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二十二章 禄存堂金库
    “哎哎,我没事啊,你们不用管我!”

    路平的申辩没有得到任何人的重视。看到他和孙送招姐弟一起逃来这里,看到孙家姐弟重伤不醒的模样,就只是将他连同孙家姐弟一起护卫着往内院狂奔。一路上天玑门人紧张交流着眼下的状况,没有人理会路平的声音。不由分说地就将他和孙家姐弟一起送进了院内最深处的金库。

    “照顾好大师姐。”天玑门人匆匆交待了一句,连这话都不是对路平说的,同他们三人一起留下的一位还有一位天玑峰女门生。

    跟着金库库门就已经重新关上,天玑门人纷纷赶往前院御敌。

    毫无存在感的路平愣愣地敲打了两下库门,回声厚重。试着用魄之力感知了一下,发现金库四壁全是各种定制异能的声音。这显然不是一个轻易会被人闯入的所在,自然是天玑峰上最安全的地方。匆匆逃来此处的路平三人,就这样被飞快保护起来。

    “哎……我没事啊……”路平无奈地说着,可眼下能听到他说话的,就只有那位天玑女门生。这位却也也顾不上理他,一门心思地扑在孙送招身上。飞快检查了孙送招的伤势后,皱了皱眉,便在金库内寻觅起来。不大会找来药物,外敷、内用,悉心照料着孙送招。

    至于孙迎升,只是被扔在一边,那女门生看也没看一眼。路平凑了过去,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扶起孙迎升“喂喂”地叫了两声,这简单的法子显然没起任何作用,孙迎升继续昏迷着。

    天玑女门生斜眼朝这边看了一眼,目光收回,嘴上却道:“你左手边的药阁,第四层第七格,找定心丸,给他服下三粒。”

    “哦。”路平连忙去数左手边的药阁,第四层第七格。果然写着定心丸的字样。打开就见数个小药瓶紧紧地排列格中,路平取了一瓶,倒出三粒,回来塞进孙迎升口中。而后就又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那天玑女门生也不再说话,只是照料着孙送招。她的手脚颇为麻利,很快就将孙送招的伤口处理完毕,而后将她静静地平放在地,这才朝路平他们这边看来。

    “他这样就没问题了吗?”路平看这女门生总算闲了下来。连忙指了指孙迎升问道。

    女门生走过来,并无多少对孙送招那样关心的模样,看了眼孙迎升后点了点头。

    “这该怎么出去?”路平跟着又问。

    “只有从外面才能打开库门。”女门生淡淡地道。

    “唉……我又没事,把我关进来做什么。”路平抱怨着。

    “你是谁?”女门生望着路平问了句。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还不太清楚,眼下才要开始了解。

    “我叫路平。”路平说。

    “哦?你就是路平?”女门生不由多看了路平两眼,这个名字现在在北斗学院正当红。

    “你呢?”路平反问。

    “我叫李依。”女门生答道。

    “哦。”路平点了点头。他当然不知道这个名字,哪怕这名字是天玑首徒孙送招门下最被人看好的门生。

    “是谁伤的你们?”李依没在意路平平淡的反应,而是问着这个问题,毫不掩饰她的愤怒。孙送招身上的伤显然是冲着夺命去的。这是什么人?敢在北斗学院对天玑首徒下杀手?

    “是三大学院的人。”路平说。

    “三大学院?”李依一惊。这个答案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三大学院的人,竟然对孙送招下这样的毒手,这意味着什么?

    “外面追来的就是三大学院的人?”李依又问道。

    “目前追来的只是一个人,南天学院,秦家人。”路平说道。对秦越的身份他有一点了解,只是不知道他的名字罢了。

    “秦越……”秦越的名气实在不小,李依却马上想到了,随后又问道:“他们是想做什么?”

    路平摇了摇头,他只知道对方是想杀孙送招,但如此做的企图是什么却一无所知。

    “一个人。独闯禄存堂吗?”李依说着,神色很郑重。她没有觉得如此行径是自寻死路,反倒确信这位南天学院东林门的得意门生、秦家血脉的杰出子弟绝不是一个呆子。他敢这样独闯禄存堂,必然有所仰仗。

    不过不管怎么样。天玑箭总是放出了。想到这,李依心里稍稍放心了些。

    “你说三大学院,那其他人呢?”李依接着问道。

    “也有追来,现在不知道到了哪里。”路平说道。除了秦越,其他追兵他只是感知到,却没有打过照面。

    “这个情况。也得和外面说明一下才是。”李依说着,马上席地而坐,闭上双眼,专注地控制起她的魄之力。她是孙送招的得意门生,一直在学习孙送招的异能“音转身”。虽然还未完全掌握,但是靠着施展这异能的魄之力运转方式,直接与他人的意识建立联系却是她可以做到的事。如此通传消息,倒是比用“传音”之类准确直接得多。

    很快,李依控制着的鸣之魄已从金库中穿出,迅速找到了她想要联系的对象。

    “卢泽……”

    才只刚刚叫出名字,甚至连称谓都没来及唤出,李依就觉得自己远本建立起联系的那片意识忽然就成了一片空白。她的鸣之魄一下子像是坠入黑暗的深渊,无助地漂泊着。她还没来及惊诧,一道金光忽在黑暗中绽放,盯着她这一抹鸣之魄便照了过来。

    这是什么?

    李依一惊,慌忙就要将鸣之魄收回,那光却来得更快,瞬间已将李依这一抹鸣之魄扫过,然后,这一抹鸣之魄便消失了。

    什么情况?

    李依从进入他人意识的状态中猛然醒觉,脸色惨白,一头冷汗。她不是主动收回了控制,而是她的鸣之魄被那道光生生抹去了。她可以感觉得到,好在只是她的一抹鸣之魄驻留在了那里,若是她的人,那么消失的怕就是她自己了。

    卢泽老师……就是这样消失的吗?

    一想到这,李依更觉可怕。会被她以老师相称的。自然是孙送招的同辈天玑院士王信的亲传门生。这在天玑峰上实力已属上乘,是此时守在禄存堂这些天玑门人中的领头人。

    这么快就连卢泽老师都被干掉,那么其他人呢?

    李依再不如刚进金库时那般冷静,意识到问题严峻的她大为着急。可是被关在这金库当中。她所能做的实在有限。送传消息,她也只能送到这禄存堂院内。金库所设的定制她也不是随随便便就穿越的。

    “外面不知怎么样了?”偏偏这时候路平嘀咕了一句,他侧着身,看模样似在倾听着什么。事实上也是如此。路平施展着“听破”,想感知一下金库外的情况。因为金库上的保护定制太多。对于路平这敏锐的感知手段来说全成了干扰。如此混杂的魄之力声音中想专听想要的信息是极难的。

    “情况不是太好。”李依也是个不藏心事的人,担忧挂在脸上。

    “在你们赶过来的时候,老师有交待什么吗?”李依忽然想起什么,忙问道。

    “老师?”路平愣了下,但随即反应过来是指孙送招。

    “没有什么。”路平摇了摇头。

    “这么说来,老师也不清楚他们的企图。”李依说道。

    路平沉默着。孙送招却在此时轻轻咳嗽了一声,两人扭头看去,正看到孙送招奋力睁开双眼。

    “老师!”李依动作极快地冲了上去。

    “李依。”孙送招看清来人,然后目光又扫了扫四周,“这是库里?”

    “是的。”李依一边将孙送招扶起。一边说着。

    孙送招目光又转了转,看到地上的弟弟,又看到路平,先没去关心孙迎升,倒是问了路平一句:“路平没事吧?”

    “我没事啊,结果他们把我也关进来了。”路平说。

    “外面怎么样?”孙送招问道。

    “感知不清楚,这金库的定制太多太乱了。”路平说。

    “情况可能不太好。”李依没做隐瞒,将刚刚施展半调子的音转身遇到的状况向孙送招描述了一番。

    “追到这里也不罢休,果然禄存堂才是他们的目标吗?”孙送招说道。

    “哦?抢钱吗?”路平问道。他在直观理解中禄存堂就是管钱存钱的。

    “禄存堂钱是不少,不过他们的目的恐怕不止于此。这样大动干戈。禄存堂怕是有他们更加想要的。”孙送招说。

    “那是什么?”路平问。

    “你以为,凭三大学院来观礼的这点人就可以给北斗学院多么沉重的打击吗?”孙送招说道。

    “你可差点都死了。”路平提醒孙送招。

    “喂!”李依怒。

    “是的。如果不是你突然赶到,我确实已经死了。”孙送招止住李依,点头说道。

    “那么我死了。他们能得到什么呢?”孙送招说着,这个问题,显然她心里一直就在思考。

    “是传送定制。”孙送招说道。

    “那是什么?”路平茫然。

    “天玑峰负责北斗学院所有支出进项的打理,不可避免的会面临大量的采买,比起各峰各院都要繁重频繁的多。如果靠普通的运输手段,以北斗山的山势不可能完成如今这等规模的供应。所以在天玑峰的禄存堂。建立了一个强大的传送定制,可以与北斗山方圆五百里内的任意一处建立连接,直接传送。”李依解释了一下传送定制。

    “七元解厄大定制,也因此被开辟了一个通道。不过考虑到这一通道可能带来的隐患,所以这传送定制从建立最初就是拒绝活人传送的。”孙送招接着说道,“三大学院,很可能已经找到了规避这一法则的方法,他们的门人,或许已在北斗山方圆五百里内集结完毕,就等山上的信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