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九十五章 秦琪的表态
    玄武学院这一代的危宿,看起来是个很粗鲁的大汉,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他所说的任何一句话,无论是在阐述什么,都会让人觉得攻击性十足。

    他这样问北斗学院的五位院士,让徐迈只能庆幸阮青竹现在不在这里。否则以她那七院士中最为刚烈的脾气,恐怕立马就会和危宿呛起来。

    至于眼下的几位,陈久心不在焉,心思显然就根本不在这七星会试上;李遥天不动如山,对于说笑一类的事,他素来没有兴趣;天玑峰的王信,看来比较关心自家首徒和弟弟的这场约定,对眼下已经开始的这场对决颇为上心;再然后,就只有宋远,对危宿突然的嚷嚷表现得嗤之以鼻。

    “危宿看来是有所不知啊。这位少年,可是有些不简单的。”来自南天学院的东林门主程落烛接过了危宿的话头。南天学院地处玄军帝国境内,对于玄军地界发生的事情,自然是要清楚一些。路平一行人挑战玄军院监会,屠杀峡峰城主府的事,当即就被程落烛绘声绘色地讲了一番。

    这过往,即使是玄武学院的七宿之一,听完也免不了愕然一番。

    “果然不简单,至少很够胆。”危宿评价道。挑战玄军帝国的院监会与城主府,那差不多就算是与一国为敌了。就是四大学院的门生,恐怕都难以做出如此嚣张霸道的事。

    “秦琪总长,那这个路平,玄军方面准备如何处置?”危宿心直口快地问了个问题,所有人的神色都变得异样起来。

    “既然入了北斗学院,那自然就由北斗学院的院规来约束了。”秦琪竟也没迟疑,如此答道。这个让双方都很纠结的问题。第一次有了一个明确的表态。

    玄军帝国方面,准备不予追究?

    宋远深深地看了秦琪一眼,他有些摸不清这个年轻人的意图。

    自路平在北斗学院现身起。天璇峰这边就开始有玄军帝国的人在活动。想找北斗门人的麻烦,执掌着风纪组的天璇峰无疑是最合适的。

    宋远也有感于路平所包含的麻烦。将这种包袱剔除出学院,再他看来对北斗学院是有利无害的。只要这件事不要折损到北斗学院的颜面。顺便,还可以与玄军帝国建立更加良好的关系。

    而这一点,也是宋远对如今院长徐迈颇有微词的一个地方。

    四大学院,在外人看来还是那般超然,但是宋远身在局中却是知晓,如今的四大学院早不似过去那般。

    大陆被三大帝国瓜分,四大学院之中。北斗、玄武两家地处北方的青峰帝国境内,缺越位于西南的昌凤帝国,南天学院则在玄军帝国境内。

    这当中,玄武、缺越和南天三家学院,都已经和所在境的帝国建立了极其良好的关系。只有北斗学院依旧固守着那份超然。哪怕青峰帝国将他们的二皇子严歌送到北斗学院,双方的关系也仍是不冷不热。

    北斗学院,现如今因为出了一个五魄贯通的吕沉风,在四大学院中显得独占鳌头。可是所有人现在都已经知道,吕沉风根本不问外事,只是一门心思地修炼。对学院并没有什么贡献。而其他三家学院,各与三大帝国建立稳固关系后,呈捆绑之势。早不像过去那般超然。而是渐成国之利器。

    这样的大格局下,北斗学院还想独善其身,这又能持续多久?

    对此,宋远深感忧虑。然而仅他一位院士无法左右学院的变革。北斗学院依旧以自己的步调不紧不慢地前进着。其他三大学院,在新人招收上都对各自所在的三大帝国暗开通道,为其输送培养人才。只有北斗学院,依旧保持着他们传承了很久的新人推送制度。

    就是因为坚守这种制度,像路平这样惹下大麻烦的学生才会被收进来,将学院置身于左右为难的境地。对此宋远可说深感不忿。

    所以他默默接受了玄军帝国方面的疏通,准备对路平进行驱逐。这等于是对帝国势力做出让步。只不过一切不会摆上明面,那么对北斗学院的颜面自然无损。但玄军帝国方面,也该当领情。

    但是结果,却因为玄军帝国下层潜伏的人员不知上层已有沟通,将事情弄出了尴尬。而这,不仅让宋远觉得难堪,更重要的,是让他感受到了危机。

    因为这种低级乌龙实在不该出现。而它的发生则说明,刘五这人埋藏之深,就连与天璇峰方面接触的玄军帝国一方都不知晓。这该是多么隐蔽的潜伏活动?如刘五这样隐秘的潜伏人员,在北斗学院又有多少?

    再加上药膳坊被盗,让宋远深深地感到北斗学院正在被颠覆,而这个局,不知道被布了多久,不知道有多少人参与,更不知道有哪些藏于幕后的势力。

    三大帝国?

    其他三大学院?

    暗黑学院?

    哪一方,都有可能,甚至可能是他们所有。

    而当下,秦琪这样的表态。

    看起来是示好,看起来是给北斗学院很大的面子。但是宋远心底却深深地感到不安。

    那股他们已经感受到的暗流,到底涌动到了何种程度?

    他看向身边的其他四位院士。

    陈久、王信只是关心自己的首徒,李遥天最为墨守成规,院长徐迈,持身是正,但身为院长,不够锐意进取,太无作为。还有其他两位,郭无术多年不问事,竟然还挂着开阳院士的名头,阮青竹素来任性妄为,这次连她的老师都看不过去,直接撤了她的院士身份。

    堂堂七院士都且如此,北斗学院的未来,会怎样?

    秦琪的一个表态,听起来明明很向着北斗学院的表态,反倒是勾起了宋远心中千丝万缕的念头,他想得出神,忽然耳边响起一阵惊呼。他回神四望,看到人人都在注视着楼下,低头看去,就见二圈之内唯一的那场对决,竟然这么快就要分出胜负了。

    郭炜败了。

    首徒孙送招的门生,已可自立门户的神兵传承者,此时被孙迎升打倒在地,竟是站不起来。

    “这些东西,我不需要。”赢来的三枚二圈七星令,被他很不屑地丢在郭炜的身旁。

    “下一个,是谁?”他四下扫视着,模样有一些疯狂。

    *

    过渡章,准备大场面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