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一十九章 无需隐蔽
    “又来了!”

    天权峰顶,围坐在观星台西侧小树林中,一直沉默不语极为专注的五人,忽有一位沉声叫道。

    “是!”另四人闻声也立即正了正身,神情变得更加严肃。

    “一个、两个、三个……注意,有很多!”先前说话的声音,数着感知到的命星数量,忽然就由沉稳变得慌乱起来。因为这一次,要发生星落的命星竟然接踵而至,一瞬间就达到四颗之多。

    “还有!”另一人叫道,星落的数量并没有就此打住,紧跟着,五颗、六颗……

    当中树桩正上方的星空中,六颗命星相继闪现,忽明忽暗。而五人的神情,也随着这命星的明暗不断变幻着,忽而狰狞,忽而放松。

    “如果同一阶段再多两颗的话,我们就没办法控制了。”先前说话那位,此时终于看了严歌一眼,咬着牙说道。

    严歌点了点头,却没说什么。

    六颗命星,连带着之前控制着的两颗也一起闪烁起来。但是渐渐的,八颗命星一颗接一颗的安定下来。它们保持着黯淡,稳在了星空之上,围坐着的五个人至此才稍松了口气,却也不敢有丝毫放松。星落发生的那一瞬,要控制住命星是最艰难的。可这艰难过后却也不是一劳永逸。他们需要继续施展他们的异能,消耗他们的魄之力来控制命星不落。

    八颗星,相比起两颗星负担当然增多了不少。偏偏这新加入的六颗命星还没有他们原本在等的目标。这六颗星后,又还会有多少?他们五人结成的逆转星命大定制终究无法完全控制北斗星命图的星落,他们是有极限的。原本他们的任务,只是保证暗中进行的刺杀不会因为星落而暴露,需要控制的只是寥寥几个关键人物的命星。可现在正主的命星还没陨落,天玑峰便已死八人,这还算是暗杀吗?这简直就是火并。

    到了这种地步,北斗学院还会毫无知觉?

    刺杀孙送招的行动,发展完全脱离了严歌的意料。但他也没有因此慌张。如此庞大的计划不可能每个环节都万无一失,所以他的计划,最高明的是每个环节的每种意外,他都早有调整应对的方案。

    “无法坚持太久的话。就让星落的那一刻尽可能的壮观吧。”他对守在观星台控制着星命图的几人留下这么一句话后便离开了。

    天玑峰。

    被横七竖八的树木阻住的山路上,六具尸体倒在了血泊中。缺越玄武两家学院的十一人也有两人受了轻伤。

    他们不能给天玑峰的门人半点空闲的机会,让他们送出任何讯息。所以他们一出手便尽了全力,十一人无人落后,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六名前来查探的天玑峰门人发起了突袭。顷刻间拿下六人,代价只是二人轻伤。

    这个结果足够他们满意;可是这个场面却也到了彻底无法收拾的地步。六具倒下的尸体被他们草草扔入了山路一旁的山林。

    接下来呢?

    所有互相看着。

    “秦越想必是朝那边追去了。”沐红指着山林被推倒的方向。

    “我们再快,总也比不上他。”武铠说道。

    “所以那边交给他就好了。”沐红说道。

    “那么我们……”武铠说着,目光望向眼前的山路。

    由山路上山,未必是最近的,却总是最好走的。对于修者而言,好走一点的路也能赶得更快。

    对目标逃走方向的进一步确认,让他们已经肯定路平他们是要往禄存堂去。山林中的追逐交给了秦越,那么他们不妨就沿山路快速突进。暴露已成定局,对于隐蔽自己的行踪。他们已经不是特别在意了。

    “就这样吧。”沐红点了点头。

    双方意见统一,一行十一人,立即沿着山路向着禄存堂的方向高速挺进。

    禄存堂,坐落在天玑峰半山腰的山腹之间,并不像天枢楼、七杀堂等地那么鲜明独到,看上去就是一个几进几出的大宅院而已。

    毕竟,相比起一年只有七位门人有资格进入的七杀堂,禄存堂掌管的可是北斗学院最最基础最最日常的营生。这里每天都有各峰各院的人往来不断,可说是七峰各有司职的部门当中最为忙碌的一个。

    在这样一个忙碌琐碎的机构,设立特别复杂的进出审查无疑会非常影响效率。所以禄存堂从来都是外松内紧,它的防范,从院门开始,向着庭院深处逐步加强。到了存放大量银钱的金库,那可就是闲杂人等都不许进出了。

    七星会试,全院门人集中参与这一件事,这让禄存堂也难得的清闲。除了必要的守卫,其他维护日常打点运转的门生,也都纷纷去参加七星会试了。

    老瓦头坐在禄存堂的院门口。就这样怔怔地发着呆。

    能守在这里的,当然也是天玑峰的门人,可是老瓦头看上去却和市井时常可见的一个门房没多大区别。

    老瓦头自己也知道,他老了。

    修者纵然能比普通人多活上些,可总也会有个归宿。他二十二岁进入北斗学院,二十七岁入天玑峰,也曾在七星会试上与同门争锋,也曾背负着北斗学院之名行走大陆,受人敬仰。

    但那都是过去,很久很久以前的过去。

    现在,他老了。

    他所拥有的那些风光早已经过去。想当初他在大陆闯出的那点薄名,早被人淡忘,和他一起生死与共过的同门兄弟,也相继过世。

    所以现在,他就只是老瓦头。

    每天日出时,打开禄存堂的大门,晚上就歇在大门旁的那间小门房。七星会试?他多年前就已经不再参加了,他作为修者的一生,在他看来早已经结束了,他经历过大风大浪,什么事都不会再让他着急惊讶,他现在就是在等自己寿终正寝的那一天,等着自己的命星陨落在这北斗山间。

    除此以外的其他任何事,他都已经不太关心。包括之前山下传来一声响动,六名天玑峰禄存堂的门人立即跑去查探,老瓦头却连一秒都没去猜想是发生了什么。他静静地看着那一行六人离开,静静地继续坐在这里,看看天,看看云。

    直至他听到沉重的脚步,从山坡的方向,越来越清晰地传来。

    老瓦头眯起眼,向山坡方向看去,就见一个少年,左右各拎着一人,气喘吁吁地向着这边狂奔而来。他的身后不远,似乎是一道光,正急速向他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