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坑大坑小
    这是什么?

    詹仁心下大惊,但只这一念间,那乌黑的锁链已沿着他刺入的魄之力一路向上,跟着竟从他掐在路平脖子上的右手倾入他体内,在他的经脉中继续疯狂地盘旋游走。

    这是?

    未及确认,詹仁就已经发现,他竟然感知不到魄之力了。

    不,不应该说感知。

    感知,也是在有魄之力的状况下,对魄之力的一种运用,但是现在,完全没有魄之力的存在,还谈何感知?

    路平却已在他错愕时翻身而起,一拳锤在他的脸颊。

    詹仁只觉得眼冒金星,这是自己多久没有感受过的痛楚?在魄之力消失之后,是那么得清晰。

    他的右手也在吃了这一拳后,不由地放开了路子的脖子,结果就在这一瞬,他体内四魄贯通的魄之力已经完全恢复。

    这只是短暂的一瞬,但是忽然没有任何魄之力的惊惧,让詹仁瞬间感受到了绝望。眼下恢复,让詹仁颇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但是路平方才挥出的拳,此时却已经抓住了他的头,紧跟着再来的,可不再是寻常的力道,而是澎湃爆发起来的魄之力。

    尚在魄之力复原的惊喜交加中的詹仁,完全来不及抵抗,整个人像是翘起在了半空,被路平抓着头用力按下,一声巨响,泥土乱飞,地上竟也被砸出一个坑,只是这次的詹仁头下脚下,差不多齐腰以上的部分,全被按入了土中。

    路平的整条右胳膊,也跟着这一击扎进了泥土,此时他左手撑地,右手奋力从地里拔出,模样可有几分滑稽。但是再怎么样,总也比不上詹仁狼狈,堂堂天璇峰首徒,竟这样两脚朝天地被人倒种在了地里。这像什么话?

    七星楼顶,看到这最终的一幕,许多人已经忍俊不止笑出声来。天璇院士宋远则是铁青着人,甚觉颜面无关。

    轰!

    大地似在震颤。

    詹仁身遭数米的泥土都在耸动。随着詹仁翻身而起,地上硬是被掀起一个数米周长的大坑。

    他的衣服没有脏,从头到脚看不到半点泥土,但是微乱的几根发丝,还是提醒着人们他方才所经历的尴尬。

    他没有受伤。对于四魄贯通的强者而言,这种程度根本不足以制造出什么身体上的伤害。但是他的自尊很受伤。他可以想象自己大头向下被种在土里时,周围人是何等心情。詹仁爱表现,喜欢博关注,但绝不是想让大家看到他滑稽出丑的一面。

    这一击,他毫发未伤。

    这一击,却让他比死还难受。

    他站在那,看着路平,看着四下的同门,看着七星楼顶的那些大人物。忽然觉得,自己还不如完全被埋在土里的好。

    不能就这样罢休!

    他瞪着路平,面容有些狰狞。丢失的颜面,他想马上找回。可是方才魄之力被彻底抹杀的瞬间,却让他感到惊惧。他有些不敢出手,他怕再一次失去,更怕再一次失去后不会像刚刚这样失而复得。

    他望着路平,心却已经开始犹豫。相比起失去魄之力的恐惧,刚刚那种屈辱似乎也没有那么难受了。相对于修者而言,这可是真正等同于生命一样重要的东西。

    比死还要可怕。很多时候只是一种形容。但是失去魄之力,可是真的生不如死。

    就在他觉得骑虎难下,终于有人站出来说话。

    “还要继续吗?”说话的是天枢首徒徐立雪。试练场定制已经被摧毁,让他可以走到二人面前。他看着地上被两人相继搞出的一大一小两个坑。说着。

    “可以不继续?”路平问道。

    “看在试练场被毁的份上,可以。”徐立雪笑着。

    “那么胜负怎么算?”路平问。

    “这个……”徐立雪又朝旁边看了一眼,“比坑大坑小的话,可以算你赢。”

    “那坑是他自己刨出来的。”路平指指大坑,很诚实地说着。

    “对,所以可见他是有一些狼狈的。另外。刨这个字用得不太合适,这是千骨杀的奥义。”徐立雪说。

    “哦,原来是坑小的赢。”路平说。

    这坑大坑小的讨论,听得詹仁又是一阵恼火,忍不住就要发作,刚刚还在路平身边的徐立雪,却一晃便已经到了他面前。他刚刚攒起的拳头,被徐立雪不动声色地按了下去。

    “点到为止吧。”徐立雪说道。

    詹仁望着他,良久,攒紧的拳头终于放开,一言未发,转身便走。

    徐立雪转身回头,朝路平笑了笑。

    “那这些七星令我可以拣了吗?”路平指着地上,先前试练场被摧毁时被掉落的七星令问道。

    “那些都是你的。”徐立雪笑着。

    路平随即一枚一枚拣起,从第四圈到眼下刚刚赢来的第二圈七星令,积起了厚厚一叠。

    “然后呢?”路平问。

    “然后……”徐立雪想了想,“然后,你就在第二圈了,可以向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挑战,同时也必须要接受他们可能的挑战。”

    “那也没什么区别。”路平说着,抬头,望向七星楼顶,指了指楼顶上当中的一位,“我可不可以向他挑战?”

    徐立雪微愣,抬头看去,认出路平指的是玄军帝国院监会的总长,秦家次子秦琪。路平与玄军方面的过节,徐立雪自然也是清楚。之前只见玄军帝国对路平百般针对刁难,现在看来,路平其实也没有因为自己身单力薄就对他们假以颜色。

    面对高高在上的三大帝国势力,他没有露出丝毫惧意。就这样寻寻常常地手指着,规规矩矩地问着徐立雪:可不可以。

    “这个,怕是不方便。这是北斗学院请来的贵客。”徐立雪说道。

    “哦,这样啊。我也不急。”路平说着,还向他要挑战的秦琪微点了点头,算是招呼。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聚集在秦琪身上。

    “这个小鬼,还真是有点意思啊?”青峰帝国的皇子严鸣又一次发表了看法。

    “是的,很久没有见过这样够胆的小鬼了。挑战七峰首徒?挑战秦家的流光飞舞?有趣,真是有趣呐。”昌凤帝国来的朱家家主,也是大发议论。

    秦琪一言不发,北斗学院的院长徐迈,却在此时走到了秦琪身旁,微微一笑道:“门下失礼,总长大人不要见怪。”

    秦琪略施一礼,却还是一言不发。

    “这个够胆的小鬼,如果一路这样挑战下去,不会成了新的北斗院士吧?”严鸣这时又道。

    “自古英雄出少年呐!”朱家家主笑道。

    他们这一伙人,事不关己,谈笑风生。但是来自玄军方面的人,神色却都局促异常。尤其是与路平有过过节的夏博简,此时已是心惊胆战。眼见强如七峰首徒,都被路平倒种进了地里,换是他,那该是个什么下场?

    一想到这,夏博简不由地又朝着秦琪那里多靠近了几分,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觉得踏实安全。

    七星楼顶的诸位在议论着,七星楼下,二圈的强者高手们也在谈论着路平这神秘而又可怕的实力。

    对这,开阳峰的首徒白礼好奇已久,却一直没有查到任何,尤其在老师示意不用他再过问后,更是不方便再做太多。

    只是眼下,一个合理的环境,让他可以亲身领教一下路平的实力,尤其看来路平很有这个资格。

    “诶,你不是吧?”瑶光峰的邓文君注意到白礼的眼神,意识到了什么。

    “刚才还是他向首徒挑战,现在就已经要反过来了吗?”邓文君嘟囔着。

    “我想弄清楚他。”白礼说着,已经准备上前。

    结果就在这时,他忽然收到了一条讯息,来自他们暗行使者密传讯息的手段。

    白礼神色一变,忽然转身就朝着七星楼顶冲去。

    “院长,几位院士。”他笔直地来到楼顶五位院士身前,目光,却是锁在了天权峰陈久身上。

    “刚刚收到消息。”他用只有几位院士才能收到的方式传送着讯息。

    “靳齐,被人劫走了。”白礼说道。(未完待续。)