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天罗镜
    天玑峰的上空,由魄之力凝聚的光芒四处绽放着,北斗山脉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轻易看见。

    “是天玑箭?”天权院士陈久望着那光芒,有些惊讶地说着。天玑箭,是传讯全院。天玑箭发出这等令箭,所遇的事情绝对不小,毕竟凭借北斗学院七峰之一的实力,会让他们感到艰难的事情绝对不多。

    “我去瞧瞧。”王信说道,天玑箭都已放出,他这位天玑院士出动一下,一点也不托大,甚至未必就够。

    “我同你一起。”玉衡院士说道。

    “好。”王信没有拒绝,而后望向院长徐迈。

    徐迈点了点头后,两位院士立即大步流星地离开。徐迈望着天玑峰上空尚未完全散去的天玑箭光芒,陈久、宋远两位院士一左一右地站到了他的身旁。

    天玑箭传讯,这样的麻烦,可不仅仅是天玑峰的负担,而是会肯定到北斗学院整体的负担。对于他们每一个人来说,天玑峰的示警都不能大意。院士如是,北斗学院的每个人如是。七星谷中的七星会试,竟同一时间进入了一个暂停阶段,很多正在对决的门生都停下了手,望向七星楼,等候这边院士的示下。

    徐迈开口,正说要什么,宋远像是猜到了他心思,抢在他之前说话。

    “不能停。”宋远说道。

    徐迈望向他。

    “七星会试不能停。”宋远道,“会试的意义,就在于此。”

    徐迈明白宋远的意思。

    七星会试,一方面是对北斗门人的考校,另一方面,却是在各方势力面前展示北斗学院的实力。

    遇到点麻烦,便中断七星会试,这可不是实力的体现。若最后发现麻烦不大,是小题大做,更会被人耻笑。

    “有什么麻烦。是需要我们倾全院之力去处理的?”徐迈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傲然。这话不是骄傲,这个大陆,需要北斗学院倾全院之力来做的事。确实不多。

    “难道还是修界大战不成?”宋远笑着。

    所谓修界大战,是自魄之力的修炼问世起,修者之间爆发过的全面争斗。迄今为止,被认可的,可以称得上修界大战的。只有两次半。

    第一次,早在数千年前,那次大战之后,有四个修炼组织取得了最终的胜利,而后他们开门立院,广收门徒,以北斗、南天、玄武、缺越为名,便是今时今日的四大学院。

    第二次修界大战,则是千年前。暗黑学院崛起,与四大学院为首的修炼界呈分庭抗争之势。最终二次修界大战爆发。四大学院携手并肩,率领全天下的大小学院将暗黑学院势力击败。这次大战后,暗黑学院势力撤至极北苦寒之地休养生息,千年来偶露爪牙,都是瞬间被扑灭,似已难成气候。

    至于两次之后的这半次,却是指青峰、玄军、昌凤三大帝国三分立国之战。这次大战波及面更广、更深,但是修炼界的参与却有限。至少四大学院在当中起到的作用并不明显,到是以家族为单位的修炼者参与甚多,血继异能。便是在这半次大战中大放异彩。

    宋远的意思,自然是说如果是这等规模的修界战争,北斗学院或要全力以赴,除此以外。又有什么困扰是需要他们大张旗鼓的呢?

    “没有星落。”陈久这时冷不丁地说了一句。不过意思大家马上就懂。没星落,那就没死人,没死人,情况就还不至于很糟糕。

    这一点,确实让人更加安心。院长徐迈点点头,表示了认可。于是宋远回过头来。招呼着七星楼顶的大人物们:“诸位不要在意。天玑峰天玑箭示警,两位院士亲去查看,相信很快便会有结果了。”

    “两位院士亲自出马,那自然是什么问题都迎刃而解。”众人纷纷说着。宋远笑笑,可不会把这话完全当真。若说他心里一点担心都没有也不可能,天玑箭示警绝非儿戏,只是王信一人去的话,他肯定也不答应。不过两位院士,无论如何,进可攻,退可守,总不会碍了大事。

    所以,先看看再说。

    宋远想着,也和徐迈、陈久眼神交流了一下。他不是托大,只是想将事情控制好分寸,不要失了北斗学院的气派。三大帝国、三大学院的人看着呢,还有各方势力,各家小学院都在看着。

    北斗学院不能表现得小题大做,但更不能阴沟里翻船。

    “詹仁,随时准备对天玑峰支援。”宋远一道讯息,传给了天璇峰首徒詹仁。

    “是。”得到詹仁的确认答复后,宋远这才真的放心了些,向着徐迈、陈久微点了点头。

    北斗三位院士不动声色的商议,到底还是被有些人听了去。七星楼顶,十分在意北斗接下来如何应对的人可不少。天玑箭飞上高空示警的一瞬,南天、玄武、缺越三大学院的院士级人物,就已经开始了不经意的眼神交汇。

    北斗学院需要决断,他们更需要。这里到底是北斗学院,他们身单力薄。

    所幸的是,他们还在暗处,七星楼这边对于天玑峰的真实情况并不了解。

    不过天玑箭已出,两位院士都已经前往,他们已经随时可能被戳穿。

    但是在此之前,依旧是他们占据着先手,掌握着主动,这是他们的机会。

    三人互相看了眼后,南天学院东林门的门生程落烛心中忽然闪过一抹精之魄。

    这是南天学院留在天罗镜上的定制,毕竟是南天学院的镇院之宝,四大神兵之一。这样的定制,保证了无论它在哪里,南天学院都有办法查到;它只要一启用,南天学院方面也会收到定制传来的讯息。

    此时程落烛收到的便是这样的信号。

    她的身子朝着天玑峰的方向转了转,魄之力稍动,便与天罗镜上的定制建立了更直接的联系。

    天罗镜为眼!

    天罗镜所照之处的景象,立即出现在了程落烛的脑海中。

    天玑峰,禄存堂院门外。天玑峰门人一张张错愕的面孔,映在了镜中。

    “快退!!”一位看起来风烛残年的老人喊道。

    但是一切都已经迟了。

    天罗镜的天罗,是天罗地网的天罗,镜光所照之处。所有人的力之魄都被封杀,彻彻底底地封杀,丝毫都动弹不得的封杀。

    所有人都只能张大了嘴,站在那。

    他们似乎还没有从见到天罗镜的错愕中醒来。

    如果仅仅是一位身着南天学院院袍的人。他们尚可以怀疑是假冒,或者怀疑是南天学院出了什么逆徒。

    但是,天罗镜,南天学院的镇院之宝,这都使了出来。那就再没有半分回旋的余地,这人代表的,便是南天学院。

    这是南天学院,在向北斗学院宣战了!

    他们的念头,便停留在了这一瞬。天罗镜,从封杀力之魄起,直至六魄全封,当精之魄被封杀的一瞬,人的念头便也会停止了。

    此时要取下这一行人的首级轻而易举,但是秦越没有这样做。

    星落的事。他也是考虑在内的。虽然据说对星落有一定的控制,但是太多北斗门人丧命星落的话,怕也没什么大能可以控制得了北斗星命图吧?

    天玑箭放出虽会引起北斗学院警惕。但是尚没有星落发生,会成为他们的一剂定心丸。北斗学院对事态的严重性越低估,对他们就越有利。

    天罗镜的控制可以持续一定时间,这些人就估且也这样封杀着吧。

    秦越想着,目光却是停留在了老瓦头原本在的地方。

    那里只是空无一人,老瓦头竟已不知去向,留下的只是微微隆起,松动了的地面。

    居然可以从天罗镜的封杀下逃脱?

    秦越有些惊讶。

    他早察觉到。这位老者实力其实并不强,他的魄之力因为年老的缘故已经衰退到了相当弱的地步。

    但是他的经验,他的见识,他对魄之力的控制。却都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凭远不如秦越强悍的魄之力,连续阻拦秦越的攻击,这一次,竟连天罗镜的攻击都逃过了。

    这老头,还真有点厉害。

    秦越想着,身已飞起。

    他没有去走那院门。而是直接飞身而起,从禄存堂的院墙上跃过。

    身在半空,他立即看到老瓦头,以一条胳膊和一条腿,拖着整个身子拼命向前移动着。

    他到底还是没能完全逃过天罗镜的封杀,左半个身子,此时完全动弹不得。

    秦越不知老瓦头的身份,但是刚刚的经历告诉他,这个老头,能除掉还是先除掉会比较好。

    寒光,从空中直掠而下,直切中在地上拼命匍匐向前的老瓦头,他只是半个身子,完全躲避不了秦越这快若流星的攻击。

    但是寒光散去,地下留下的却只是一摊黄沙。

    假身术?

    连秦越都没有看穿的假身术。

    这老头,不经验丰富,见识广博,所精通的异能,也实在是很多。

    秦越的目光向着院深处望去,他可以听到慌乱的脚步,和不断向深处聚集着的魄之力。

    似是得了老瓦头的示警,再无人出来阻拦,堂堂禄存堂的值守纷纷在向内退却着。

    天罗镜。这不是他们对付得了的神兵。相比起那些只是强化修者魄之力,提高某些方面异能属性的神兵,天罗镜的强大已经超出了这一范畴。

    它本身,就可以驾驭魄之力施展出异能,而且是非同一般的强大异能。

    这等神兵,已经不能拿寻常三六九的品阶去评级,它所驾驭的异能,也往往是超越六大等级的存在。

    这等神兵,被誉为超品,超越一切品级的意思。

    也只有这样的神兵,才会成为南天学院的镇院之宝,四大神兵之一。

    拿着它,秦越一人,独闯天玑禄存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