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零四章 碾压
    u色sho(1);

    这是缺越学院安排来对付孙送招的人手。

    这是缺越学院安排来对付孙送招的阵势。

    四人虽都只是缺越二品生,但有久经配合的四罗网阵,一品生方戈的坐镇,二品生查梦良的梦镜干扰。这本是缺越学院正面强攻自信能将孙送招捕杀的阵容,是他们自认万无一失的布局。

    但是现在,并不是对付孙送招,而是路平这个莫名跑来的新人。四罗网阵尚未结成,两名缺越二品生就已被路平两拳轰中,趴倒在地,眼见是起不来了。

    结不了四罗网阵,余下两位缺越二品生顿时有点手足无措。他们四人向来共同进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现在一下折了两个,让他们两个好生没有安全感。本将路平夹在中间的二位,下意识地就已向方戈靠去。而方戈,此时不由地也向后退了一步。

    要糟!

    方戈心中已在叫苦。他深知这四位二品生,有没有四罗网阵的辅助区别极大。如今两人已废,四罗网阵铁定是结不成了,这四人的战力被削弱的可不只是人数少了一半这么简单。

    用来保底的手段转眼被破,只靠余下这二位的个人实力,方戈心里是一点信心都没有。如此一来,他不得他认真考虑一下该如何面对失败。

    只是单纯的行动失败,还不算十分可怕。真正要紧的是行动中他们已然暴露的身份和不怀好意的意图。这些在此时暴露,势必影响大局,甚至可能满盘皆输。

    于是方戈发现,他们的行动至此已经没有退路。

    不在这里完成刺杀,可能导致满盘皆输。

    可是眼前的敌手,凭眼下的力量恐怕真的很难做到啊!

    方戈眼中已经有了决绝,他不畏生死,所担忧的只是整个计划的成败。

    他踏步向前,迎向了路平,一边向朝他靠来的两位二品生暗传讯息。

    “先走。求援。”

    他很简洁地悄然对二人交待着。

    二人都是一愣。

    他们一直潜伏在这附近,对整个过程非常了解。方戈被孙送招连伤三处,难敌突然赶到的路平,逼不得以才把他们唤了出来。结果现在却又要独自应战,这是已经有了赴死的决心。

    他要用自己的命,来拖延时间,让二人送出消息,重组力量。完成对孙家姐弟,现在还要加上一个路平的追杀。

    “方师兄……”两人心中犹豫不忍,同时也有些不信。凭他俩,还有方师兄三人一起,当真还对付不了眼前这个少年?

    “走!”方戈一声厉喝,人却已冲向前,手中钢针刺出。

    他这钢针也是神兵一件,名叫避水刺。

    所谓避水,只是打了个比方,真正避的不是水。而是魄之力。再辅以方戈的异能“驱逐”,可以形成一个任何魄之力都无法进入的真空区域。之前孙迎升手持两大神兵发动的疯狂攻势,在方戈避水刺的“驱逐”下,都只能乖乖地分出了一片空当。

    眼下方戈看不出路平的深浅,上来毫无保留,出手便是自己的拿手绝技,心中只恨那两个二品生还不快走,还在这里拖泥带水。

    “方师兄……”这二人当中一位还有不甘,迈步向上,另一位却是体会到了方戈的苦心。伸手将他拖住。

    “快走。”这二品生拉住同伴就要走。

    “拦住他俩!”这边孙送招虽已重伤不支,但局面却是看得清楚。见方戈意图掩护这二人逃走,下意识便叫了一声。但刚喊完就已经后悔,路平尚有方戈的攻击要应对。自己还要他阻拦那二位,这未免太强人所难。

    谁知路平听了这话,竟半点犹豫都没有,拳头直接就挥向了还在拉扯的二位缺越二品生。

    拳风挟着鸣之魄冲出,这二位脸瞬间就白了。他俩还在感怀方师兄的决然呢,哪想到这边竟也有一个置自身安危于不顾的。这拳来得太意外、太突然。两人白了脸,张大了嘴,拉扯的动作也僵住,看来正是抱团等死状。

    “你不要命了!”孙送招眼见路平竟然真听了她的话,不理方戈的攻击而是抢先攻击那二位,这岂不是要伤在方戈手上?她心下非常愧疚,忍不住又叫道。

    谁知方戈竟在此时放弃了攻击,避水刺变刺为劈,飞快在两位二品生身前切出了一记。路平轰出的鸣之魄冲至这里,顿时像是被粘住,在避水刺切出的那一层空间中好一番盘旋。那二位这才如梦初醒,慌里慌张地向旁闪避着。鸣之魄这时总算也从那层好似沼泽一般的空间穿过,却到底扑了个空。

    大难不死的两位二品生这下可不再拉扯了,慌里慌张地就要逃走。方戈却是心惊胆寒。

    他本意是要拖延时间,所以向路平发起的攻击看似毫无保留,却有八分都是取守势。结果路平看得通透,全然不理他的攻击。方戈变攻为守如此流畅,却也是因为这本就是他有了十足准备的变化。

    结果,全力的守势,竟也挡不住路平的攻击。自己这可以将一切魄之力弹开的异能加神兵,遇上路平的攻击,竟然不过是让其缓上一缓。

    虽然因此还是救下了两位二品生,但是方戈此时心中的绝望可想而知。

    倒是路平,这拳未中后,不紧不慢地回了头,看向孙送招,开口问道:“到底要怎样?”

    “随便你吧。”孙送招重伤惨白的脸上,竟也腾起了几分红晕。让路平拦住那二位的是她,路平去拦了责怪路平不要命的又是她,这来来去去若说不是有意刁难真是很难让人信服。

    “慢慢来不着急。”路平的口气像是在安慰孙送招,听得孙送招哭笑不得。眼下这些事,用这种话来安慰合适吗?

    路平却是真的不紧不慢来,盯着方戈认真审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一问把孙送招可吓坏了。合着路平连这缺越学院的戏水服都认不出?这自己若是没撑住死掉,路平就是活下来怕也交待不出这是缺越学院在搞事吧?

    一想到这孙送招连忙抢答:“是缺越学院。”

    “缺越学院?四大那家?”路平疑惑。

    “还能有哪家。”孙送招说。

    “那这是做什么?”路平继续疑惑,“四大学院不是好朋友?”

    “幼稚!”孙送招说道,若不是时机不对,她真要给这懵懂少年上上课,给他讲一讲这世道、这大陆,这学院之间的关系是何等的复杂险恶。

    “这样的话可不能让那两个跑了。”路平一边说着,已经飞快地取出了吹角连营戴上,然后,一拳。

    缺越二品生,实力真是不差的。放在北斗学院,一些入门时间不长的七峰门人都远远不是他们的对手。北斗七星榜上,他们可入第三圈。

    眼下他们虽在仓皇逃走,但是身法奥妙,这几句话的功夫,已经跑出很远,眼瞅就要不见了。

    路平直至此时方才再度出拳。

    方戈对自己的实力已经不抱期望,但总归还是想保计划不要暴露,想靠那二位送出消息,重补后手。

    所以路平和孙送招聊几句,他不会打扰。路平忽然出手,他无论如何也要拦截。

    他的“驱逐”加避水刺弹不开路平的攻击,可是能那样缓上一缓,眼下去也足够那二人逃走了。

    可是这一次,路平也用上了神兵。

    五级上品,吹角连营,丝毫不比方戈的避水刺逊色。

    于是这一次,方戈就见路平轰出的鸣之魄直穿而过。他那可以弹开一切魄之力的驱逐加避水刺,就好像没存在过……

    不,还是存在过的。

    鸣之魄穿过的轨迹上,方戈可以感知到自己异能残存的魄之力,已成碎渣。

    他拦截了。

    只是他的拦截,瞬间就被碾成粉末。

    自己到底也是四魄贯通的境界,用的是五级神兵,施展得是五级异能。

    差距怎么会这么大?怎么会?

    方戈很不解,百思不得其解。

    与他一样疑惑,一样吃惊的,还有孙送招。

    有那么一瞬间,两人的眼神碰到了,竟然产生了惺惺相惜的共鸣。

    而这时,跑出的两位二品生已被路平的拳轰中,没有什么声息便已经倒下。他们的惨叫,都被路平这一击的鸣之魄给碾碎了。

    新年好,216年了,努力,奋斗!希望大家也是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