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五十四章 火牢内外
    银光挟着劲风,准确掠到路平的脖颈,没有寻常铁器的寒意,却有远胜刀剑的锋利蹭一声响,山壁碎石飞扬,一道深深的切痕烙在了山壁上,当中断开的地方,正是路平的脖颈,殷红的鲜血似乎马上就要飞出。

    “谢谢。”

    鲜血没有飞出,传来的是路平的说话。

    早已不瞅这边的玄武学院几人闻声猛然回头,当中包括壁宿。而后所有人的目光落到了陈剑的身上。

    陈剑有点茫然,他甚至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山壁上的切痕那么清晰,自己方才这一击没有任何问题啊!

    路平的手臂,却已经从山壁中挣出,又带落了许多碎石。

    “居然被卡住了,真是难为情。”路平说着,挣出的双臂用力向后一挥,双掌拍上山壁,没有多大声响,可是山石明显又松落了很多,他嵌入山体的身体,总算也抽了出来。而后他便跟着那些碎石一起落下,拍了拍手,抖了抖衣服。

    玄武学院的几位就那样呆呆地看着。刚从传送通道进入山谷的三大学院门生,感觉到谷内气氛的怪异,都不解地停在了原地。

    现在不只陈剑,连壁宿都满脸诧异。

    没能割下路平首级的,是陈剑的异能;可是将路平固定在山壁上的,可是他的手段。

    壁宿确认路平不是冷休谈,说话间对路平也颇不以为然,但如果有人以为他是真的没把路平放在眼里,就大错特错了。

    一个不懂得自负是多么危险的人,绝不可能活得这么久。

    以为壁宿倨傲自负的人,都只是被他的表象给迷惑了。

    看到路平的第一时间,壁宿就对这少年十分戒备。

    因为他绝不会认为缺越学院的秋水岛主和南天学院的东林门主是两个面瓜,更何况这两人这次还各携了学院的超品神兵。如此状况下还能让两人这么狼狈的人,不是冷休谈,那也可以一并视之。无论眼前的对手看起来多么年幼,无论他看起来多么平凡不起眼。壁宿对路平都没有半分小瞧。

    他那看似很不以为然的出手,与其说是随意,倒不如说是偷袭。

    他在先下手为强。

    发觉路平绝对不好对付后,不动声色间就已经发动了极其强横的一击。那一击,他甚至动用了神武印的力量。若真是一个他不放在眼中的对手,何至于此?

    也正因为此,此时的危宿才更惊讶。

    他没有大意,没有放水。他动用神武印施展了一击。没有将路平压死就已经让他有点吃惊,结果现在,竟然连定都没定住,路平居然就这样摆脱了神武印的印定?

    说什么卡住了。好像被砸入山壁的卡嵌,竟比神武印还要让他困扰?

    壁宿想着又扫了山壁一眼,很快就觉得路平所说的恐怕并不是虚张声势。陈剑放出的斩首一击,横切路平脖颈,长出的部分切到山壁,那正是路平双臂的上方。这一切下,碎了山壁。正好让路平的双臂得了自由。“谢谢”一说正是因此而来。

    这小鬼,果真是有些棘手的。壁宿面露惊讶,心中的谨慎,却又加重了几分。

    夹云谷。

    九龙火封牢牢封锁着邝节和他的二十位门生。除了无法穿过火牢,九龙火封并不妨碍他们的任何举动。

    于是他们眼看着七星令出,心知学院必是出了大事,却依然只能在火牢中暗自着急。

    门生们商量出了几个方案,倒都被邝节给否定了。有门生暗自不服,偷偷去试,于是现在九龙火封中的。是邝节与他十九位门生,以及一堆骨灰。

    不去试图闯出,九龙火封看起来便温顺异常,他们在火牢内无论施展什么异能。火龙火封都无动静。但只要有一点试图穿破火封的举动,立即就会遭到九龙火封冷酷无情的反扑。

    上次是一条手臂,而后是一条命,现在,没人敢再轻举妄动了。看到七星令出,所有人也都是看向邝节。希望老师能有个主意。

    邝节却只能流露出无奈痛苦的神情。眼见学院遇到大危机却被困这里什么也做不了,对于一位忠实的北斗门生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这更痛苦的了。

    能做些什么呢?

    邝节其实一直都没有停止思考,但是他终究还是无法想到什么破解的方法。九龙火封在他的认知中,无论从内还是从外,都是无解的。

    所以他甚至让门生们打消了盼人来救的期待,因为在他看来,有人来救,更高的机会,是让更多的北斗门人被困在九龙火封中。

    哪怕是能给这些同门一点提醒也好啊!邝节想着。可是就连这点,他都想不出法子。这九龙火封将他们的魄之力完全屏蔽于内,他们发不出任何信号。只凭内眼,从外更是看不出任何。这九龙火封本就做了极好的伪装,否则他们也不至于上当被困了。

    结果,终究是什么做不了。

    这种无力感深深地折磨着邝节,让他连头都无心抬起。结果这时,忽有门生叫道:“有人来了。”

    有人来?是敌是友?

    邝节听到门生说话,连忙抬头,而这一刻他心中期待的,甚至是可以给他们一个了断的敌人,而不是又一批会受困九龙火封的门生。

    可是事与愿违背,火牢之外,夹云谷的浓雾都被热浪推净了许多。出现在他们视线内的是七位北斗学院的门人,身着天枢峰的服饰。

    “是天枢峰的。”有门生激动着。七峰之首的门人让他们敢有些指望了。

    天枢峰的谁?不期待是自己人的邝节,看是天枢峰来人,心中也起了些希望,他仔细看向来人。

    朱零、罗从寒、代南、乐枫山、李雅、青槐、楼靖。

    来的七个人,每一个邝节都认识。天枢峰首徒徐立雪门下,没有哪个是不优秀的。不过有一点人尽皆知:徐立雪门下个顶个的优秀,可事实上真正算作徐立雪门生的仅仅有三位。其余的,那都是自己想投到徐立雪门下,徐立雪不收,可又不拒绝偶尔指导他们一下。于是就有不少人便这么含含糊糊的跟在徐立雪左右,成了他有份却无名的奇葩门下。

    即便只是如此,这些门人却都变得很优秀,实在是因为徐立雪太会教人。而他真正的三位门生,自然更加优秀,有人甚至说那三位的实力已不在七首徒之下。

    眼下这七位中,没有徐立雪的真正门生。可是认得这七人的邝广,却也多少从自己对这七人的了解中,意识到了这队伍的构成。

    这是一支专门填补他邝节一门不足的小队,派出这小队的人,很细心地思考了邝节他们可能遇到解决不了的状况。

    可是,这状况是九龙火封啊!

    邝节他们对付不了,这七人却能弥补他们的不足,可是只是这样,还不足以应付九龙火封啊!

    不要一起上来,千万不要。

    邝节心中叫着。他们能看到火牢外的情况,但火牢外的人,此时看到的,就只是那根盘旋上天的粗壮火柱。

    “停!”九龙火封外,在看到火柱后,朱零立即挥手止住了所有人的步伐。

    他的目光移向左右,这火柱四周的迷雾都被热浪推散,景象清晰,可是四下却都没有邝广与其门下的踪迹。

    “他们就是到了这里,便消失了。”罗从寒蹲下身,仔细看了一番这四周地面后说道。他们一路过来,都有邝节与其门生走过的痕迹,但是到了这里之外,便没有然后了。

    “有古怪。”罗从寒起身,看向火柱。

    “是什么陷阱将他们瞬间剿灭了?”代南说道。

    “九龙火封嘛。”有人说道。

    九龙火封?!朱零听到这个名字,表情微滞,连忙再打量向那火柱,却不敢再轻举妄动。

    可他身旁的罗从寒这时却跳了起来。

    “你谁?”他一边叫着,魄之力已经张牙舞爪地从他身上爆发出了。朱零连忙转身,其他几位,接边一般的爆发着魄之力,瞬间已将一人围到了当中。

    他们来的时候是七人,可是现在,竟然一共有八个人。当中一位,谁都不认识,不知何时到了他们当中,直到刚刚搭腔说了句话,所有人竟才察觉。

    “别慌张,自己人。”被围到当中,眼瞅就要被几人的魄之力轰成渣的这位,看起来自己倒先慌张起来了,急忙举手示意所有人冷静。

    众人一看,这人倒真是身穿北斗学院的服饰,可是这时候了,服饰还能代表什么?这人所有人互望了一眼,只确认了一点:没人认识。

    “在下方倚注,是南山横院的一位著名散修。”被围的这位赶紧介绍着自己。

    “方倚注?”罗从寒听着这个名字,似乎是想起了一点什么。所有人听到他这语气,都看向他。

    “是在七星会试与人打赌骗七星令的那个?”罗从寒说。

    “诶,都说了是打赌,怎么还说是骗呢?”方倚注说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虽然识别出了方倚注的身份,但是他的出现实在诡异,众人依然没有掉以轻心。

    “这不和诸位一样来看看究竟嘛?”方倚注说道。

    “这么巧也是来了这里?”罗从寒道。

    “这不是因为近吗?”方倚注理直气壮。(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ysxiao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