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六十章 死后的指导
    “这是……搞什么?”

    带着一脸阳光笑容从传送通道走进山谷的周哲傻眼了,问向一旁的曲方。bsp;   “你问我,我问谁?”曲方说。

    “这是……鸣之魄?”周哲不确信地说着。他可是四魄贯通的境界,做这种判断明显该比三魄贯通的曲方要强,可是现在他却想在曲方这里得到确认。

    “大概是吧……”曲方原本还当自己判断的不准,想向周哲请教呢,结果一听周哲这不确信的判断,这不和自己完全一样吗?

    鸣之魄,当然是鸣之魄,确确实实除了鸣之魄以外,感知不到任何其他的魄之力。

    可是就只是鸣之魄,就敢和壁宿老师叫板,就险些把神武印记给打碎?

    周哲来得迟了一步,没看到路平先前那拳,他原本只是惊讶哪来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可此时,他看着这一拳的鸣之魄轰到神武印记上,看着神武印记的墨迹被轰得飘散开。

    “这小鬼是什么人!”周哲惊讶地叫着。

    “你不要再问我了!”曲方只觉得周哲好烦。·

    这时,新一位也已经从穿送通道里走出。他的神情变化和曲方、周哲几乎如出一辙,从愉悦,到惊讶,再到茫然。

    “怎么回事?”他问。

    曲方和周哲当然只能沉默,他们死盯着路平。

    一拳,一拳,又一拳。

    路平加快了攻击的频率,右拳轰出的鸣之魄未消,左拳紧接着便已打出。

    鸣之力在他体内,准确地说,是在锁魄的禁锢内飞快地旋转着,流畅而有节奏。那是传破的节奏,还在禁锢中的鸣之魄便已经开始以这个异能的形式来运转。

    这是昔日路平绝做不到的事,以前的他,控制魄之力搭成一个异能只能是在魄之力钻出空当的那一会会功夫。时间短暂,他所能做出的着实有限。但是现在,他竟能控制魄之力在锁魄内便完成变化,然后就只是提。找到空当将这已施展出的异能在这点时间里尽可能多的释放出来。

    这全都利益于郭有道留在他体内的魄之力,那个形成偷天换日异能,一度让路平控制不了自己的魄之力。在他努力克服这一点,试着掌握到这种变化的过程中,这股施展着偷天换日的魄之力。·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消耗殆尽了。而路平这时现,这过程中,他控制魄之力的方式,在不知不觉中有了这样一个变化。

    这种变化本不该出现。常理来说,锁魄并不是壁垒一般的存在。被锁魄禁锢的修者,并不是能感觉到自己魄之力,却受到阻搁无法取出。他们是完全察觉不到魄之力,也察觉不到锁魄存在的。

    但是路平,他并不是始终如一的保持被彻底禁锢的状态。在组织时,他所经受的实验回回都是要将他体内的魄之力释放出来一些。他的身体在这一次又一次的过程中。渐渐对魄之力有了记忆,渐渐对锁魄的存在有了感觉。锁魄对他来说渐渐成了壁垒,一道挡在他与魄之力之间的壁垒。

    摘风学院,路平钻开了这壁垒,但是极有限。他所收获的自由,便只是钻出空当的那些许时间,可以任凭他自由地控制魄之力。其他时候,隔着锁魄这堵高墙,他花三年时间,让销魄做到的事是动起来。越来越快地动起来,快到让锁魄跟不上,如此便有了空当。

    而在消化郭有道留下的偷天换日过程中,他完成了一次强大的飞跃。即便在这之前。他其实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积累,但那毕竟是无意识的。但在消化郭有道偷天换日的过程中,他想方设法,千方百计,专注着对锁魄禁锢内的魄之力的掌握。

    偷天换日的复杂,偷天换日不断追逐路平魄之力进行的复制变化。成了路平最好的教科书。

    郭有道将路平带入摘风学院三年,平时并没有给过路平特别的关照。这不是他不想指导路平,而是他在这三年里,一直也在寻找可以帮助路平的方法。

    而他终于做到了,在他死后,所留下的东西,对路平完成了一次至关重要的指导。

    路平实现了突破。这一点他自己也很清楚,一声征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凭他以前的状态,是不可能完全掌握如此高阶的异能。他只能掌握异能的部分节奏和变化。所以他没有练成驱音吞,只是凭驱音吞中对鸣之魄控制的那部分节奏,精纯控制起了鸣之魄,而后的“听破”、“传破”,仅仅是凭纯粹、度这两种几乎很基本的变化达到的效果。当然,路平的魄之力度是远远越修者认知,这是他的鸣之魄可以产生这样变化的最根本原因。

    而现在,他可以掌握更加复杂的变化了。

    同时也意味着他对魄之力的控制更加圆转如意,在锁魄禁锢中,已然可以任由他驰骋。

    之后的工作,便只是从缺口将已经施展出的异能丢出。

    无论效率、威力、还是连续性,都因此有了极大提升。所需要耗费的精神反倒减少。

    只要控制好节奏!

    一拳、一拳、再一拳!

    路平左右拳交替,鸣之魄一拳一拳地冲出。破空声不绝于耳,在山谷中不住回荡,前一声连上后一声,层层叠叠,绵延不绝。

    壁缩头顶的神武印也开始加运转,旋转、落印,寂无声息,却紧跟着路平出拳的节奏。挡在二人之间的神武印记,不断地遭受着冲击。“神武”再无恢复完整字形的时机,像是一连狰狞的墨龙,张牙舞爪。

    站在传送通道旁的三人看呆了,他们之后走进山谷的第四人、第五人、第六人,全都看呆了。

    没有人不认识壁宿,不认识神武印;也没有人看不出路平拳出的,仅仅是鸣之魄,单魄。

    就这样,两人竟然打了个势均力敌?

    不,不应该这么说。

    场面上,明显是那小子在攻,壁宿老师在守。这少年,竟是占据着上风,压制着壁宿老师?

    “都傻站着干什么?出手帮忙啊!!”忽然有人回过神来,叫喊着。山谷里从传送通道已经重新聚起了十多人,竟然全都目瞪口呆地只是看,直到这一刻,才有人如梦初醒。

    无论这少年再怎么强,再怎么令人吃惊,眼下,他是敌人不是?是敌人,就该打倒不是?(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ysxiao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