展不出异能的。无法施展异能的品神兵,那可就平庸无用了。

    程落烛没有放水,相反她也是尽了全力。但结果却也是战了个平分秋色。最后她的神兵平沙甚至断掉了两根弦。

    阮青竹的情况就更糟糕一些,与程落烛的较量,只不过是她这二十分钟战斗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她依然站在石阶的最上方,身上,甚至脸上都沾上了血迹,有敌人的。也有她自己的。她的神兵青旗停,枪端的绿旗也早不似之前那么青翠完整,已经变得褴褛不堪。

    可她依旧站在那,气势与之前并无两样。所有人看不出她的极限在哪里,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要到何种程度才能让她倒下。

    下一次吗?

    之前他们是这样认为的来着。

    结果下一次之后,又下一次,下一次之后,再下一次。一共多少次,他们甚至都数忘了。

    这就是北斗学院的瑶光院士,为整座北斗学院守护山门的门神,想突破她,果然很难。

    商令左思右想也是无计可施,也只能准备再次起攻击,次数多了,终归是会让她倒下的吧?商令虽然这样想着,可是心中真的一点底气都没有,他真的完全看不出阮青竹的极限在哪。

    正这时,他们的身后忽有一队人到。商令心中一惊,此时的他们可被阮青竹磨没了锐气,真要再被围攻,那可有点糟糕。不过头看去时,叫声已来,让商令喜出望外。

    “老师。”新来的一队,皆是南天学院服色,口称老师,齐朝程落烛聚了上来。

    再添生力军,这次应该十拿九稳了。商令想着,重新抬头望向阮青竹。

    “你们到了。”程落烛看起自己的门生。这是随她一同以观礼身份,一早就进了北斗学院的。之前她急于去天玑峰下找袁非,和他们暂时分开。而后就到了天玑峰上,开传送通道,而后聚起这路人后就来了天枢峰。当中自然也给自己这些门生改了指示,让他们也前往天枢峰会合。她也是等了许久,这些门人总算是到了。

    不过一眼扫过后,却马上看出当中缺了一位。

    “何恩呢?”程落烛问道。

    众门生连忙将他们在天玑峰山脚遇到重伤的李遥天和孙送招,而后被霍英阻拦,最后何恩单独留下来对付三人的事说了。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没有藏着掖着,在场的任何人都听得到,包括石阶顶上的阮青竹。

    她不太了解其他各处的情况,但是就连李遥天和孙送招这些学院一等一的人物都重伤,可想局面的艰难。

    就在这时,天空异动。

    两颗命星的陨落,带起了一波星落。

    阮青竹望着那两颗命星,心神也是一摇。

    机会!

    商令眼毒,阮青竹这刹那的心神摇曳都被他揪到,袖中寒芒一闪,掠身飞向前。

    但是紧接着青光闪动,兜头向他卷来,他那刚刚闪出一丝端倪的袖中寒芒立时被截断了。

    阮青竹望着他,望着他垂在身旁的右手衣袖,似乎早知道他有什么手段。

    玉衡院士,还有天玑院士已经不在了,而自己现在其实也不是瑶光院士。

    但是自己的职责不变,自己坚守北斗学院的心思也永远都不会变。

    “我说过了。”阮青竹望着石阶下方,对方新添的生力军也没有让她丝毫动容。

    “谁敢上前?”她依然守在这里,星落,大不了再多一颗。

    偷袭不成的商令有些恼羞成怒,张罗着就要大家齐冲,程落烛却在此时站了出来,她的身后,数名门生紧随,一人更是将之前刚刚从程落烛那里拿过的天罗镜递到了程落烛手上。

    “还是我来吧。”程落烛说道。

    “天罗镜好了?”商令留意到了那个递镜的细节。

    “不能说好,但是”程落烛没有说下去,而是看向了阮青竹。天罗镜让门生处理了一下,暂时可以挥一下作用,可是马上,自己就要用她来对付自己的好友。

    “这里我非过不可。”她向前走去,天罗镜已浮向半空。

    “不过客气。”阮青竹淡淡地应着。(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ysxiao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