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缺越岛主
    远目没能看到孙家姐弟身影的燕西泽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但是很快,他的双眼忽又瞪大。

    “瞧那是谁”他嚷嚷着。整个七星楼顶会这么咋呼的也就他这么一位。

    其他人一边皱着眉,一边却也朝着燕西泽手指的方向看了去,结果也都一愣。

    在孙家姐弟一前一后消失的方向上,又出现了一个身影,清晰无误地朝着孙家姐弟离开的方向走去。

    是路平?

    七星楼顶没有冲之魄太差的,这个距离足够让他们辨别出一个人的身份。更何况路平走得那么的坦然,丝毫没有半点要掩饰自己行动的意思。

    这是要跟去看看吧?

    是的,太是了。路平的意图明显到连瞎子都看得出。可他就只是这样普普通通地跟着,孙家姐弟竟然一点都没察觉?

    楼顶的诸位面面相觑一番后,倒也很快想通这个问题。

    他们都关注过路平的对决,自是知道路平的魄之力隐藏得很彻底。如徐迈,更知道这是锁魄在禁锢路平的魄之力。所以路平的尾随看起来很粗暴,可就只是隐藏着魄之力这一点,就足以让很多修者忽略他了。高水平的修者,都更依赖用魄之力的感知来察觉事物。孙家姐弟无疑都是这样的强者。

    眼见路平最终果然也消失在了那一方向,楼顶诸位也无话可说。只有珍宝阁的阁主解商,面上继续与旁人谈笑自若,心下可无法平静。

    孙家姐弟之争,在众人眼中那是家事,解商起初也是这样以为,直至他看到严歌出现。看到严歌留给了孙迎升一样什么东西。

    这在旁人,尤其是北斗门人眼中都不太当回事。因为严歌在他们眼中一直便是这么一个出身显赫且非常乐于帮助别人的皇子。而他恰恰又是一名医师,平时就有很多人承蒙他救治。七星会试这样的大对决更会令他忙碌。这在北斗学院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了。

    可解商所认识的并不只严歌的表面,但他也并不完全清楚严歌的全部计划。不过此时的严歌。总不会还做任何无意义的举动,尤其是针对一位首徒,那多半会是出于某种算计。

    如此一来,解商就很担心路平的跟上会不会坏事。可他先前已经冒险从七星楼上向严歌传递过一次严鸣身着“蜃楼甲”的重要信息,因为他知道这个信息太重要,重要到足以影响到他们的全盘计划。

    可是孙家姐弟之争,解商不清楚这个算计,不知道这个环节的重要程度。那么在有过一次冒险之后,险上加险再做一次传递,是否值得,这让解商很纠结。

    他站在七星楼边,身子微微向外探着,似是想看看楼下的模样。实则是想用这样一些多余的动作,来引起下边那些会留意他,会解读他任何一个动作的人的注意。

    信号,他只需要发出一个信号。哪怕这个信号并不能说明具体内容,但让手下看到。他们自然会去查,会想办法来获得。就如同之前严歌与林天表,再到林天表与珍宝阁的接触。事实上没有任何具体信息,事实上就只是传递了一个信号。但是很快珍宝阅这边的人通过联络和调查,便已经获知了严歌希望他们知道的情况:靳齐被救,严鸣穿了蜃楼甲。

    而现在,解商希望他们注意到路平尾随了孙家姐弟的情况,希望严歌针对此有所决断,不要坏了全盘计划。

    结果就在解商刚刚探出身,一副向下观看的模样时,一旁就有一人上来拉住了他的臂膀。

    “解阁主的样子。像是想不开要往下跳啊”这人笑着说道。

    解商举动被人看破,臂膀被人抓住。心下大惊,但看向这人时。却看到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一闪即逝。

    抓着他臂膀的右手微用了用力,目光似有意似无意地,向着孙家姐妹以及路平离开的方向扫了眼后,来人的右手已经很自然地松开,继续笑道:“可要当心些呢。”

    “袁岛主怎么开起我的玩笑来了。”解商笑着,再没有向外探身。

    “看起来真是很像。”被解商称作袁岛主的这位,说话很轻很慢。他一身海蓝色的长袍,看样式就知有着不低于北斗七院士的身份。他便是四大学院之中地处西南的缺越学院派来参加北斗七星会试的代表,袁非。

    会被称为袁岛主,那是因为缺越学院是建在西南海外的一片岛屿上。当中有五座主岛,分由五位缺越学院最顶尖的人士坐镇,最终就有了与北斗七峰玄武七宿东林四门齐名的缺越五岛。

    这四门五岛七峰七宿,便是大陆六位五魄贯通强者之后,最负盛名的强者。

    袁非阻止了解商的举动,并给了他相当多的暗示。解商面上玩笑似的与其谈笑,心下却是惊疑不定。

    竟然是他,他们的计划中,竟然还包含缺越学院?

    解商只知严歌的计划,不可能仅仅是他所知的这些力量,否则未免有些太小瞧北斗学院。可是在发现竟有其他四大学院参与其中时,解商顿时觉得自己所知悉的怕不过是冰山一角。

    缺越学院如此。

    那么玄军学院呢?南天学院呢?

    解商没敢去瞧这两间学院来的危宿和程落烛,他决定自己还是安分一会再说。孙家姐妹那边,看来袁非应该有了什么安排了吧?

    天玑峰。

    孙送招在前,孙迎升在后,从七星楼顶众人的视线中消失时,两人就已是走出了七星谷,随后就来到了这七峰之一,天玑峰的脚下。

    孙送招依旧不发一言,沉默着沿山路向上,孙迎升似乎也知道点什么,也不问,只是跟随。

    山路走没多久,出现一方空间,一座凉亭,孙送招走到亭边,止步回头。

    “当年我上山,你便是送我到这里。”她说着。

    “说是送,其实我那时候哪里能从瑶光峰一直走到这里,一路都是你背着。”孙迎升说着。

    “是啊,那时候,你只这么高。”孙送招用手试着在亭柱上比了比,目光向着亭外望去。这里不高,离半山都尚远,能看到的景色极其有限。当年孙送招被送来北斗学院时,正是天玑峰的院士王信主持新人试练,当场就看中孙送招,直接抢入门下。那时送孙送招来的家人,就送到天玑峰的这个位置,那时的孙送招,能看到的景色就是这么多。

    但是现在,身为天玑峰首徒,在这天玑峰上就只一人之下,她所能看到的北斗景色早已不止于此。

    “我那时就想,等我长大了,就也要来这里。”孙迎升说着,“后来我果真来了,你去学院山门接得我,可是我却走不到这里。”

    会过圣诞节的请举手举手的,祝你们圣诞快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