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零二章 百里见秋毫
    方戈从来没有低估孙送招的实力,否则以他缺越一品生的身份,何至于要借机偷袭?但是他到底还是低估了孙送招的意志,全没想到孙送招在重伤之下,竟然会用这样的方法也强行控制自己的身体。

    此举只会让她的伤势加剧恶化,这是已经决心要付出生命,才会采用的不顾一切地打法。

    短短一根毛笔,在孙送招手中仿佛有千钧之力,一笔点来,方戈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因为这一击的犀利在被收缩。

    这一击,魄之力直接笔尖射出,方戈再不敢像之前那样招架,连忙闪身向旁避让。

    他看得清楚,闪得准确。心中也已经盘算清楚,绝不去和拼命的孙送招死扛,只要做多一些拖延,他相信孙送招不可能一直支撑下去。

    所以,他没有半点要反击的意思,只是盯着孙送招,准备迎接她接下来的进攻。

    谁想他以为已经避过的攻击,竟然随着他的闪避追了上来,这下孙戈再不及躲闪。孙送招射杀出的魄之力有如一根钢针,直扎在了他的胸口。

    方戈倒飞出去。

    来不及闪避,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尽可能去消减这一击的伤害。他的心中一片茫然,弄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会击中。这不可能是随机应变的控制,因为他没有感知到孙送招的魄之力在那时有任何幅度地调整。难不成孙送招早就算准了他的闪避,料敌机先地攻向了他的闪避处?

    这未免也算得太准确了吧?

    看着像是被击飞的方戈落地时心下骇然,捂着胸口死盯着孙送招。这一击命中得到底还是偏了些许,加上方戈拼命化解,到底还是没能刺中方戈的心脏要害。

    但是紧跟着的一击却已经又来了。

    这次该向哪里?

    方戈心中已经有了恍惚,他怕再一次被孙送招算准,更怕这一次的运气不会像上次那么好。几乎是到就要被命中的最后一刹那,方戈忽然向右。

    咻……

    魄之力刺入体内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晰,方戈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声音。

    怎么会?

    虽然这一次方戈再次幸运地没有被击中要害,可他心中惊恐犹胜之前。这回可是到了刻不容缓的一瞬间。他自己都未加思索,下意识地完成了闪避。这种程度,孙送招也能计算到?

    不容他细想,孙送招手中毛笔再次点出。提笔一画,写出的不是墨,而是令人心惊胆寒的魄之力。

    这一次……

    方戈咬紧牙关,决定赌上一赌。

    他不动,一动不动。只是死盯着孙送招,他不信自己赌上性命的决定,孙送招也能料到。

    魄之力冲来,方戈不动。

    再近,还是不动。

    再近……

    方戈有些慌了。他眼中所见的孙送招看起来是那么的沉稳,那么的胸有成竹。

    或许应该闪避,这个念头自脑中闪出。

    不,正因为如此,所以不能闪!

    一动未动的方戈,心下可不是这般稳如泰山。只一个刹那,他心里就已经转过了不知多少个念头,但是终于,他挺下来了,他没有动,他到底还是赌上性命,博了这一次。

    赢了!

    孙送招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没有逃过方戈的注意,这让他心下大定。

    “有胆色。”

    他听到孙送招说道。

    然后,魄之力入体。

    命中。还是命中!

    孙送招惊讶、称赞,却都没有影响最终结果,这一击,依然准确击中了方戈。这一瞬。方戈觉得自己分明是被玩弄于股掌之上。

    他身形踉跄,已经有些站立不住。连续三击,虽然最终都没命中要害,但对方戈造成的创伤也已经不小,心理上的压力尤其。对于躲过孙送招的攻击这件事,方戈已经绝望了。接下来一击该如何应对。他已经一点想法也没有了。

    结果接下来的一击却迟迟未来。

    孙送招站在那里,身形也在踉跄,也有些站立不住的样子。但似是要提笔,但手中毛笔似有千钧,怎么也提不起来。

    方戈心中顿时闪过一个念头。

    不对!

    自己一直在以为的,并不对。

    孙送招已经是这样的状态,绝对是要追求一击毙敌。她能将方戈的闪避判断到这种程度,何至于三次攻击都打不中要害?尤其刚刚这第三次,方戈连动都没动,孙送招若是早料到如此,就更不可能无法命中要害了。

    这攻击,难道并不被孙送招的意识所左右?那么,这攻击位置是由什么来决定的?

    念头到此,方戈的感知立即向着自己身上的三处伤口探去。

    没有……

    没有……

    还是没有……

    三处伤口,他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不对,三处伤口?有三处?

    方戈微愣,孙送招却终于又一次提起毛笔。

    魄之力,再次射杀出笔!

    “喝!”方戈这次依旧不闪不避,却是动用全部的魄之力,从自己身内向外猛然一振。

    魄之力向着四面八方爆散着,但是方戈依然没有感知到身上有任何异样。面对射杀而来的魄之力,这次他是真的绝望了,谁想射来的魄之力,竟被他爆散开的魄之力冲到了一旁。

    怎么?

    方戈目瞪口呆,他全没想到自己这样一个将魄之力释放的举动就可以将孙送招的攻击给克制了,是因为孙送招的力气不济了吗?

    不,并不是。

    方戈望着半空,射杀出的魄之力穿过,依旧那般凌厉,丝毫没有变弱。而就在它射杀冲过的路径中,一根细毫在飘荡着,竟然没有被这一击给摧毁。

    方戈的目光落回到了孙送招的手中,望着她那只毛笔。

    他总算是明白了。

    “百里见秋毫。原来是这个意思。”他说着。

    百里见秋毫,正是孙送招这件神兵毛笔的名字。刚刚孙送招的攻击,方戈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飘在空中的细毫,就是从孙送招这神兵的笔头掉落的。就是在孙送招冲上来向他发起第一击时,脱落到了他身上。

    无论再仔细的观察,还是感知,都无法发现这区区一根细毫。

    但是这之后由这神兵发出的攻击,却都会自然而然地追向这根细毫。

    百里见秋毫,因此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