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二十五章 镜花水月
    仿佛一颗流星,推开了一层又一层的空气,在半空中留下一圈接一圈的波纹,危宿一拳挥下,坠地。

    轰!

    首当其冲的王信、李遥天两位院士一左一右地闪向了两侧,危宿这一拳直轰到地面,大地震颤着,瞬间已有张开尺余的裂纹向着四下爬出,碎石、尘土飞向空中,又一声巨响后,方圆数米的山路竟被危宿这一拳击得向下一沉。以他站立处为中心,仿佛一个龟裂的漩涡。

    站在这漩涡上的北斗门人个个东倒西歪,他们都是两大院士的门生,再不济也是三魄贯通以上的境界,但是危宿一拳之威,竟没有人能完全抵抗。就是王信和李遥天两位院士,虽然跳开躲过了攻击,却也显得有些慌乱狼狈。

    这样的硬打硬杀,可不是这两位院士擅长的。而对手,偏偏还不只危宿一个。东林门主程落烛跟着危宿出手之后,补充了攻击。双手一合,那些被危宿一拳轰飞在空中的碎石尘沙立即成了听话的暗器。程落烛双手十指不住地弹动着,仿佛在演奏音曲,那这些碎石尘沙破空的锐利风声,便成了她演奏出的乐曲。

    十指宫商!

    南天东林门主的招牌异能,在大陆也是赫赫有名。十指所控之处,攻击密集的仿佛一曲乐章,对于遭受其攻击的人来说,这却像首送魂曲。

    四名三魄贯通的门生首先抵挡不住。攻击他们的虽然只是一些碎石、甚至细沙,可在程落烛十指宫商的控制下,这些碎石细沙却全都被灌注了强悍的魄之力,成了足以要人命的利器。四名三魄贯通的门生几乎顷刻间就已经倒下。

    “喝!”

    王信一声厉喝,再次施展音击长空,音波好似一道闪电,直劈向了程落烛。

    但是程落烛不慌不忙,十指聚拢,再次弹动时,竟是控制向了王信打出的这记音击长空。

    音击长空以鸣之魄为主。程落烛的十指宫商恰恰也是一个以鸣之魄为中心的控制系异能。用十指宫商来控制王信的音击长空看来早在程落烛的料算中。面带着微笑。程落烛瞬间已将王信这道音击长空给控制住,十指齐向外弹出时,音击长空竟反转冲向了王信自己。

    “喝!”

    与此同时,王信那声厉喝在山间的回音方才传回。恰像是在为程落烛的控制反击。

    但是程落烛身边的袁非却飞快变了脸色。

    “当心!”这话出口时已经迟了。那声回音绝不是在为程落烛助威,那根本也是王信音击长空的一部分!

    喝喝喝喝……

    回音不只一道,加上王信的刻意为之,厉喝声在这崇山峻岭中接连回荡着,一记又一记的音波攻击。也随着这一声接一声的“喝”不断地冲击过来,冲向程落烛,也冲向了袁非。

    两人看来都已经躲避不及,瞬间就被这接连的音波攻击给撕碎。但是王信的神色也随之一变。音波命中的时候,他就已经感知到,音击长空命中的那两人并非实体,竟然只是幻影。

    人在哪?

    王信慌忙在四下搜寻着,可就这一会的功夫,就在他们近前的危宿已经再度发招。虽有李遥天和王信的门生联手阻拦,且都是四魄贯通的境界。但在玄武危宿面前却还是不够看。一股狂乱的魄之力随着危宿的一击向着四下疯狂席卷,掀起的风仿佛山壁一般坚硬,立时就有三位门生被弹开,其他人也纷纷站立不住。

    危宿眼中却全没这些门生,双眼直瞪着王信,一个箭步就要窜来。

    王信急向后退,但随即发现,王信来势汹汹,可这一个箭步,脚下移动的位置竟不过寸许。

    这是……消失的尽头。

    不知何时。李遥天已然布下定制,危宿此时已经陷入这消失的尽头。

    李遥天的门生对老师这异能更是熟悉,眼见如此,大喜过望。立时冲上抢攻,各种异能武技,齐向危宿招呼过去。

    危宿看得真切,也连忙做出了闪避。可这消失的尽头,又哪里只是将脚下路途变得漫长那么简单?这定制,是让人对距离的判断出现各种混乱。脚下的路途如是。举手间的动作也如是。危宿自以为完全闪过的动作,在未中异能的人看来,几乎未动,他们根本不用做出任何攻击调整。

    来自四个方向的魄之力,瞬间已将危宿吞没。可是没等他们露出喜悦的神情,王信和李遥天就已经同时色变。

    这危宿,竟然也是幻象!

    能制造出如此实质性破坏的危宿,竟然也是幻象?

    由不得他们不信,危宿的身形已在此时碎成一片光影,只剩下众门生一片错愕的神情。

    敌人到底在哪?

    王信拼命发动感知,可却什么也感知不到。

    李遥天的眉头,则锁得更深。他也是制造此类定制的行家,更清楚此时他们身陷的幻境是多么可怕。连他都丝毫没有察觉,这幻境之强,绝非袁非徒手施展,他肯定动用了神兵,而且还不是一般神兵。

    难道是……

    李遥天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想到了一种可能。

    镜花水月?难道是镜花水月?

    缺越学院的超品神兵镜花水月。缺越学院用来护岛的幻海大定制,就是以镜花水月这神兵为中心构建出来的。而现在,缺越学院的人竟然直接请出了这神兵,带上北斗学院来与他们为敌?

    如果是镜花水月的话,那何止刚刚的三个对手是幻象,周围的一切都有可能是幻象。这山、这树、这路,周围的门生,王信,都有可能是虚幻。都有可能是敌非友。

    镜花水月就是这么可怕,它所制造的并不只是一座迷阵,抑或是让人在某些方面产生错乱的判断。它可以全方位修改人的感观,你的所见、所听、所感,在镜花水月中都会任由对方控制、摆布。

    李遥天此时总算有所察觉,可是其他人,包括王信,却都还在四下搜寻对手的下落,对于已经身中如此幻术毫无知觉。

    李遥天刚要开口,但又马上忍住。

    不管眼前所见这些是假是真,对手总归是在注视着他们。此时最好还是不要流露出自己的判断,镜花水月唯一不能影响和左右的,就只是人的思想了。此时让对方看出他已有所察觉,势必会做出相应调整,不如装作无知,看有没有机会破了这镜花水月。

    李遥天如此想着,便不动声色,如其他人一般感知、寻找起了对手。

    “怎样?”七星楼顶,程落烛站在袁非的身边,问着。

    “这种对决,比得就是先机。谁先下手谁就强,更何况这位的神兵如此厉害。”袁非答道。

    两位院士看来是在讨论七星会试中的一场对决。但是真实要表达得意思,他们心里却清楚得很。

    先下手为强的,是袁非。

    厉害的神兵,当然是镜花水月。

    但是外人只知镜花水月厉害,是超品神兵,却无人知道镜花水月的真实模样,即便这次联手的程落烛、危宿也不知道。

    镜花水月,是一粒种子。

    它种在哪里,哪里便是镜花水月。

    “李遥天啊,此时的你,就是镜花水月呢……”袁非冲着程落烛笑了笑,镜花水月的秘密,他可不会随便告诉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