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四十七章 我挺好
    “霍师兄好手段。←,”看到何恩如此被解决,孙送招由衷地赞叹着。

    “侥幸罢了。”霍英笑笑。

    侥幸?孙送招当然不会把霍英的谦虚给当真。从开始出手,霍英就已经机关算尽。对自己异能的掌控,对对手行动的判断,都十分精准,这才能在十六人的围堵中,帮助李遥天和孙送招顺利脱身。

    “可惜了,才来一个人。”孙送招很遗憾地说道。方才从移动迷宫中传送出的魄之力威力巨大,别说是何恩一人,就是三五人,怕也逃脱不了被轰杀的命运。只死一个,算是很便宜对方了。

    “快些走吧,再多来一个我也吃不消了。”霍英笑着又道。他的情况正如何恩所判断的那样,在施展过这连续的手段后,已成强弩之末。他的身体已经不能支撑他像一个正常修者那样持久的战斗了。

    “霍师兄你没事吧?”孙送招连忙问道。

    “我有事又不是一两天了。”霍英说道。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李遥天看着霍英,竟没有因为他不佳的状况而担忧,眼中反倒是闪过了一抹欣慰。这一丝欣慰的神采霍英也瞧到了,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向着自己的老师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知道老师为何欣慰。

    因为之前的他在知道生存无望后,绝望、消沉,抛下一切躲到一边等死。

    而现在的他,身体一样的虚弱,但却有了不一样的神采。一扫之前的颓气。

    霍英知道自己的变化。自从叫路平的那个小子住进五院。目睹着他遭遇的种种。霍英就一点一点有了变化。

    他从绝望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开始渴望活下去,哪怕早就确认了这没什么希望,但是想到路平,他就有了勇气。

    “你很好。”李遥天终于还是开口对自己最器重的前首徒说了句话。

    “是的,我挺好。”霍英点点头。

    这是他们师徒才能意会的交流,孙送招听得莫名。但是没等她问,这对师徒便接前向前走去。李遥天在前。霍英在后。两个很虚弱的身体,两个看来随时都可能倒下的背影,看上去却又十分高大、坚定。孙送招看着愣了愣后,连忙追了上去。

    三人转出山口,离开天玑峰区域,再没遇到任何阻拦,很快踏入七星谷地界,也立即被留在七星谷的众门人看到。

    “老师,是玉衡院士和孙师姐!还有……霍师兄?”七星楼这里,有徐立雪的门生瞧到三人身影。飞快认出,激动地朝徐立雪说道。只是看清是霍英时,迟疑犹豫了好一会,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这才说道。

    “去接应一下。”徐立雪说道,他不只认出了这三人,还一眼看出三人状态不佳。

    但不管怎样,这三人总归是能带回一些消息了。目前学院如此多事端,派出的小队竟然全数失联。未知,让北斗学院根本没法做出有效应对。这也是徐立雪明知危险,却还是派出七位门生去夹云谷一探究竟的原因。

    几名徐立雪的门生飞快了迎了上去,近了一看,才知李遥天三人的状况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糟糕。一位院士,两位首徒级的人物,此时不说是废人,却也差不了多少了。

    护着三人来到七星楼下,徐立雪也早已经迎了上去。看到三人状况,心下对事态之严重已有很不好的预感。即便如此,他也没急着马上一问究竟,回头唤着一名门生的名字,却是他门下一位擅长治疗的医师,被喊来诊断三人的伤势。

    “是三大学院在搞鬼。”李遥天一边接受诊断一边说道。

    “三大学院?”听着这个消息,所有人脸上首先露出的,都是难以置信的震惊神情。

    “而且动用了超神兵,目前已知的有南天学院的天罗镜,和缺越学院的镜花水月。”孙送招接着说道。

    所有人再吸凉气。

    动用超神兵,本身就已经意味着决心,而缺越学院甚至不惜动用镜花水月,更显得孤注一掷。

    镜花水月那是什么?那是缺越学院幻海大定制的中枢,相当于北斗学院玉衡峰上,为整个学院布下七元解厄大定制的七星剑。

    将镜花水月带离学院使用,就好像从玉衡峰上取下了七星剑,这是将守护学院的大定制彻底解除的举动,也即是说,此时的缺越学院,必然不在幻海大定制的守护下。

    如此超神兵都不惜动用,那缺越学院另两件传说中的超品神兵海天一色和缺锋刀,是不是也不惜被动用了?

    这样倾尽全力,而且是三大学院联手,更已经先声夺人在学院里引发了接连的混乱,当真是极不容易对付。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徐立雪连忙问着。

    “他们抓走了天玑院士,会借此打开天玑峰的传送通道,我猜他们应该有手段将大批人手通过传送通道直接送入学院内……”孙送招道。

    “天玑峰上还有防备吗?”徐立雪急忙再问。至于对方的最终目的,那倒已经不用去猜了。真让对方直接穿过七元解厄大定制,将三大学院的门人全部送进北斗山内,可就足以让北斗学院覆灭了。到时无论什么目的,都可以轻易达到。

    “只有两个人。”孙送招有些苦涩地答道。天玑箭早就放出,天玑箭上已有人手,在禄存堂一役就已经全军覆灭。前来支援的两大院士又在山下受阻,此时的天玑峰上,真的就只有一个路平,还有在禄存堂金库照看众人的李依了。

    “传七星令,所有待命者,支援天玑峰。”徐立雪没有迟疑,当机立断。所谓七星令,是可以号令全院,包括七杀堂护卫、天枢楼士、暗行使者等特别队伍都需听令的最高权限手令。真正有资格发七星令的,通常便只有北斗学院的院长徐迈一人。但也为了以防万一,院长也会额外交托一人,在紧急时代院长发布七星令。

    而这个人,眼下便是天枢峰首徒徐立雪。一声令下后,数名门生立即在他身遭一圈排开,将他护在了当中。发七星令那必是紧要大事,当然需要护着发令者免受干扰。

    徐立雪祭起他的神兵颂钟,口向天空。双手聚起魄之力,手起掌落,眨眼已是七下,七道鸣响,连成一线,仿佛就只一声。魄之力早从钟口聚齐冲出。天空之中,霎时已有七盏明星被点亮,连成北斗七星状。斗柄直指天玑峰方向。

    “七星令出,莫敢不从。”严歌望着这直指天玑峰的北斗七星,念着这句描述七星令的词名,竟是颇为怡然。

    “我们呢?”他身旁的林天表问道。

    “继续等,还没到需要我们的时候。”严歌望着七星谷内的七星楼,淡淡说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ysxiao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