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三十九章 糟糕的幻境
    一声征!

    魄之力自路平的指尖弹出。

    模糊的身影是那么?模糊的声音是什么?路平不清楚,但他已然做出攻击。

    或许这轰中会是孙送招,路平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但这丝毫没有动摇他的决心,反倒让他出手更加坚决。因为孙送招早就交待过:如果发生无法控制的场面,那么就把她打碎。

    所以即使轰中的真是孙送招,路平会难过,会痛苦。但是不会后悔,再一次的话,他也依然会这样做。

    弹出的魄之力随着一声轰鸣,很快爆散在了空气中。周围的景象随着魄之力的爆散都变得荡漾起来。恍惚中,似有什么在闪现。可是太快,快到路平来不及看清。入眼的完全不能说是什么画面,什么景象,只是一些支离破碎的,描述不清的模糊意味,似是浮在这周围的一切景象之上,不断地向路平冲击着。

    很痛苦,很难受,这种感觉,路平在组织被各种实验折磨都未曾体会过。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像是在被不断地撕扯。

    最后一声征到底命中了什么,他竟不知道。周围一切看起来完好如初,那团模糊的身影还在,却变得很安分,只是飘在路平身边,似乎没有什么敌意。

    路平的头更痛了。

    他越想分辨清楚这是什么,就越做不到。

    他晃了晃脑袋,努力让自己定下神来。

    他重新打量起四周。

    山口就在眼前。周遭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清楚,但是那股模糊不清、捕捉不到的意味依然还在,只是不如那一击一声征轰中目标时那么明显罢了。

    这是……幻境吗?

    路平心中想着,不由又看了眼那团模糊的身影。

    “这幻境是不是有点糟糕啊?”路平嘀咕着。这团模糊的身影,或许是想编织出的什么假象?结果控制这异能的家伙能力不足。把这假象弄成了一团浆糊?

    路平如此以为着,并觉得自己的判断非常有道理。

    幻境的话……

    想着,路平忽然挥起一拳,直轰地面。

    纯粹的鸣之魄,自这一拳蔓延开。先前被困如梦令时,便是这样一拳,直接轰碎了梦境。因为对方根本不知道这一拳会制造出怎样的破坏。又如何可以呈现出梦境呢?

    但是这一次。一拳下去,那恍惚混乱、令人头痛欲裂的模糊,再次卷入路平的意识,震颤着他的神经。让路平禁不住微皱了一下眉头。

    待得忍过痛苦,周围的一切还是没有变,但是路平脚下,刚刚被轰过一拳的地方。却已变成一片混沌,像极了那团模糊的身影。

    路平深吸了口气。

    他确认这是一个幻境无疑,虽然弄出的幻象非常失败,但是却很坚固,无法用他击碎如梦令的方式来打破。

    这样的话……

    路平站着不动,似是陷入了沉思。可在幻境之外,早有人错愕得合不拢嘴。

    “这怎么可能?”

    缺越学院的袁非岛主,领着他的数位门生便在此间。但是能真正看到幻境中的,便只有他。因为镜花水月是他种下,只有他可能通过与镜花水月之间的牵连。了解镜花水月幻境中在发生着的事。

    至于其他门生眼中,这只是宁静的山脚,就如路平和孙送招走来时看到的那样。只是他们有袁非的提醒,绝不会踏入镜花水月的幻境,只等着一会收场。但路平与孙送招却是毫不知情地便踩入了镜花水月的领域,然后在众门生眼中,这二人便凭空消失了。

    又多了两个送死的家伙。

    众门生心中都在如此想着。

    不过。那个女人好像是孙送招吧?

    她竟然没有被捉到?沐红那一路人是出了什么状况吗?

    众门生在认出孙送招后,倒是想到了这一点,但是很快,他们就听到他们老师这无比惊讶的一声。所有人望去,顿时在袁非脸上看到了他们迄今为止都从未见过的惊诧表情。

    “老师。”有门生问道。

    “不可能,绝不可能!”袁非只是摇着头。

    “发生了什么?”众门生都凑上来问道。

    “那个小子,叫路平的那个小子,竟然没有完全陷入镜花水月的幻境。”袁非一脸迷茫地望向他的众位门生,似乎想从他们这里找到答案。可是他这些门生,无论境界还是对镜花水月的了解又哪里比得上袁非深厚?

    “那该怎么办?”他们最终也只能依靠袁非来判断,来指示。

    袁非皱眉。这种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状况,他也没有什么应对的经验,但是眼下实在不是可以犹豫不决的时候。

    “我去看看。”袁非决定亲自出马,他也只能亲自出马。可以在镜花水月幻境内不受影响的,就只有与镜花水月有牵连的他。

    这是唯一的选择,其他门生也无法有异议。袁非跳下山,很快走入镜花水月的幻境,如同任何一个走入这区域的人一样,凭空从众门生眼中消失了。

    众门生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忽一股魄之力,极快速地向着他们所在的方向掠来。

    “有人过来。”有感知敏锐的门生先一步察觉,提醒众人。眨眼间,一道人影已经出现在他们身前不远处。原本严正以待的众门生,看清来人,都稍稍松了口气。

    “程老师。”看到来人到了面前,众门生上前问礼,以老师相称。

    来的是南天学院东林门生,程落烛。

    “袁非呢?”程落烛却顾不上和众人招呼,开口就问。

    “老师……刚刚下去了。”有门生答道。

    “下去了?去哪?”程落烛问道。

    “进了镜花水月。”门生答道。

    程落烛目光朝山下望去,即便是她这个境界实力,却也一点都看不出,这宁静的山脚,竟是被镜花水月所控制着。

    这便是超品神兵。

    对于超品神兵的强大,程落烛一点也不怀疑,因为此时她怀里就揣着一件。

    天罗镜。

    天罗镜上有定制,让程落烛可以与它建立联系,让她以天罗镜为眼。天罗镜所照之处的景象,都会出现在她脑海。

    所以,她知道禄存堂发生的事。秦越施展天罗镜,势如破竹,虽然遇到一个难缠的老头,最后时刻力有不逮,但缺越、玄武两队人总算及时赶到。

    大局已定。

    程落烛满心这样以为,不再关注禄存堂方面。

    直至半小时后,忽然接到天罗镜定制传来的强烈震动,她连忙再建联系,于是看到了路平弹指间灭杀缺越、玄武学院全员。秦越最后也被逼丢下天罗镜,借光遁走。

    程落烛倒不担心天罗镜会丢失,镜上的定制,让她随时都可以将天罗镜收回。可是追杀孙送招的行动失败,这很要命。没有外部增援,只是他们这些人,终究难成大事。

    于是她连忙赶来天玑峰这边,却晚了一步,袁非已经进了镜花水月。

    “能不能联系到他?”程落烛问。

    “除非是老师主动和我们联系,不然我们也没办法。”门生道。能不受镜花水月影响的,终究只有袁非一人。

    “镜花水月里现在什么情况?”程落烛随即问道。

    迟到了两小时,大家就当我堵车了,在北京这一点都不稀奇!(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ysxiao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