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绕丛竹
    哪怕时间紧迫,哪怕南天学院的任学行被重伤。≧,三大学院的人终归还是沉下气来,所有人一起迈着沉稳的步伐,沿着石阶上行,一步一步逼近阮青竹。

    阮青竹神色不变,心里却还是微叹了口气。

    这,就是最糟糕的局面了。对方很好的控制住了情绪。人数,是他们显而易见的优势,于是现在他们就要发挥这优势,一步一个脚印的发挥。

    阮青竹握着青旗停的手紧了紧。

    她没去考虑什么胜算。她既然站在这里,那么对方想从这里通过的方式,就只有一个。

    来吧!

    她心里想着,目光却不看对手,而是飘向了远方。

    那里是瑶光峰的方向。瑶光峰距离天枢峰最远,从这个位置就是目力最强的冲之魄高手也看不到什么。

    阮青竹却一直望着那边。她不用真的看到,瑶光峰的一草一木,像是刻在她脑海中一样清晰。

    十七年,她守着瑶光峰,守着整个北斗学院的门户。

    而此时,她守着天枢楼,守着整个北斗学院的根基。

    都一样的。

    守瑶光峰的山门,和守天枢楼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只要她还站着,就不会让人迈过去半步。

    阮青竹收回目光,望向步步逼近的三大学院诸人,这一次,她多看了程落烛一眼。

    程落烛心一沉。

    这是阮青竹一惯的爽快。哪怕这次两位好友生死敌对,她也没有半分拖泥带水,没有半点矫情。

    程落烛原本还抱有一丝幻想。希望阮青竹能被劝服。可这一眼。什么也没说。却已言尽一切。

    这一眼,是绝决,也是告别。

    阮青竹将死战!

    其他人似乎也感受到了一些异样,在阮青竹那一眼后,纷纷朝程落烛看来。

    程落烛深吸了口气。

    她本该是比阮青竹更有准备的,可是真到了这一步,她发现自己终究还是不如阮青竹来得痛快。

    多想也是无用。

    她抬头,直视阮青竹。

    阮青竹的目光可以移走。因为她的对手有许多。但是程落烛,她的目光就应该只锁在阮青竹身上,因为她的对手,现在就只有这一个。

    “上吧。”她轻轻说了声。

    语气不重,更像是在对自己说,这是她的绝决。

    其他人听她这话,却是当作号令。此时他们距离阮青竹正好七层台阶,正是方才任学行试图突破,却被阮青竹重创轰回的距离。

    “上。”有人喊道。

    似是鼓舞士气的呐喊,但其实这一声“上”。便已是一个鸣之魄的异能。

    音而上!

    鸣之魄的攻击,好似一个罩子。随着这一声忽从斜上方朝着阮青竹扣了去。

    攻击开始。

    出声的只一位,但出手攻击的,却远不只一人。

    玄武学院的三位,各自施展武技,左、右、上,从三个方向合击阮青竹。

    缺越学院的三位,用“音而上”攻击的是一位,这异能笼罩了上路。另两位,异能出手,各取左右弧线攻击,却是绕截阮青竹的退路。

    南天学院先出手的,也是三位。呈倒三角形,各轰出一道魄之力,限制了阮青竹横向移动的空间。

    一次出手九人,九道攻击。

    这还没完,九人之后,还有九人随时准备补刀;补刀九人之后,再有九人,如此反复无休。

    石阶之上,三大学院的人站得紧凑,可这一开打,却发现人人之间又有足够的空间,谁也没有妨碍到谁施展手段。

    他们确实完全沉稳下来,在这石阶之上,攻击的布局已经无法比他们做得更好了。

    阮青竹的所有活动空间都已被攻击封住,至少在他们眼中是这样。

    而在阮青竹的眼中,至少目前是这样。

    三大学院,并非同门。但是他们攻击的配合,却也几乎达到天衣无缝的地步。这等境界的强者,似乎已经不用太多交流,仅凭魄之力上的相互感知,就能达成互补的配合。

    他们紧盯着阮青竹,阮青竹的任何一个动作他们都不会漏过。

    结果阮青竹的动作大大方方,一点也不藏着掖着,她手腕一翻,神枪青旗停挑起,青旗飞扬风中,青光一片,在众人眼前荡开。

    所有人的视线,或先或后,都有那么一瞬被青旗给遮挡,都有那么一瞬,阮青竹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

    所有人都是高手,这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警觉,所有人都连忙在那一瞬间调整,或找视角,或加强感知,以此来继续捕捉阮青竹的动作。

    阮青竹的动作依然不藏,很容易被盯到,她好像就只是在挥枪、舞旗。

    但是发起第一波攻击的九人已经呆住。

    他们的攻击已乱。

    原本配合完美,限制住阮青竹动作的九道攻击,在青旗飘扬过后,忽然变得凌乱不堪,凌乱得让他们感到难堪。原本一流的配合,突然就变得好像没有配合。

    这……

    所有人到底是高手,微一愣,马上意识到原因。

    青旗的挥舞、遮挡,不是随意为之的。他们各自被阻挡后的调整全在阮青竹的引导之下,他们的配合是被青旗的舞动给带乱的。

    九人忙调整,后九人忙跟上。

    青旗却还在飘舞,可是它的秘密已经被看穿,这一次三大学院的门人,都坚定地执行着他们既定的方针。

    最右的玄武门生,视线再次刹那被阻,上次他微调了身形,结果最后牛头不对马嘴,错误得令人发指。这次他不动,不变以万变。

    “当心。”他听到有人喊。

    声音明确,有鸣之魄做出指向,就是对他说的。

    怎么?

    错愕间,青旗已过,青旗停的枪尾却已扫到他胸前。在那片青光挥过之后,紧接着的瞬间,与那“当心”的提示声一起。

    他心中纵有千百种应对方式,到这一刻却都迟了。

    青旗停枪尾点到他,魄之力犹如一记重拳,直接撞碎了他的胸口。他倒下,还是飞出?阮青竹竟已不理。

    青旗继续飞扬着,在三大学院的人群中。青光所过之处,好似片片竹林,阮青竹的身形驰骋其中。

    绕丛竹,因此得名。(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ysxiao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