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三十七章 能不能做到
    院中又恢复了宁静,只是空气中还残留着刚刚这一场激烈碰撞所残留的魄之力。

    望着院中倒下去的所有人,有埋在墙底的缺越、玄武两家学院的十一人,也有倒在血泊中的天玑门生,孙送招的心下不禁也有点茫然。让他们面临如此危机的大威胁,竟然只在弹指间就被解决了。

    六魄贯通……天醒者……

    孙送招心中回响的全是这两个关键词,可她身边的路平却像没事人一样,对于刚刚做到的事,看起来丝毫不以为意。

    这如果不是被销魂锁魄禁锢着,那会有多可怕?

    和每一个知道路平底细的人一样,孙送招不由地就开始好奇这种假设。

    李依这时已将院中倒下的诸位天玑门生逐一确认了一遍,最后朝孙送招黯然地摇了摇头。

    孙送招深吸了口气。现在还远没到可以放松的时候。威胁,只能说是暂解,谁也无法确认下一刻又会发生什么。望着远端蜿蜒上天的火龙,孙送招心下权衡着,目光朝着院外看去。

    院墙已倒,相临院中的景象一览无余。几位天玑门人呆呆地站立着,神态各异,只是生死不知。李依走上前去,对着几人相继唤了几声,全都没有反应,可是几人的生命迹象却都还在。

    “老师?”李依回头看向孙送招。

    “这便是天罗镜了。”孙送招叹道。天罗境的这一效用不是什么秘密。可是被天罗镜这样封了行动后该如何解除孙送招就不知道了。

    “先把他们都带到金库里。”孙送招说道。

    “是。”李依点头,说是带,可这些人全都像是死了一般,根本做不出任何行动。李依将他们一个一个往金库里送起,路平看了,也上前帮手。相临院里的几个送完,再往外,还有。秦越单枪匹马独闯禄存堂,靠得就是天罗镜,一路阻拦他的天玑门生全都被天罗镜给封杀了。

    路平和李依来来去去忙碌着。孙送招这才从金库门外的石阶上缓缓走了下来。迈下最后一级时,身子微微摇晃,险些没站住。

    孙送招停下脚步,稳了一会。

    从后背刺穿到前心的伤一直在剧痛着。对普通人来说这是足以瞬间致命的伤势。孙送招一直在强撑,因为她知道自己还不能倒下。之前不能,现在也不能。路平实力虽强,但天真耿直到可怕。眼下这复杂的局面恐怕不是他可以理清的。更何况这小子也没多少上心的态度。对敌人,对北斗学院。路平看来都是一样的平静冷淡。会在这一刻帮了大忙,说不定全是托自己那弟弟的福。

    想到孙迎升,孙送招忍不住回头看了眼。

    金库里昏黑,此时孙送招控制不了魄之力,目力无法在这样的昏暗中视物。可是孙迎升躺的位置她却记得清楚。默默朝那里看了一眼后,孙送招便扭回头,继续朝前走去。

    她走到了倒塌的院墙下,缺越和玄武学院的十一人便被埋在这里。有些早已经失去意识,当然不是被砖石砸的,而是路平的攻击所至。当然也有几个意识尚存。当中一位,目光更是从那石砖缝隙间钻出。看到孙迎升走来,立即死盯着她。

    孙送招看了看,其他几个有意识的也都是半昏迷状态了。只有这位精神可嘉。孙送招低下头,俯视着隐在砖缝之中的半张面孔,对方的眼神没有丝毫退缩。

    “看来,我是不可能从你们这里问出你们的计划和目的。”孙送招望着这眼神说道。

    那人不说话,半张面孔露出一个看来有些残酷的笑容。

    “幸好我也没有过这样期待过。”孙送招说着,竟就不再理会了,望着路平和李依终于将所有人都搬进了金库……

    “老师。”两人随后来到孙送招身边。李依唤了一声。

    “多少人?”孙送招问道。

    “三十一位。”李依说道。

    能入天玑峰禄存堂的就不会是弱者。但这足足三十一人,都无法抵挡天罗镜的光芒,这还不包括最终丧命的数位。超兵神品,实在是可怕。

    “你留下来照看大家。”孙送招对李依说道。

    “老师你呢?”李依脱口问道。

    “我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孙送招说。

    “那让我跟着您吧。”李依急道。

    “大家需要人来照看……总不能让他来吧?”孙送招说着。看了眼路平后把话说完。

    这结论简直无可争议,李依也十分赞同路平绝不是一个照看大家的合适人手。

    “那老师您要当心。”李依说着,声音有点哽咽,但是立即振作了精神,瞪向路平道:“你可要照顾好老师。”

    路平看了孙送招一眼,摇了摇头说:“疗伤我可不行。”

    “谁和你说这个了。”李依气道。

    “其他还可以。”路平点点头。

    孙送招笑了笑。无奈地摇了摇头。抬手摸了摸李依的脑袋,再次嘱托着:“照看好大家。”

    “老师放心。”李依重重点头。

    “我们走。”孙送招对路平说道。

    路平点点头,过来扶住孙送招便向着院外走去。李依望着二人的背影,脚边却突然响动了一声,李依低头看了眼,立时想起什么,连忙叫道:“老师,这些人呢?”她问道,指得是被埋在墙下的缺越、玄武的十一人。

    “杀了。”孙送招头也没回,淡淡地道。

    说完,她看了眼路平,果不其然,这小子还是没什么表情,好像没有什么事会让他动容。

    “你听着。”孙送招忽然道。

    “嗯?”路平看向她。

    “如果情势危急,局面控制不住,你就把我打碎。”孙送招说。

    “打碎?”路平不解。

    “是的,打碎,一丁点都不要剩下,越碎越好。”孙送招说道。

    “哦,你是怕他们从你身上得到打开那个什么传送通道的方式。”路平明白了。

    “是的。”孙送招点头。鉴于对方在偷袭她时一上来下得就是杀手,基本可以推断出,对方借她打开通道未必需要她的活口。所以,碎得尸骨不见,才是最可靠的。

    “懂了。”路平点头。

    “能不能做到?”孙送招说道。

    “应该……可怕吧……”路平上下打量了一下孙送招后,略有些不确定地说着。

    但让目光却让孙送招狠狠地寒了一下。因为她看出路平在衡量的并不是能不能狠心下杀手这事,而是,能不能将她这个人如孙送招要求的那样打到粉碎。

    以路平魄之力的强悍,这不难。这一点上,孙送招倒是比路平更有信心,她只是担心路平无法狠下杀手,现在看来,自己似乎多虑了。

    “需要的时候你说话。”路平说道。

    “……”这话让孙送招怎么听怎么别扭,她的要求路平答应了。可是现在,她却有点担心最后别是自己狠不下心来了。

    *

    炮声已经轰鸣快一个小时了!大家元宵节快乐!(~^~)手机用户请访问m.ysxiao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