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星落
    天权峰顶,观星台。(〔(〔〔

    西侧的小树林中突然绽放出一团光芒,一股不同寻常的魄之力极其混乱地在林中弥漫穿梭着。

    围在林中树桩旁的五人,个个东倒西歪,树桩上方的星空,竟是出现了裂迹,星空当中的命星更是遥晃颤抖着,好像随时都会从这星空中跳出一般。

    “喝!”眼见就要不支,五人当中的一位,忽然出一声厉喝,鸣之魄仿佛气流一般,朝着那星空涌去,正在破碎的星空被这一波鸣之魄卷过,立时放慢了破碎的脚步,看起来有些像是僵住。其余四人抓住这一瞬的机会,慌忙坐稳了身形,一个个脸如白纸,有的嘴角还在抓着血丝,但是破碎的星空,却因此稳住了,只是当中一道裂痕,却是怎样也修补不上了。

    一、二、三、四、五、六、七

    星空之间,猛然就又出现了七颗命星。就是因为这又快又急地突然来袭,让他们五人的控制险些一下冲垮。

    好在,他们终究还是挺过来了,但是这才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先前出厉喝稳住星空的那位,此时已连眼都有些睁不开,全凭一股意志在顽强支撑。

    是极限了。

    每个人心中都有数。原本他们觉得再多两颗就无法控制,可是现在,他们承受的是一次七颗命星星落的冲击,凭着厉喝那位拼了命的手法,他们还是扛下来了。但是这次真的已是极限,再多一次命星的星落他们都将无力阻止。每个人的心里都已做好了准备。(〔(〔〔

    他们只是没想到,接下来的星落来得这么快。

    啪!

    他们几乎听到了头顶星空碎裂的声音,便是被这紧接而来的一次星落给撞碎,老瓦头的星落。

    先前过厉喝的那位,身形剧烈颤抖了一下,紧跟着他的魄之力便已经断绝。他已经完全无法再坚持了。

    罢了,就是这样了。

    其余四人也都开始收手,他们的使命到此为止,比他们预期要早得多。可他们已经无能为力。

    星空在破碎,命星在跳动。他们最终所能做的,但是控制一下这星落的方向。

    严歌先前的交待,是将星落导向天玑峰。可是现在情况又有不同。天玑峰已经放出天玑箭,已经引起北斗学院的重视和警觉。这个情况下再用星落火上浇油,不如将星落引向别处,误导北斗学院对情况来的判断。这本也是他们最初的计划,而现在看来。依旧延用这个剧本会更为有效。

    于是五人的最后一丝力气,便都用在了这上。

    啪!

    啪啪啪啪

    接连不断的声响,树桩上方的星空已然彻底碎裂,但是跳出星空的命星却没有就此飞逝。那些碎裂的星空全数化身为魄之力,冲向更高。天权峰观星台的上空,北斗星命图开始闪现,这道魄之力冲上后,星空震荡,紧接着由星落组成的流星雨便骤然而至了。

    一、二、三、四、五、六

    共计十六颗命星,在这蔚蓝晴朗的天空中划下了轨迹。在北斗门人目瞪口呆地注视着,齐齐直落下来。他们的落点,赫然就是天权峰。

    十六颗命星星落,那意味着十六位北斗门人的逝去,就在这同一时间。

    所有人都呆了。

    这一代的北斗门人,并没有经历过多么庞大惨烈的冲突,他们的牺牲与壮烈,从来没有达到过如此规模,更别论就是在这北斗学院的地界里,竟然有十六位北斗门人齐齐陨命。

    院长徐迈神色已变。天璇院士宋远眼中全是震惊。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天权峰的陈久。

    天权峰这月里刚刚生过七库被盗。

    天权峰的靳齐,刚刚被人救走。

    这一切,和眼下十八名北斗门人丧命有什么关系?

    陈久不知道,他的眼中写着的。也全是愕然。

    宋远已不理他,魄之力直传消息。

    “詹仁,天权峰!”

    “是!”

    詹仁领命,原本领命准备随时支援的天璇峰风纪组,立即朝着天权峰赶去。

    整个七星会试,此时也已经陷入停顿。如果说天玑峰还只是一种讯号的话。那么十六颗命星星落,就已经是相当严重的事态,已成既定事实的严重事态。

    如此严重的事态下,还搞什么七星会试?

    所有北斗都已经罢手,等听师长的调令,只有最内圈,七星楼下,一场对决却依旧不停,只因为他们两人中的一位,对这十六颗命星的星落,竟全然没有理会。

    许唯风。

    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这场对决当中。眼前的对手是那么的强,他已经至少用了七八种攻击手段,却都被对方一一化解,而对方看来好像还未尽全力,一直在试探许唯风的深浅,在他没有看完许唯风所有压箱底的手段前,似乎并不准备还击。

    直至这一刻,星落生的一刻,徐立雪震惊着,注意力也生了转移,没有几个北斗门人在这一刻心思还放在眼前的对决上。

    但是徐立雪的对手没有。

    对于天空中所生的事,许唯风毫不在意,他的注意力,就只在眼前这场战斗,他的眼中,所看到的就只有徐立雪走神露出的破绽。

    他毫不犹豫地攻向了这一破绽,徐立雪过神时,攻击已到身前。

    “还不停手!”他喝道,眼前这门人这时候还只是关注对决的胜负,如此不知轻重的作派,让向来温和的徐立雪也有些怒了。

    许唯风却还是不理,看到徐立雪有了防备,攻势反倒加强。

    徐立雪微向后退,袖袍一抽,一口古钟翻滚而出,钟身上镌刻着的花纹古篆光芒大盛,许唯风的攻击瞬间便被这钟给吞没了。

    “这啥?”许唯风望着朝他张着巨口的大钟,有些目瞪口呆。大钟却已朝前扣来,在吞没了许唯风的攻击后,跟着就已将他的人也吞没,直接扣在了钟下。徐立雪挥起一掌拍到了钟上,咣一声闷响,自钟身向着内外传开。

    徐立雪翻手,钟已收、缩小,在钟内被扣了刹那的许唯风已经昏厥。

    “先把他带到一旁。”徐立雪随口吩咐着,二圈之内他的门生早已过来,将昏厥的许唯风拎向了一旁。

    大多数人都在关注着星落,但是也有极小一部分人,将徐立雪在这一瞬展现出的实力看在了眼里。

    七星楼顶,三大学院的三位院士级人物相互对视了一眼。

    七星楼外,大约三圈的位置,关注着这一场对决的林天表,也更多地关注着这一幕。

    他看着许唯风就这样被徐立雪的门生拎走,然后他就在人群中看到了营啸。

    这个时候,没在关注星落,而在朝着别处东张西望的人总是有一点显眼的。

    新电脑有一点不乖,但最终还是被我降服了。更新来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