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五十五章 真是师兄
    因为近……

    这理由听起来有些胡闹,可偏偏无法辩驳。m朱零他们七人来此查探,唯一的原因不也就是因为夹云谷的火柱距离最近吗?

    可就算有这合理解释,却也不能马上打消七人对方倚注的疑虑。南山衡院的散修有那么多,别人都没有来,偏偏就这位来了,当真只是想为学院做些什么,亦或者说是别有用心?

    七人相互看了看,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对方倚注的包围终归是没有半点放松。

    方倚注看出七人对他不信任,却也不当回事:“诸位不相信我也不要紧,尽管上前一试,被九龙火封困住了也不用担心,我自会回去送信。”

    “听起来很有道理。”七人之首的朱零听到方倚注如此说,点了点头。

    “当然是很有道理。”方倚注说。

    “九龙火封的话,只要不去冲破,倒不会受什么伤害。”朱零说。

    “有见识。”方倚注点头。

    “那么,就辛苦你来探探看了。”朱零说完,一打眼色,其余六人立即心领神会。这是将方倚注之前那主意反其道而行之,他们七人不去试,扔这家伙上前一试。若他所说是真,也无非是多个散修被困在九龙火封当中,对北斗学院来说决算不上是多大的损失。

    “你这家伙,还真会举一反三。”方倚注还在强自镇定,站他身后的罗从寒和代南已经闪身上前。两人都打着十二分的小心。结果察觉到二人运作的方倚注,闪避却是肤浅之极。两人各预备的两个后手三个变化。一个都没用上,只是上前的伸手一搭,便已经将方倚注给拿住了。

    “去吧!辛苦你了。”两人笑着。毕竟也不能完全确定方倚注就有问题,如此做敢是以防万一。考虑有可能是委屈了方倚注,所以众人都是一副半开玩笑的架式,就这样将方倚注给丢了出去。

    “够恨的。”半空中的方倚注满脸无奈。一指朱零说道。

    “辛苦师兄了。”朱零笑着。以他天枢峰首徒门下。虽无名份,但能称方倚注一声“师兄”,也算是相当给方倚注面子。

    结果这声刚称完,周围立时火起,朱零神色一紧,正要细瞧,忽觉不对,自己眼前怎么是同来的六位同门?还有那个散修,怎么也站在他们当中笑吟吟地看着他。而他呢?此时竟然飞在了半空。火柱中,地底,皆有火龙钻出,没等他想清。这些火龙已然交织在一起,将他困在了当中。

    “看吧,是不是九龙火封?”方倚注对左右说道。

    那六位还沉浸在这变化的错愕中,回过神时朱零眼看就要被交织的火龙网罗进那火柱。代南连忙就要上前去救,却被罗从寒拉住。乐枫山挥拳想打方倚注,也被罗从寒给劝阻。

    “你用的这是移形换位?”罗从寒看着方倚注说道。

    “正是。”方倚注谦虚一笑。可这谦虚看在六人眼里简直可恶。但是,移形换位……这异能虽然不具备什么杀伤。但妙用无穷,是个难度极高的五级异能。而方倚注可是一个散修,散修虽然也有去天枢楼查阅秘籍典藏的权利,但若只是这样读读书便能掌握五级异能,那学院的存在,导师的教导还有什么意义?

    越是难度高的异能,其中的变化越不是书本上能记述周全的。更何况每个人的魄之力程度不一样,修习同一种异能会遇到的状况更是各不相同。这其中微妙,书本上查无可查,非得有经验的导师来指点不可。自己摸索研究当然不是不行,却是要难上百倍千倍。而眼前这位自称散修的人,却能掌握这门五级异能移形换位,仅这一点,便做到了他们这些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我们走。”罗从寒此时忽道。

    “走?”其他五人愣道。

    “九龙火封也不是我们可以破解的。既然已经探明,多留无益。快些送回消息,让学院另作安排,我们也好去支援七星令。”罗从寒说道。

    “这边也总该留个人盯一下吧?”先前挥拳想打方倚注的乐枫山,对方倚注并不完全放心,很怀疑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七人依着徐立雪的安排该以朱零为首,现在朱零进了九龙火封,凡事也只能他们六位商量着来。罗从寒的说法有理,乐枫山的担心却也不无道理。六人商量着兵分两路,一旁方倚注却冷飕飕地飘来一句:“这大概正是敌人想要的。”

    六人闻声一愣。仔细一想,九龙火封这异能作用就是火牢空间限制。若其他各处都是如此,那么分散北斗学院力量的意图就再明显不过。他们现在再分人留在火柱这边,虽没困进九龙火封,却也完全实现了敌人的期待。

    “好,你便跟我们一道走吧。”罗从寒说道。他们对方倚注有疑心,那么将方倚注带在身边总该没多大问题了吧。

    “我还有别的事。”方倚注十分干脆地拒绝。

    “这怕是由不得你了,先去跟我们见老师再说。”乐枫山道。

    “这种时候就不要互相猜忌了。我若想对你们不利,刚才不要现身,你们还见什么老师?都见鬼去吧!”方倚注翻着白眼,训斥道。

    “你……”乐枫山又怒,再次是被罗从寒拉住。

    “我们走。”罗从寒招呼所有人。

    “你信他?”乐枫山叫道。

    “我传了讯息向老师请示,是老师的意思。”罗从寒道。

    “哦……”一听是徐立雪的意思,乐枫山不再多说,其他人也再没意见。罗从寒向方倚注点了点头后就和其他人匆匆离开了,方倚注只是大刺刺地站在一旁,也不去理会。直到看到六人全部走没,方倚注的眼珠这才滴溜溜地转了转,然后目光向旁一偏道:“出来吧。”

    藏在迷雾中的草丛瑟瑟作响,不大会走出个人来,头顶草帽,望着方倚注嘻皮笑脸道:“这位师兄还真是不要脸啊,把我的词又全用了一遍?”

    “你真以为你的说辞那么有用吗?我问你,认不认识莫森?”方倚注道。

    “啊?”莫林一愣,“你认识我叔?”

    方倚注点了点头:“他曾是我的老师。”

    “你是摘风学院出来的?”莫林再次震惊。

    “不错。”方倚注点头。一般人没听过摘风学院,但这人即是莫森老师的侄子,知道叔叔所在学院自然不用稀奇。

    “我去,还真是师兄!”莫林摘下草帽,十分认真地打量起了眼前这人。(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ysxiao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