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因为认识路平
    莫林在观看席上一直关注着路平的状况,就是在这过程中认得了方倚注。不过只是远远看着的他,不知两人说了什么,只是看出二人是友非敌。所以看到方倚注到了夹云谷要去查探火柱时,埋伏在旁的他果断出言提醒。为了让方倚注相信自己,用得就是方倚注对罗从寒一行人“有恶意就不用现身”的一番说辞。

    结果这番说辞转眼就被方倚注复制使用了,他还一早就看出了莫林的莫家天残血脉,更是摘风学院的出身,这却是莫林一点都没想到的。十分认真地重新审视起方倚注来。

    方倚注挺淡定,听了莫林那句惊叹,也只是随口应了一句:“哦?你也在摘风学院混过?”

    “算是吧。”莫林说道。他毕竟加入摘风学院不过月余,又是别有用心,要说对摘风学院的感情他其实完全没有。只是在这月余中有了一些很特别的经历,让他对摘风学院还有在那里遇到的一些人多了一份特别的念想。这份念想,让他对摘风学院不由地有了亲近之意。

    不过方倚注这个正牌的摘风学院毕业生对此看来却没有十分在意,没等莫林继续说就已经摆起手来。

    “这都不是重点。”他说道,“我现在郑重声明的一点是:你可不要以为你有帮到我。”

    “什么?”莫林一听这话顿时跳脚,指着方倚注之前险些就要踏出的那一步道,“如果不是我提醒你,你现在就已经被九龙火封困住了!”

    “错了,我是有计划的。当我现不对的时候我会马上使用移形换位与你交换,让你和刚刚那个家伙一样下场。”方倚注说道。

    “不要说得你早就知道我藏在一旁似的。”莫林说。

    “我当然早就知道。”

    “你知道个屁!”

    “确实知道。”

    “你怎么可能知道?”

    “我还没进夹云谷的时候就知道。”

    “放屁,就是路平都感知不到这么远。”莫林叫道。

    这个突然出现在对话中的名字,顿时让两人停下了争执。

    “你认识路平?”方倚注说。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帮你?还不是看到你和他似乎有点认识?真以为自己是师兄就了不起了?”莫林没好气地冷笑道。

    “就因为这?你能不能再随便一点?”方倚注道。

    “这个理由对我来说已经很足够。”莫林说。

    “是吗?”方倚注的神情忽然变得也有一些认真,很仔细地打量着莫林,好像这才是刚刚看到他一样。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已经转开。望向了那火柱。

    九龙火封,还设了伪装的定制,这个异能不是可以轻易解除的,一个个破解。肯定也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和时间,这正中敌人下怀。对手显然已经考虑到了这是北斗学院的主场,所以设出了这么一个局,来分散消化北斗学院的力量。

    “你知道些什么?”方倚注问莫林。

    莫林耸了耸肩。

    他什么也不知道。这可是针对北斗学院的大阴谋,他们这些受雇而来的刺客、杀手。又能担得起多大的信任?他们几乎都是提线木偶,只是依照事先约定的标记和讯号来完成他们的任务,除此以外他们一无所知。他们是扮作珍宝阁的人进的北斗学院,可是整个事与珍宝阁是不是有牵连,莫林没有现明确的蛛丝马迹。

    因为他并不关心关心这些。最后留下的四十人都是他们这个行当中最专业、最有胆色的。他们不会过问任何缘由,领命、办事,一分钱,一分力,仅此而已。

    从峡峰城逃离后,莫林就继续干起了他的老本行。

    对任何人来说都会很麻烦的玄军帝国通缉。对莫林的行当来说却成了一份品质的保障。屠志灵城院监会,杀峡峰城城主,让玄军帝国举国通缉的家伙,胆色和实力,几乎不会有什么人会怀疑。

    若非如此,凭莫林以前在行业内的微名,根本不可能收到这次任务的邀请。

    去修炼界的顶端北斗学院搞事,这任务哪是一般人物敢接的?雇主不会自讨没趣,更不可能广撒英雄帖弄得人尽皆知。从一开始,就是有的放矢。而后层层筛选。至于过程中被筛出去的,会是什么结果,莫林同样不关心,也不在意。

    他现在不只有名。在明白了天残血脉在修炼时反倒会有的简练优势后。这九个多月,他再次有所突破,此时已是鸣、气、枢,三魄贯通的境界,冲之魄感知六重天,接下来就该往四魄贯通上寻求突破了。

    这一切。仅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摘风学院的这一段经历,确实让莫林打开了新的大门。此时的他再不会妄自菲薄,再不会感伤自己没有力之魄的血脉。他很清楚,他的修炼能如此突飞猛进,正是得益于他缺一门的天残血脉。

    而这次来北斗学院任务,他又见到了路平。

    北斗学院的存亡他一点不关心,但是路平是他重视的朋友,包括看起来是路平朋友的人,他都愿意出言提醒一声,免受九龙火封的困扰。除此以外,他就不会去理会了。方倚注摘风学院的出身,对他而言也就是比一般陌生人多一点点亲近感而已,比起路平、西凡、苏唐、楚敏老师等等,那还是疏远得很。

    方倚注没有从莫林这里问到什么,简单几句后,就也不多问了。

    一般人来说,进了四大学院以后,过去学院的出身都不会怎么珍惜的。莫林原以为方倚注便是如此,这也没什么值得稀奇的。

    可是渐渐的,他却又觉得,方倚注有些奇怪。

    他好像很矛盾。

    他对摘风学院反应平淡,但对路平好像挺在意;他来探查眼前的火柱,可是他对北斗学院的安危,好像又不是十分的关心。他与自己争执的时候,很猥琐,很不要脸;可是这时候,看起来很深沉,一副干大事的模样。

    “你想知道些什么?”莫林忍不住反问起了方倚注。

    “要不要跟我赌一把?”方倚注说。

    “赌什么?”莫林问。

    “就赌一赌我们都认识的路平吧。”方倚注说。

    “路平?”莫林不解。

    “路平去了天玑峰,刚刚学院放出了七星令,也是指向天玑峰。”方倚注说。

    “所以呢?”

    “我们来赌一赌,路平能打倒多少对手。”方倚注说。

    “哈哈哈。”莫林笑了,他很有自信地道:“有多少,他就会打倒多少。我赌你根本不知道路平到底有多强。”

    这章卡我两天。(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ysxiao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