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海市蜃景
    距离北斗山约三百八十里地的地方,一座不知已经荒废了多久的小镇。

    镇口的牌楼早已毁去,只留下三根不到半人高的柱子。此时却被擦得鲜亮,露出被尘沙遮蔽了不知多久的朱红油漆,透着一股诡异。

    三根柱子背后的小镇,却还是那样破落宁静,风吹过时,地上的黄土翻滚着,撞向残墙断壁。

    一切看来都没有什么特别,除了三根与周围十分不符的朱红残柱。

    天空一只鸟儿飞过,看来是有些疲倦,它盯上了镇里那株枯树的枝头。

    鸟儿俯冲下来,但在距离那枯树枝头尚有百米距离的时候,忽然凭空消失,连根鸟毛都没有剩下。

    风依旧是那样吹着,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有三根朱红残柱中的一根,在鸟儿消失的那一刻,闪过了一丝波动。

    跟着便有一个人,凭空从三根残柱后走出,警惕地看了看四周。他身上所穿的赫然是一身缺越学院独有的戏水服,肩上绣着的“壹”字标识,更是揭露了他的身份,此人竟然是一位缺越一品生。

    “就只是一只鸟而已吧?”一个声音,伴随着一个身影,一样是从那三根残柱后出现了。这次这位,穿得却不是戏水服,而是一身大陆上最为常见的武夫打扮,只是他的腰,一根黑色的腰带,系得平平整整,带尾安安静静地垂在腰间,竟是不随风摆动。

    识货的人,一定马上可以猜出,这位,是四大学院之一玄武学院的门人,而且是黑带弟子,实力地位和缺越一品生相齐。

    “是的。”先有那位缺越一品生点头说着。

    “那便好。南天学院那边已经来消息了,天罗境已经被发动,随时可能对我们进行接应。”玄武学院的黑带弟子说着。

    “去做准备吧。”缺越一品生说着。

    “嗯。”玄武黑带弟子应了声,两人随即又注意了一下四周。跟着朝后一退,当身子越过那三根残柱时,就再次消失了。

    荒废的小镇继续着它荒废的模样。它的方圆几十里内都没有人家,所以没有人发现。这座小镇在今天,无论飞鸟兽虫,只要接近到一定范围就会凭空消失。更不会有人发现,这整小镇笼罩着一个大异能,一个大定制。

    北斗学院。天玑峰。

    王信、李遥天两位院士亲自出马,随意带了几位门生,便向着天玑峰赶来了。到了山脚向上赶了没多久,李遥天就停下脚步,仔细感知了一下四周。

    “这里……”王信也察觉有异,这片区域似乎曾被魄之力入侵,设下过定制。不过定制系的异能李遥天才是专家,王信自然更信赖李遥天的判断,他望向李遥天。

    “似乎是如梦令。”李遥天皱了皱眉头后说道。

    “缺越学院的如梦令?”王信说道。

    “大陆能施展如梦令的也不只是缺越学院的人。”李遥天说道。

    王信没有说话,他希望如李遥天所说。如果在这里设下过如梦令的真是缺越学院的人。那问题恐怕会复杂严重得多。

    一行人没有停留,继续向前,很快到了那处凉亭。

    四下满是战斗过的痕迹,包括被路平轰塌了的山路一角。而曾在这里倒下的缺越门生,此时早已踪迹不见。

    李遥天看着此间战斗过的痕迹,看了眼王信。

    “这不是送招的出手。”王信摇摇头。孙送招无论是拿手的异能音转身,还是神兵百里见秋毫,施展出的手段强调的都是控制、精准。如此粗鲁的破坏,绝非孙送招的手段。

    这里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战斗?只凭这些痕迹,两位院士和他们的门生却也没法发现太多。

    他们没时间在这里多做耽搁。留下一位门生研究后,余人继续沿着山路快速向上。

    路边的景色被他们飞快地甩在了身后,天玑峰的山路,没有人比王信还有他的门生们更加熟悉。赶了没多远,他们就纷纷察觉到不对。

    “不要妄动。”李遥天沉声说道。

    他也察觉到了不对。他们似乎已经置身于某种幻象,至于是何时中的招,就连李遥天都没有察觉。

    “袁岛主,是你吗?”李遥天朗声说道。

    缺越学院五岛主之一,此番代表缺越学院前来观看七星会试的袁非。正是这类幻象异能的大行家。

    真是缺越学院?

    王信心下一惊。

    袁非的声音,却也极为缥缈地传了出来:“遥天兄猜到是我,是出于对自己实力的自信吗?”

    北斗学院的玉衡院士李遥天,定制系异能高手,其所擅长的异能消失的尽头,却也是这种让人置身幻觉的定制异能。能让李遥天也落入类似定制异能的,若说没有和他同级别的实力,实在很难让人信服。

    而有这等实力的人,放眼整座大陆都没几位。眼下就在北斗学院的,除了袁非,李遥天想不出第二个。

    所以,李遥天有此一问。

    所以,有袁非这样的回答。

    而在他回答时,李遥天看向了王信。

    王信却摇了摇头:“声音也是幻象。”

    鸣之魄王信是高手,不过眼下想从声音判断出袁非的所在去失败了,这飘渺的声音,来路十分散碎,是用幻象做了伪装,根本无法分辨出本源所在。

    “遥天兄,可能破了我这海市蜃景?”那飘渺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有什么目的?”李遥天说道。

    “先破了这海市蜃景再说。”

    “喝!”飘渺的声音再次传来的同时,王信突然发出一声暴喝。鸣之魄向着周遭扩开,四周的景象似都在震撼。而袁非那飘渺的声音,却在这声暴喝中像是得到了整理,变得清晰准确起来。王信跟着一挥手指,扩散的鸣之魄立时汇集,直取虚空。

    啵啵啵啵……

    似是一层层的电网被穿破,周围的景物再次剧烈晃动着,王信那一击似乎已被虚空吞没,但是他的神情看来却是极自信。

    “话这么多,真以为我会一直找不到你吗?”王信说着,身半转,直视着某个方向。他所击出的魄之力,似乎也转了个弯,在他目视的方向发出连串炸响。

    “好一个音击长空,不愧是天玑院士。”

    声音再无飘渺,就从王信目视的方向传来。周围景色晃动着,褪下了伪装。只是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不只是袁非,还有南天学院的东林门主程落烛。

    “你们……”王信愣住,制造麻烦的,竟然不只是缺越学院,竟然还有南天学院。可是这些人原本不是应该在七星楼上的吗?王信不信他们的动作能比他和李遥天一行人快这么多,能后发先至到这种地步先赶到这里不说,还设好了如此大定制。

    如此说来,只可能是他们一早就已经在这里。

    那么七星楼顶上袁岛主和东林门主,又是谁?

    脑中电光火石般地闪过这许多疑惑,但是一股澎湃之极的魄之力已从天而降,充满了危险侵略气息。

    危星百尺!

    出手既是杀招,毫不留意的攻势,与这危险的魄之力一直疾攻下来。七彩色的腰带,在空中甩得笔直,仿佛一柄利剑。

    来的竟不只缺越学院和南天学院的两位顶尖人物,竟然还有这玄武学院的七宿之一危宿。

    昨天更得早了些,今天更得迟了点,两相平均,好像还是不是七点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