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孙迎升的剑
    “孙师兄……”试练场已经消失,路平来到孙迎升身旁,看着这个自己已经有些不认识的,模样疯狂的孙迎升。

    孙迎升扭头,看是路平,脸上神色缓了一缓,但也没多做理会。他一扬手,严歌留在二圈边界的那个小药瓶便已飞入他手中,他塞进怀里,刚刚的喊叫却还没有人应。孙迎升随即走到了郭炜身边,冷眼打量着郭炜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

    “还有谁?”他问道。

    郭炜沉默不语。

    “孙送招呢?”孙迎升又问。

    郭炜依旧不答。

    孙迎升冷笑,四下扫了一眼,目光随即落到一位天玑峰服饰的北斗门人身上,于是径直朝对方走了过去。

    那人看着孙迎升向他走来,多少猜出他的意图,却也不闪不避。七星榜上二圈的北斗门人,又会怕了谁?此人冷冷地注视孙迎升。

    不几步,孙迎升就已到了他的面前。

    “孙送招呢?”孙迎升问道。

    对方冷笑。

    “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人说着,“我可不是孙送招的门生。”

    二圈之内,以七峰弟子为多。而这当中,最多的又是七院士的门生。眼下这位,就是天玑院士王信的门生之一,对首徒孙送招以师姐相称。他的口气中,对孙送招显然没有郭炜那么恭敬。

    “我问你,孙送招在哪里。”孙迎升却全不理会对方说什么。只是问道。

    “你这小子!”孙迎升咄咄逼人的架式让对方有些恼火,一步逼上前来,撕起了孙送招的衣襟。

    孙迎升毫不畏惧,只是望着对方。

    “呵呵。”对方忽又笑了,松开了孙送招。好整以暇地道:“看来我有必要替孙师姐教训你一下,让你了解一下她对你的关照啊!”

    “挑战。”他直视着孙迎升,眼神忽又冷起。

    孙迎升毫不迟疑,手照怀里随意一抓,数枚七星令被他扔上半空。

    对方却还在冷笑着,他指了指郭炜:“你以为,他动用神兵的话。现在站着的人会是你?”

    “很可惜。”他望着从自己这里飞起的七星令。摇了摇头说着,“我可不会对你有这样的关照。”

    话音刚落,魄之力骤起。

    仿佛乌云盖顶,一团乌黑刹那间就朝着这位天玑峰门人、宋远门下笼罩下来。

    庞大无比的压力,让他瞬间丧失了行动的能力,他还来不及吃惊,乌黑之中。锐意进取的一道寒光陡然闪过。

    一切,就在这道寒光闪过之后结束,殷红的血花在他的前胸绽放开来。

    他满脸惊讶,望着乌黑散去后,孙迎升露出的冷笑,目光,最后落到了孙迎升的腰间。

    一团乌黑缠绕在那里,一抹寒光刚刚在那乌黑中没入。

    黑气散去,出现在孙迎升腰间的,看起来就只一根腰带。

    可是现在再仔细去瞧。人人却都发现,那不是一根腰带,而应该是一柄剑。它被缠在腰间,竟然还配着剑鞘,刚刚那抹寒光,就是在鞘口被敛入。

    “神兵?谁没有么?”孙迎升说着。

    那位天玑门生去已经倒下。

    被神兵如此直接地劈中身体,这一剑。他伤得极重。

    周围鸦雀无声。

    大家这才想起来,孙迎升是什么人。

    他是孙家长子,那个富可敌国的河内孙家。

    对太多修者来说神兵是可遇不可求的,可对孙家大少来说,这恐怕从不是什么稀罕玩艺。会被他贴身佩戴着的神兵,绝不会差到哪去。

    众人就这样呆呆地望着,而孙迎升,同样没去接他获胜可以赢得的七星令,甚至连他自己的七星令也没有再接回。

    因为他已经看到,他在找的那个人出现在了人群中。

    孙送招。

    天玑峰首徒,她出现时,所有人就默默给她让开了一条道。她站在那里,看着之前被打倒的郭炜向她露出惭愧的表情,看到刚刚被重伤的这位同门已经失去了意识。

    她望向孙迎升。

    “你总算出现了。”孙迎升冷笑着,“你门下还有多少门生,有没有一起带来?”

    孙送招只是望着他,沉默不语。

    “想如何,你到是快点说话!”孙迎升喝道。

    “你跟我来。”孙送招说着,已经转身,就这样从人群里离开。

    孙迎升微愣了一下,但随即还是冷笑了一下,大步流星地跟了上去。

    他们是要去哪?

    所有人注视着,却看到孙送招渐走渐远,一直走出第二圈也依然没停。大家马上知道,这对姐弟的这场赌约,已经与七星会试无关。

    结果会怎样?虽然很多人好奇,但终归没有人会跟上去看。孙送招带着孙迎升离开,态度就已经表达得很明显,是找地方私下解决去了。

    二圈,随即恢复了平静。

    被孙迎升遗弃的七星令很快被收走,被他伤了的二位,重伤的那位被带去救治,郭炜则在一旁自己调息着。

    没有人趁人之危向伤者挑战,二圈都是强者,不会做这样胜之不武的事。至于伤者,也会有自知之明,知道在这种的情况下自己已无胜算,所以在调息片刻后,郭炜便也起身离开,算是自行退出了七星会试。

    内圈的争斗,便是这样,很多时候并不一定要亲自交手来分胜负。

    在孙迎升的这番挑战结束后,二圈暂时又没了争斗。

    七星楼顶的燕西泽,这时候也已经用完了午餐。他最关注的路平没得打,整个二圈之内也没有挑战发生,顿时百无聊赖地打起了呵欠,一边向着一旁的七院士们问道:“我说,他们这些人,一直也都不打,这样的话你们要怎么选出院士啊?”

    院长徐迈笑了笑道:“还是选得出的。”

    “怎么个选法?”燕西泽问。

    “慢慢选。”徐迈说。

    “这说了不等于没说吗?”燕西泽嘀咕道。

    “燕少爷耐心看下去便是了。”徐迈道。

    “我就是没有耐心,这才问你不是。”燕西泽叫着,楼顶众人再次纷纷皱眉。要不是冲着他父亲的名头,他们早把这小鬼踹下去了。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跟着那两个去看看。”燕西泽嘟囔着。

    其他人心里,也未尝没有挂念那对没在这里分胜负的孙家姐弟。站在楼顶的他们,极目望去,却也只看到那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的,最终走入了北斗山脉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