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切断
    禄存堂……

    这个名字被提及后,一行十来人的目光都变得深邃起来。可是被踏魄铁鞋控制追踪的布条却是不等人,他们一边犯愁,一边还得急速追赶。

    “最好是能在他们到禄存堂之前截住他们!”沐红说道。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众人只是看着前方和他们逐渐拉远的布带以及秦越的身影。

    若不是有秦越,说不定再过一会他们就追不到这踏魄铁鞋了。

    “那小子还带着两个人呢,怎么可能这么快!”有人抱怨着。

    忽然而来的种种不安,皆因禄存堂这个去向的可能性被发现。

    三大学院这次到访北斗学院,心怀不轨,所挑的门人都是精挑细选的精英。无论一品、二品,还是黑带、紫带,实力上都有独到之处。像踏魄铁鞋这一异能,可不是随便抓个修者就会使的。

    可是北斗学院的禄存堂,就凭他们这十来人,够吗?

    原本的计划,可不是这样的。

    怎么办?

    玄武学院的人看着纪岩,缺越学院的人看着沐红。他们两人却在互相看着。眼下他们必须做出决定,再没有时间去做请示了。

    “禄存堂吗?敢闯吗?”武铠忽然笑了笑,望着沐红的目光不无挑衅。

    眼下双方虽在联手,但是四大学院之间,竞争总是主旋律。

    武铠挑衅的目光让沐红有些受不了。眼下玄武学院有一人施展踏破铁鞋掉队,算来还比缺越方面少一人呢。他们都不怕的话,缺越学院又岂能退缩。

    “先担心好你们自己吧。”沐红翻着白眼道。

    “这样的话,我们可得好好合计一下。”武铠收起挑衅,神情变得无比郑重。

    硬闯北斗学院禄存堂,绝不是一个可以让他们进行竞争的舞台。而是需要他们放下以往的一切成见,精诚合作。

    这个道理沐红显然也懂,他马上点了点头。

    “对于我们而言。最大的,可能也是唯一的优势。便是对手在明,我们在暗了。”武铠说道。

    “突袭吧。”沐红说。

    “你们能做些什么?”武铠看了看缺越学院的六个人。

    “你们呢?”沐红也在反问着。

    眼下不是藏私的时候,双方立即开始交换各自的底牌,一边继续追赶,一边开始谋划这次突袭。其他门人跟在队中,只是静静地听着,起初有些担忧,但是渐渐却又兴奋起来。他们清楚这是一件大事。足以惊动整个大陆的大事。

    他们这十一人,将要去强攻北斗学院禄存堂!

    “我们这是要去哪?”左右手拎着孙家姐弟,路平一边狂奔一边问着。他一路都听孙送招的指示前进,没走多久就离开了山路,在山间穿梭,只觉得渐走渐高,却全然不知要到哪去。

    “禄存堂。”孙送招想也没想便答道,显然早有打算。

    “那是哪里?”路平问。

    “……”孙送招一直竟不知道这该从哪说起了。

    路平却在此时微皱了下眉。

    “有什么东西忽然追向我们。”他说道。

    “哦?”孙送招此时极弱,连基本的感知能力都已经发动不起来了。否则这逃跑的间隙,早可发出求救的信号。奈何此时她丁点魄之力都施展不出。

    “不知道是什么。”路平向身后看了看。

    “你感知到了什么?”孙送招问。

    “魄之力的声音。”路平说。

    “魄之力的……声音?”孙送招愣道。她是鸣之魄高手,魄之力的声音她也听过,使用特殊材质的道具。施展异能听魄,便可将以声音的形态感知到魄之力的信息,多被医师用作诊断。

    可像路平这样,未和目标接触,未使用必需的道具,便感知到魄之力声音的事,她闻所未闻。

    这就是天醒者的不凡之处?

    鸣之魄天生贯通,就可具备如此强悍的感知?

    还有他鸣之魄的破坏力,也是孙送招从未见识过的。堂堂北斗天玑峰首徒。在鸣之魄一门也算顶尖的人物,此时面对路平在鸣之魄上的表现只觉得自己像是一只井底之蛙。

    不过眼下还不是挖掘路平身上这些迷题的时候。

    “距离有多远?”孙送招问道。

    “约两百米。”路平判断着。这方面他具备一些经验。从峡峰山逃往北斗学院这九个月他也不是白过的。

    “你能听到两百米外魄之力的声音!”虽然知道不是时候。但孙送招还是不得不惊讶一下。其他人必须接触,使用道具才有可能实现的听魄效果。路平凭空施展,竟然可达两百米。

    “一般是不能,可这魄之力的声音比较大。”路平说。

    “那是比较强的追踪异能了,动静这么大,他们也不怕暴露?”孙送招下意识地判断着,但不知这一节她也是弄错了。

    无论玄武、缺越还是南天的人,都很怕暴露,他们迫切希望可以悄无声息地就将路平他们解决掉。和禄存堂冲突,如果可以,他们一定不会选在这个时候。

    所以此间魄之力表现得比较强盛,只是因为他们无法控制。

    因为踏魄铁鞋这个技能追踪的是路平残留在楼通腰带上的魄之力,以此捕捉该魄之力主人的行迹。

    它表现强盛,只因为残留在腰带残片上的魄之力太强盛。这是一击就将玄武黑带摧毁,六魄贯通魄之力的强度。

    此时施展着踏魄铁鞋,控制这残留魄之力来追踪路平行迹的玄武弟子纪岩,七窍都在作痛。

    这根本就不是他可以驾驭的魄之力,强度超乎他的想象。

    可他没有办法,这是他们可以追踪到路平的唯一方式,所以他只能强撑。

    这种状态下的踏魄铁鞋,动静难免偏大,纪岩只是维持异能都拼了老命,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不过这也就是路平的听破感知超凡,换是其他修者,也没这么轻易就能捕捉到。

    但是两百米,对于修者而言,这实在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多么安全的距离。尤其孙送招知道,身后追击他们的,也有一位速度能力,否则她何必放弃山路钻入山中?就是为了依靠对地形的熟悉来甩开对手。

    可是现在对方竟有可以锁死他们位置的异能,追上他们只是迟一点的事。

    “你有没有办法切断他们对你魄之力的感知?”孙送招问路平。

    路平稍愣了下,然后点了点头:“非常有。”

    “嗯?”这有些怪异的回答让孙送招不解。

    “需要这样做吗?”路平问。

    “做。”孙送招点头。

    于是路平停步,将孙迎升和孙送招放下。不使用魄之力的话,随手拎两个人可不是寻常人能做的事。

    而后路平朝孙送招点了点头:“好了。”

    “什么好了?”

    “他们已经不会感知到我的魄之力了。”路平说。

    “你用了什么?”孙送招目瞪口呆。

    “不告诉你。”路平说,对孙送招他还没有很强的信任。

    数里外,施展着踏魄铁鞋的纪岩,忽然狂喷了一口鲜血。他正拼命施展的踏魄铁鞋,像是一记铁锤,忽然回砸到了他身上。

    他正在奋力追踪的魄之力形迹,忽然就这么断的,断得那么彻底,那么干净,没给他留下一丝防备。

    口喷完鲜血,又是两道鼻血流出,纪岩颓然地扶地坐下。

    而在距离路平三人不到两百米的地方,原本仿佛活物一般的碎布条,忽然失去了生命,从空中飘落,最后挂在了一截枯枝上。

    全速追赶而来的秦越慌忙落地,机警的目光向四下扫视,感知也全面铺开。

    没有人。方圆数十米内完全没有人。

    秦越有些茫然地看了一眼挂在枯枝上的布条,这是……施展异能的人已经无以为继了吗?

    但路平他们,总还应该在这个方向上吧?

    秦越想着,身形已如光一般,朝着布条垂落之前飞往的方向冲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