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九十二章 珍宝阁的生意人
    七星会试的观看席,位置自是比不了七星楼那么得天独厚。但是终究还是可以将七星会试的场面看全。

    在这里落座的,就是七星楼顶那些人物的门人随从,身份随之也有着悬殊差距。

    如大陆风云榜上各大学院的门人,七星会试的对决,看得他们倍感压力。但是同为四大的其他三家学院的来客,就显得要不动声色许多。

    头扣草帽的莫林,扎在珍宝阁的众人当中,他们这一伙人,看起来也和四大学院级别的客人一样沉稳。

    在旁人看来,他们这些跑商的修者眼中只有商机,自不会太在意双方境界实力的差距。殊不知,这一伙看来并不如何在意的人群,当中却有四十位,比任何人都要在意北斗学院在这场会试中所展露出的实力。

    只不过他们没像其他尤其是另外那三大学院的门人那样旁若无人地议论所关注到的对决。他们在意得很低调,有交流,也只会在暗中进行。

    正这时,五人从台下回到了观看席上,坐进了连着一排的五个空位,目光指向了莫林所在的这一排五人。

    “到你们去用餐了。”回来的人说着。

    “是。”

    这一排五人起身,安安静静地便离开了。

    珍宝阁行事,总是很有秩序,很有分寸。哪怕吃饭也没有一拥而上,而是每五人一组。轮流前往。

    莫林五人离开观看席,也没有交流,一路默然地走向之前已向他们介绍过的饭堂。

    他们刚进去,里面刚刚好就有五个和他们一样服色的五人起身,于是他们很顺利地就坐到了那刚空出的五个位置上。

    五人坐定。目光四下游走,不只是寻找食物,还在寻找商机。

    七星会试进行中,他们总不好背着他们的货箱进到试练场边上现场兜售。虽然这样可以最精准地把握到客户,但是北斗学院的七星会试,到底不是一个可以任由他们搞成卖场的场面。

    于是这用餐的一刻,就成了他们可以用来把握的最佳时机。

    不管胜的输的。表现好的坏的。饭大多还是要吃的。在这里,理论上是可以接触到北斗学院所有参加会试的人。当然,仅仅是理论,一次五人的人手,不足以完成这个任务,所以大家只能很用心地搜寻,搜寻那些他们在观看会试时留意 过的。搜寻那些可能拿到他们的推销后,就能如虎添翼,若是反败为胜的。

    莫林五人,也是这样的做的。所以他们坐下没有多久,就各自选好了目标,然后出发了。

    饭堂中用饭的北斗门人,亦或是其他来客,也都见怪不怪了。他们早已经认识这身服饰,心下也是佩服珍宝阁这见缝插针的本事。难怪他们能在修炼界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你好。”

    “你好。”

    “你好。”

    差不多一样的开场白,五人各自目标客户后。开始推荐自己的商品。

    莫林也没有例外,他坐到的这桌对面,坐着这次七星会试上相当抢眼的两位新人。

    营啸、林天表。

    这场七星会试结束以后,不会再有人对这两个名字感到陌生。

    从六圈起步,冲到第四圈,这样的表现是令人叹为观止的,当然。不和某个变态怪物相比的话。

    不过既然不是怪物,那么到第四圈,似乎也该到此为止了。

    于是莫林开口所说的,就显得极具诱惑了。

    “两位,想不想更进一步啊?”他将草帽摘下,扣在一旁,笑容可掬地问道。

    “你是谁?”营啸问道。

    “我代表的是珍宝阁。”莫林开门见山,“欣赏了二位今天战斗的英姿,恕我直言,以二位目前的实力和消耗,无论想在第四圈站稳脚跟,亦或者是想更进一步,都是有一定困难的事。”

    “那还用你说?”营啸瞪眼,他没有高估自己,也没有乱下决心,很痛快地承认了莫林所说的现实。

    “这就是在下坐在这里的原因了。珍宝阁,我想我不需要多做介绍了。两位的实力如果依仗外力来提高一下的话,那么我可以给二位提供这个选择。”莫林说道。

    “没兴趣。”营啸的拒绝也如他承认自己实力不足一样干脆。

    莫林却也不做纠缠,目光已经转向了林天表。

    “林少爷呢?”他问道。

    “你认识我?”林天表意外。

    “如雷贯耳。”莫林说。

    “但是很遗憾,我对你的提议也不敢兴趣。”林天表说道。

    “打扰二位了。”莫林起身,微微欠身施了一礼,抓起扣在桌上的帽子便离开了。很快又寻到下一个目标,又开始了他这一番说辞。

    生意有成的,但大多是不成的。北斗门人大多有一股清高,会试当中,临时抱佛脚买件神兵来武装一下的行径,太多人做不出。

    不过珍宝阁的人却始终保持着耐心,莫林五人又各自走了几桌后,这才坐下来用餐,刚刚吃完,同样服饰的五人,便又出现了在饭堂,开始了新一轮的推销。

    在所有人叹为观止的感慨中,莫林一行五人离开。

    他们这五人,做成了一笔买卖,不过眼下没有人在意这个。

    买卖不过是掩饰。

    有纪律的行为,也只是掩盖他们要在这里进行的交涉。

    从严歌,到他们这里,每一步都进行得很小心,都有了很充分的准备。

    五人轮换用餐,只是为了保证在一个较长的时间段里,他们始终有人在饭堂。

    而他们等的人,或许会来,或许不会来,一切就看事情有没有变数。

    于是莫林五人来时,看到了林天表。

    离开的五人,也给了他们暗示。

    于是他们和林天表完成了接触,看来只是普通的一次推销,但是莫林扣到桌上的草帽里,这时已经藏了玄机。

    林天表没有给他们任何消息,而是让他们去留意消息。

    这说明,情况有变,但是暂时未明,所以需要他们自己留心。

    林天表顺利送出了指示,严歌这时在四圈散了一圈后,也又回到了三圈。

    他的举动,也不会太引人怀疑,他本就是个医师,在这样的场面下,需要他帮忙的人很多。他的七星令牌,有时都是用这样的方式获得的。

    眼下,他就又站到了一位看来很需要帮手的人面前。

    “怎么样?”他问道。

    “死不了,还能去二圈。”

    回答他的是孙迎升,他赢了,不过也赢得惨烈。这个状态去挑战首徒级别的大姐?

    孙迎升的笑容很苦,并没有半点获胜者该有的喜悦。他看着掌中刚刚赢来的,足够他进入二圈的七星令。

    他想要的胜利,可不是在这里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