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四十九章 谁敢上前
    看你们还往哪跑。》し

    这是一个人对许多人说的话,口气里没有多少威胁的意味,只是十分的一本正经。听到这话的许多人,心里却都咯噔了一下。

    如果不是正在发生,程落烛一定会认为这是一件很荒谬的事。

    她,南天学院东林门门主。

    一旁,缺越学院秋水岛岛主袁非。

    他们两人联手,放眼天下,除了那六位,可以说无人可挡。结果现在,拦在他们面前的,真的就是那六位之一吗?

    程落烛看着路平,始终还是觉得不像,她怎么也无法把这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少年和冷休谈联系在一起。

    但是这个少年很可怕总是事实,如此不声不响地就走了进来,袁非搞了个什么废物定制?

    程落烛有些恼火地瞪了身旁的袁非一眼,袁非没看到,他这时正茫然着呢!

    他设的定制挡不了路平他一点也不奇怪,他本就只是想要这定制给他们提个醒。结果定制动静是有了,可那明明是将人阻拦的信号,再然后路平就这样安然地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定制呢?

    袁非不感知不知道,一感知就更费解了。

    定制还在,完完整整,也就是说,这定制对路平来说竟如空气一般。他从定制中走过,定制居然毫无知觉?

    “冷休谈……”袁非念叨着。与程落烛相反,他无比坚信这位一定就是冷休谈。实在是他的定制异能,包括超神兵镜花水月在这位面前都太无力了。

    袁非笃信的口吻让程落烛忍不住又心跳了一下,她盯着路平,手脚未动,但是魄之力早和怀中的天罗镜牵动在了一起。

    “阁下……”

    轰!

    魄之力在两人身前爆散着。天罗镜竖在半空,不住地震颤着。那模样实在让人怀疑它下一秒是不是就会碎掉,看得程落烛一阵心疼。

    袁非则是脸色煞白。因为坚信对方是冷休谈。他连“阁下”这样的敬称都用上了,结果这才刚说了两个字。对方竟然马上就打。要不是程落烛用天罗镜挡下,重伤状态的袁非哪里挡得开这一击?看这威力,此时怕已粉身碎骨。

    果然和冷休谈是没有办法做正常沟通的吧?

    袁非心下惊颤,再不敢说半个字。一旁的程落烛感受着天罗镜所受到的冲击,算是直观了解到了路平的魄之力到底多强。然后就听着对面的路平“咦”了一声。

    “怎么跑到你手上来了?”想到什么,路平便说了出来。

    程落烛不语。

    路平攻击的方式她已经看出来了,一声征。

    好在有天罗镜。

    程落烛暗自庆幸着,她不知道如果没有天罗镜的话。自己能不能阻挡路平的攻击。

    不过对付一声征,最有用的办法还是不出声,再或者是……先下手为强!

    程落烛没动,但是还在震颤的天罗镜却突然止住颤抖,在空中一转,一道光立时从镜面中射出,直指路平。

    路平之前进这山谷时,感知到入口处有定制,与之前遭遇的颇像,随即依着李遥天的嘱咐。不去控制魄之力。于是被*锁魄禁锢着魄之力的他,在袁非的定制下就成了一个不存在的物体,进入、穿过。定制都毫无知觉。弄得被那异能阻在入口外的李依目瞪口呆——她本是抱着必死的觉悟,要冲进去阻止一下,哪怕是能阻止一秒就好。结果她却连入口的定制都过不去,但是随后赶来的路平,竟然没事人一样就走了进去。

    这类异能本是更高级、更敏锐的存在。世间各种生物,不管有没有修炼,天然就具备魄之力。直接让异能与魄之力发生作用,产生的定制效果最牢固不过。结果偏偏遇到路平,自然毫无用处。

    不过在穿过了定制后。路平还是要动用魄之力来施展听破。天罗镜转动的刹那,他就已经听到魄之力流动聚集的声音。路平急忙朝旁一让。镜光从他身侧掠过,照在后方山壁上。却是不声不响。山壁上仅仅出现了一个光斑,看起来就好像是一面普通铜镜反射了光线一般。

    路平不敢有丝毫大意,这看似普通的一道光线,当中所蕴含的魄之力透过听破他已经清楚地感知到了,绝对不是晃一晃眼那么简单。

    不过眼下的关键,不在这面镜子。

    伤重的袁非此时已经退向后,他的几位门生上来,将老师护在了当中。再在他们身后,六位袁非六生分开站立,各自施展着魄之力。路平进了山谷,他们六人却连头都没回一下,显然手上事正进行到紧要,容不得半点分心。

    就是那了!

    路平虽然不是很懂,却也一眼瞧出那六位正在做得应当就是打开传送通道的事了。他们六人的魄之力聚集的地方横着一具尸体,据刚才谷外遇到的李依说,那就是天玑院士王信。

    路平和这位院士没有打过交道,对他的死心里真没多少触动,只记得自己此行来的目的是要全力阻止这些人打开通道。可惜那六位全力以赴地打开通道,没有发出半点声望,路平无法施展一声征。闪过天罗镜攻击的同时,路平挥出了一拳,却只是他惯常用的,聚集鸣之魄放出的“传破”一拳。但是为达目的,这一拳路平也是尽了全力,吹角连营在进入山谷时,就已经被他戴到了手上。

    鸣之魄冲出,与空气振荡磨擦,发出无法形容的诡异声响。波纹闪动,眨眼就已冲向石林。结果就在即将冲入的刹那,一片明亮忽然阻到了当间。

    天罗镜!

    刚刚做出攻击的天罗镜,又一次出现在了防守位。明晃晃的光亮中,所蕴含的魄之力却让人觉得漆黑深邃。

    路平轰出的鸣之魄冲上,光亮大盛。地处山中有些阴暗的小山谷,刹那间失去所有色彩,被这强光照耀得便只剩下一片惨白。路平轰出的鸣之魄,竟随着这光散成了四面八方,这一击,被天罗镜给消化了。

    但是成功防住这一击的程落烛却笑不出来,她的脸色在这光照之中,尤其惨白。

    这一击之威超乎了她的想象,天罗镜上一次抵御攻击释放出如此威能是什么时候她已经记不得了,也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过这种时候?

    她可以感觉到,挡过这一击后的天罗镜在迅速弱化,仿佛一个人消耗了太大力气一样,天罗镜为了消化这一击,似乎也消耗了太多机能。

    这未免也太强了吧?

    程落烛胆寒。因为有天罗镜,她心中终归还是有一些底气,觉得凭着超品神兵,哪怕真是五魄贯通的高手,总还是可以周旋。只要争取些时间,打开通道,援兵涌进,那就什么也不用怕了。

    可是现在,接了这一击,竟连超品神兵看起来都要休息,自己还能拿什么来阻挡这家伙?

    耀眼的光芒渐渐散去。

    天罗镜犹自悬在半空,但是明显已经没了之前的光华。目瞪口呆的众人下意识地想向后退,但随即意识到他们哪里还有退路。

    袁非望向程落烛,看到她死灰一般的神情,就知她的手段在接了这一击后便已用尽。

    大家都是一样啊。

    袁非惨然一笑。他和镜花水月,在这家伙面前可是输得更加狼狈啊!早知会遇到这样的怪物,他们就该一起出手的。可惜现在自己半废,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护在袁非身遭的门生,此时感受到了老师的心思。当中一位默不作声,猛然朝着路平冲去。

    袁非一惊,张口欲喊,却在最后一刹那忍住。路平的一声征异能,程落烛瞧出来了,他又如何会没想到的。就在刚刚程落烛帮他挡下那一击时,他就恍然意识到了自己在镜花水月中会挨揍是什么回事。是他的声音,让路平可以频频锁定他。

    那可只是一些脚步声啊……

    想想当时的攻击,袁非比程落烛更清楚路平的一声征有多敏锐。

    他无法出声,他只能就这样地看着他的门生冲上。

    然后他看到路平出拳,如同之前一样的又一拳。

    连超品神兵天罗镜都因为消化了这样一拳而不得不休息恢复机能,路平看起来却比超品神兵还要强大,竟然可以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又出了一拳。

    鸣之魄冲出,直破长空。

    袁非门生最终做出的仅仅是一件事,他跳得很高,他自上向下对路平发起攻击。如此路平朝他挥出的拳只能朝着半空,这一拳,至少不会再扫向袁非或是石林中这些地面上的人。

    然后他摔下,血花在空中绽放,戏水服碎成一片一片,飞舞向空中。

    缺越学院秋水岛一品生,在路平面前所能做到的,竟然只能是用自己的身体引开路平攻击的方向,仅此而已。

    顾不上悲痛,也没有时间再恐惧。袁非身边的第二名门生,已经紧随其后,那位自空中摔下时,他便已经高高跃起了空中。其他几位也受到了启发,这样连续发起攻击,或许可以抓到路平无法连续出拳的间隙呢?

    第三人、第四人……保持着节奏,他们接连冲出。他们是同门,心意互通,配合得也很默契。袁非反应过来,意识到他们的举动时,伸出手拦下的已经是他身旁的最后一位。

    一旁的程落烛,已经不忍再继续看下去。

    禄存堂里的一幕,她透过天罗镜早已经看过了……

    好焦虑啊,七点半前总是写不完,怎么办啊??(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ysxiao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