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五十三章 玄武壁宿
    玄武七宿,是与北斗七院士、缺越五岛主齐名的修炼界顶尖人物.代表玄武学院来观礼这次七星会试的危宿,与袁非同辈相交。可是眼前这位,虽然也是玄武七宿之一,袁非却不敢上去和他称兄道弟,被他很不客气地说上几句,也只能讪讪陪笑。

    壁宿,玄武七宿之一,堂堂缺越学院的五岛主之一,对他都是以“老师”相称。

    因为壁宿的辈份实在是高。即使在修炼界辈份这个东西并不十分被看重,却是壁宿却无法被人忽视。因为他这辈份的存在感实在太强。百年前《魄之简史》的编撰由南天学院的周通主导,当时便就已是玄武七宿的他便有参与。而这所有参与者中一直活到现在的,便只有这位壁宿了。

    北斗学院开阳峰年过百岁的院士郭无术,已是七院士当中年纪最大,资历最长一位。却也只能算是看着《魄之简史》长大的,这壁宿的资历之长,又有谁敢忽视?因为《魄之简史》奠定基础修炼起来的这百年修者,又有哪个敢不称壁宿一声“老师”?

    玄武壁宿,现今已经近一百八十多岁,换普通人这该是个早已过世的年纪,即便是修者能活到这岁数的也甚少见。但是壁宿在这个年纪却依然拥有年轻人一般的强劲体魄,让人一度怀疑他是不是修炼出了什么返老还童的异能。

    此时此刻,三大学院针对北斗学院的计划,传送通道刚一打开,第一个走进来的便是他,更是举手间就把路平给镶墙上了。

    就算是他掌握着玄武学院的超神兵神武印,可是袁非拿着缺越学院的镜花水月,程落烛手持南天学院的天罗镜,不还是对路平束手无策狼狈不堪吗?

    差距啊……

    袁非不得不服气,只能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看到壁宿的目光落到镜花水月的幻境上时,这才想起这还困着两位呢。慌忙出手解除镜花水月,同时心里也对壁宿愈发佩服。照理这镜花水月的幻境,除了他本人别人是感知不到的,可是壁宿却好像可以看到一般。

    幻境解除。

    被袁非当作媒介种下镜花水月的门生早已不支。幻境散去后立即瘫倒在地,昏迷不醒。而程落烛则不愧是南天学院的东林门主,这一会功夫的镜花水月并没有将她怎样。幻境刚一解除,就看到袁非就在眼前,抬手一掌便要挥上。袁非施展镜花水月完全无视他们生死。这让程落烛很是恼火。

    “够了!像什么样子?”结果她这一掌还没挥下,就听到身旁一声喝斥,那口气宛如程落烛训斥她的门生,这样的口气,从她成为东林门主后可是许久没有听过了。怒转过身时,这一掌顺便也想换个地方,但是转头来看到喝斥这人,顿时悻悻地把手垂了下去。

    “壁宿老师……”和袁非一样,她也是对壁宿以老师相称。

    “不要浪费时间。”壁宿说道。他并不完全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以他的阅历却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但眼下是解决这问题的时候吗?也就眼前两位也各是缺越、南天的头面人物。否则壁宿早两耳光将他们都扇墙上去了。

    “抓紧行动。”他说着,身后被打开的通道中接连又有人走出。一穿海蓝长袍,一穿南天院袍,后背一个大大的西字,却各是南天学院和缺越学院的大人物驾到。

    缺越夏金岛岛主,商令;南天西行门门生,任学行。

    两人刚进山谷,目光便各落自家人身上。

    南天学院就只一位,程落烛。缺越学院这边却是热闹了,满地倒下的精英不说。五岛主之一的袁非,一眼看去也知状况极其不佳。

    把缺越学院横扫成这样,眼前也该有些对手吧?可山谷里一圈看完,就只那边山壁上被镶着一个少年。商令和任学行的目光都完全没在路平身上多做停留。谁会想着把缺越学院在场的诸位打得如此狼狈的,就只是挂墙的那个小鬼呢!

    “怎么回事?”狼狈的是自家人,商令自然是要多上心一些,一掠便已经到了袁非身旁,一边扶着他一边问道。

    袁非苦笑,却也不知该从何说起。这一次他门下元气大伤。精英死伤惨重,可是始作俑者却都是那个少年。自己把他认为是冷休谈,除去这确实是最合理的解释以外,也因为他心底暗暗希望是如此。因为是冷休谈的话,他的狼狈不至于成为笑话,可是现在……

    袁非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山壁上的路平,商令顺着他目光也看了一眼,还是没太在意。有正常思考逻辑的人,都绝不会往这少年身上想。直至袁非看完这一眼后就沉默不语,商令的目光中才渐渐有了错愕,这才郑重地又打量起了挂着的路平。而那边,程落烛此时倒是心态平和。南天学院除了借天罗镜光遁逃走的秦越生死不明以外,目前程落烛所知的还没有什么损伤。但是路平的诡异和强大,她免不了也要和同门吐槽一番,引得任学行也很快目瞪口呆起来。

    在这二人之后从通道进入的,便是壁宿、商令、任学行这三人的门生了,也各是三院的精英。这当中又不得不再说一下壁宿,因为活得实在够久,身份又高,他的门下已经开枝散叶到无比庞大的地步。只目前北斗七宿中的两位,便都是他的门生;还有一位,是他门生的门生。眼下的玄武学院,壁宿一门不断下去的已到第五代。玄武学院的师生,据不完全统计有半数可算从壁宿这里传承出的。壁宿如今已经很少再收门生,但门下辈份早已乱成一团,好在修炼者并不十分在意这个。否则壁宿这一门想理清所有人之间的辈分关系可着实不容易。

    有了这么多年的积累,壁宿门下可说高手云集精英众多,可不是分分钟就可以传送完的。

    “先来先动,北斗七星令都出了,还等什么?”壁宿喝道。

    “那老师我们先行一步。”两大学院的大人物纷纷说道,各领门生各山谷外走去。

    “许川你也带人先走。”壁宿点了一个门生,让其率领玄武门下也开始行动。

    被唤作许川的壁宿门生知道老师还需要留下来看着传送通道,毕竟神武印对这通道至关重要。当下点了点头后,点了几个门生留在壁宿左右,便也领着人走了。

    “老师,那小子呢?”留在壁宿身边的门生,向壁宿问起山壁上的路平该如何处置。

    “还没死?”壁宿看来早把路平给忘了,这样的小角色,实在难让他挂在心上。

    “马上死。”门生听了这话不再多问,转身一掌削出,一道银光,直切向路平的头颅。(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ysxiao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